大夫说:“夫人气急攻心,大伤元气,险险抢回一条命,务心小心照料,若是再大意,恐怕命不保矣。”

  为什么要让她承受这样的痛苦?

  向天逸呆呆的坐在床边,赶走了全部的下人,握住乐思凝的手默默流泪。

  “难道跟我在一起,你从来就没有开心过吗?难道做我的妻子,真的有这么痛苦吗?”

  “我该拿你怎么办?我还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你说过你只爱凌郁霄一个人,你还说过你一辈子都不会再爱上另一个人。可是凝儿,你是否愿意回头看一看我,凌郁霄可以为你做的我也可以做到。凝儿,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你说你不是过去的乐思凝,凝儿,我为什么没有早点领悟到这句话的意思,你不是爱我的那个乐思凝,原来真的不是。”

  ……

  “凝儿,我期待下辈子,我绝不要喝下孟婆汤,我要第一个认识你,也要成为你第一个爱上的人。然后我就一直守着你,永不分离。”

  向天逸松开了乐思凝的手,起身边一步一步的退出房间。再看她的脸,苍白得可怕,他已经没有勇气再面对她。

  乐思凝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全是凌郁霄。

  3*看E正Q版#:章*节#v上酷Y匠O(网

  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明显感觉到身体很虚弱,她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丫环很快将消息告诉向天逸,但是向天逸只是高兴却没有来看她。

  心中担心的事情还没有完成,乐思凝不肯喝药吵着要见向天逸,向天逸来到房间,她挣扎着下床,却是跪在他的面前。

  他面色一冷,但又不想再受伤她。

  “向大哥,我乐思凝这辈子欠你的实在太多,我保证我下辈子一定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好吗?我只求你一件事,阻止我三姐的婚事,我求你了。”

  向天逸心中一痛,将乐思凝扶起来,摇摇头道:“凝儿,你怎么还不明白呢,现在是皇上的天下,我算什么,你觉得他会听我的话吗?”

  “那好,你让我回家,我去跟我爹说,我爹一定会有办法的。”

  哪知,向天逸还是摇头。

  “凝儿,皇上下旨的时候你爹在朝堂上亲口应允。”

  乐思凝再次愣住,手紧紧的揪紧胸口,大口的喘气。向天逸一看她情形不对,一把将她抱到床上,又给她倒了热水,喝了热水的乐思凝才缓过来。

  两人相望,却已经不知该说什么。

  “凝儿,不是我不帮你,是我做不到,我是三军统帅又怎么样,这天下皇上才是主宰。”

  事到如今,乐思凝已经不再挣扎了。只是愧疚的看向向天逸,深深吸了一口气。

  “向天逸,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到来,你和爱你的乐思凝一定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一对。却偏偏老天爷这样安排了我们的命运。但是我始终相信,你这一辈一定会得到一个对你全心全意的女子。向天逸,对不起!”

  “除了你,不可能再有这样的一个人。”

  他默默的转身离开,没有勇气再面对乐思凝。

  乐思凝认命了,但却没有放弃,她好好吃药,好好的睡觉,几日下来身体恢复不少。向天逸也没有再禁她的足,倒是她自己不愿意出门。

  深冬剧寒,竟下起了大雨,屋子的炭火是一刻都没有断过,下人小心的侍候着,深怕有一点做得不够好而让她吃苦头。她看在心里,明白这一定是向天逸刻意安排的。

  因为身体元气没有恢复,她半夜还是会冷得醒过来,翻来覆去的不易入睡。突然,窗子处传来吱呀一声,她警觉的竖起耳朵,果然,她听到了有人跳窗面入的声音。

  凌郁霄!

  这是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又激动又紧张不知如何是好。

  很快,房里传来极小的动作,像是有人正在翻找东西。她慢慢的下床,掀开床缦看到屋子里多了一个黑衣人。

  她决定放手一博,把手放到嘴边学了一声鸟叫。黑衣人立刻转身,手里握着匕首,但却没有出手,而是盯向床边。

  “王妃?”

  听出了浅江的声音,乐思凝激动的走出来,“浅江,真的是你吗?”

  多少日子,终于有了凌郁霄的消息,乐思凝高兴坏了。随后,浅江告诉她他是受了凌郁霄的命运来偷向天逸的兵符,只有拿到兵符才能起兵。

  “浅江,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做。”

  “可是王妃,您不跟属下走吗?您可知道王爷为了您差点就自己来了。”

  乐思凝笑了,“浅江,回去告诉王爷,我和他一样的心情。兵符的事情你很难谡到,交给我吧,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兵符找到。到时候我会将兵符放到我房间的窗棱上,你若是看到窗前有白手帕,就说明我成功了。你马上将兵符取走,让王爷随时起兵。”

  二人商量已定,乐思凝目浅汪离开,脸上带着暖暖的笑意,心下也松了一口气。

  明确了目标,她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猜想向天逸到底会把兵符放在哪里,也时刻留意向天逸的一举一动。

  再明目张胆的进书房是不可能的了,她只能悄悄的走侧门,不让人看到。可是在书房里一翻寻找依旧找不到兵符。最后,她想到自己上次偷的令牌,猜想兵符会不会也在身上。

  尽管心中不愿再伤害向天逸,但为了大局,为了乐思莹,也为了自己和凌郁霄,她下定了决心。

  备好了一桌子的酒菜,乐思凝安安静静的等待,菜冷了再热,热好了用盖子全部盖好,继续等。

  天色渐黑,乐思凝望着门外渐渐没了的白色,脸色越来越沉。心情惆怅的她连声叹气,站在窗前凝望夜色,她反复的想着过去那些所有发生的事,是什么让他们纯真的心变得阴暗浊浊。

  时光不留情,过往亦伤神痛苦。

  大门口处,向天逸不知何已经回来,默默的站在门口听窗子旁乐思凝一声又一声的叹息。那何时又瘦了一圈的人儿,她这些日子可曾关心过她自己?

  心口一痛,他发现自己还是放不下她。

  “凝儿。”他大步进门,目光却未离开过她。

  乐思凝猛然回头,向天逸脸色平静的站在那儿,目光柔柔。她心下紧了一口气,低眉垂目的来到他身边,“我想和你谈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吧。”

  她将盖子一一打开,向天逸闻到的不止是饭菜香,还有一股甜甜的家味。

  “凝儿,你想和我谈什么?如果是谈凌郁霄,那就免了。”向天逸没有动筷子,只是坐在乐思凝的对面,眼里已经多了一丝戒备。

  乐思凝倒酒的手没有停,缓缓开口,“我们之间除了凌郁霄还有很多可以谈的问题。来,先干了这杯。”

  可向天逸却不为所动。乐思凝轻叹一声独自昂头喝了个精光。许是看到乐思凝的不惧,向天逸苦笑一声喝了杯中的酒。

  乐思凝二话不说,给向天逸挟好菜,一边说:“我在想,我们几个人发生的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想来想去我想到了结果。”她再次将酒倒满,这次没有跟向天逸干杯,而是直接灌进嘴里。

  “凝儿,酒不是这样的灌的,你慢点儿喝。”

  “那该怎么喝?”她推开向天逸的手,把满酒的杯子举起,“向天逸,我今晚只想喝酒,你陪我。”

  如此的乐思凝,向天逸没有理由拒绝,当下有了决定,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先干为净。乐思凝又劝他吃菜,两人就这样吃吃喝喝起来。

  乐思凝知道向天逸不吃辣,只放了一小碟子的辣酱在自己面前,时不时的吃上一点。

  “凝儿,你不是说要跟我谈谈吧?说吧你想谈什么?”向天逸再举杯,突然手一抖,立刻感觉到全身无力。他大惊失色的盯向乐思凝,看她脸色淡淡,平静的放下筷子,已然明白。

  “凝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乐思凝站起来扶住向天逸,摇摇头无奈道:“向大哥,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帮助凌郁霄登基称帝。”

  “不,你做不到的。他是个忠于先皇的人,他不会。”

  “他会的。”

  “可是,为什么你没有……”

  “因为解药在辣酱里。”

  向天逸苦笑一声已经说不出话,双眼渐渐沉重,最后看了一眼乐思凝便趴在桌上昏了过去。

  乐思凝没有浪费时间,在向天逸身上摸索,最后在他的手臂上发现了兵符。暗自吸了一口气料想向天逸早就怀疑自己。

  现下顾不上思考什么,她马上将兵符收入怀中,向下人称向天逸太累睡过去了。

  她知道浅江每天晚上都会来,按照计划将兵符放在窗棱上,白手帕系在窗上。

  寒风呼呼,乐思凝陪在向天逸的身边静静的等待,她心里非常清楚东临又要变天了。有裴辛在她不担心凌郁霄,反而开始担心向天逸了,要是没了齐贤王,凌郁霄会不会放过他?

  第二天清晨,乐思凝惊醒过来,她梦到凌郁霄起兵了,死了好多好多的人。抹掉额头的汗水,看看床上的向天逸仍未醒来,好暗自松了一口气。

  门外传来管家的大喊声,她赶紧去开门。

  “将军,不好啦将军,安宁王起事啦!”

  这一句话让乐思凝心里的巨石陡然落地。

  这一个声音就像她拜佛多年的愿意得以实现。

  凌郁霄,他终于没有负她所望。

  她拦在门口,隐藏心中的喜悦打发了管家,关上门回到床边,看着仍旧安静睡觉的向天逸,她抑制不住的笑了,带着泪。

  “向大哥,过去你总说王爷过于忠诚而放弃登位的机会,现在我要让你明白,他就算是只睡狮子,如今也已经醒来。”

  窗外开始下雪,而且越来越厚,乐思凝一直站在窗边看着这一场大雪,脸上是幸福和喜悦。她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其实,她有机会离开,趁向天逸没有醒来的时候她完全可以去找凌郁霄。但是她不能,她又一次伤害了向天逸,她又对他多了一分亏欠。她就这样陪着他吧,等他醒来她要劝他归顺凌郁霄。

  宫门口,凌郁霄亲率将士,裴辛浅江护在左右,将皇宫围了个严实。因为是清晨,宫门守卫来不及防范,更来不及调兵,一场宫变即将上演。

  “王爷,是时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