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乐思凝看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这样也好,至少心里不用再藏着事情。

  向天将乐思凝带回将军府,直接扔是房间将门关上,冷眼以对。

  “有什么狠话只管说吧。”乐思凝抚着手臂上的痛站起来,脸色阴寒。

  收回目光,向天逸向前一步,“我赌了自己的一生,却换来你的背叛。乐思凝,你将我对你的爱全部抹杀了。”

  尽管两个人已经从朋友变成了敌人,但乐思凝依然无法恨他。

  “向天逸,你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如今的乐思凝早已不是过去和你心心相惜的那个乐思凝。我不是她,所以我无法爱你。”

  “不要总是拿失忆来当借口。我不想听这些解释。”他愤哼一声,一拳头重重的砸到桌了上。“我不管你是不是乐思凝,总之你已是我的妻子,你休想再和凌郁霄在一起。而且他的死期很快就要到了。”

  “不,向天逸,他不会死的。”

  “就就你无法阻止圣上的裁决。好了,你以后就好好待在这房中吧,我会吩咐下人好好的侍候你。”

  明白了向天逸这是要软禁她。乐思凝大惊之下叫他,拦在他面前不让他走。

  “向天逸,你不能这么做,你没有资格这样对我!”

  “我是你的丈夫,除了我谁还会有这个资格?”他大力将她推开,用力拉开大门。在他要走出大门时,乐思凝又将他叫住。

  她昂了昂头,站稳身子道:“你不是我的丈夫,我的丈夫只有一个,他是凌郁霄。”

  震惊的向天逸回过头,看到乐思凝倔强的昂着小脸,眯起了眼睛。

  “向天逸,为什么你总是不敢回头,不敢去看那个真正爱人的人。……”

  “住口。”向天逸怒吼一声,大步跨出房门,重重的摔下门。

  房间里恢复安静,乐思凝盯着房门看了好久,终于流下眼泪。失望的苦笑数声,缓缓的转过身。

  心情极差的凌郁霄喝了一个晚上的酒,最后大醉,连早朝也没有去上。

  齐贤王如今已是九王之尊,一大早听到凌郁霄被裴辛带走的消息,极为震惊,又在朝堂上看不到裴辛,猜到裴辛背叛,即刻派人前去捉拿,可到了裴府已是人去楼空。

  醉醒的向天逸听手下人说起皇上对裴辛的背叛极为重视,特别是裴辛带走了背郁霄这个眼中钉肉中刺,而且皇上已经宣了他几次,对他醉酒误事很是不满。

  不用想,向天逸已经知道了怎么回事,那就得自己昨天晚上也被裴辛骗了。万万没有想到,裴辛居然是凌郁霄的人。

  想起房中的乐思凝,他起身前去,让人打开房门进去时,看到孤单站在窗前乐思凝,她纤瘦的身子看似弱不禁风,竟让他有了心疼之意。可一想到她的背叛,他又强忍着心疼的感觉,对她冷言冷语。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深爱的前夫已经逃脱了。而且还大有卷土重来,或者反败为胜的趋势。不过我也要丑话说在前头,凌郁霄虽有才能,有人脉,但如今已是皇上的天下,他要想扳过这一局实在是太困难。”

  在听到凌郁霄逃脱那一段时,乐思凝双眼一亮。

  “你害怕了?”

  哈哈哈——向天逸狂肆大笑,走近乐思凝盯着她的双眼道:“我连他的爱妻都抢了,还会害怕吗?你真是天真问的问题也这么幼稚。我向天逸就是这样的人,做自己觉得对的事,而且绝不后悔。”

  挣脱不了向天逸的手,乐思凝叹了一口气,“虽然你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便我始终相信你的本质不坏。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我现在在你身边就当在还这笔债吧。虽然我还是会幻想着有一天能和凌郁霄团聚。但是我也想开了,这是我的命,我来这里就要准备好面对一切老天爷安排的命运。向天逸,你收收心吧。”

  只是,乐思凝的劝告只会成为向天逸的笑话,他现在已经是走上了不归路,为了她,全都是为了她。

  一个男人在失去最爱的女人后,最想得到的归宿是酒。向天逸也不例外,吩咐手下的人全力搜索裴辛和凌郁霄,他自己苦闷的继续喝酒。

  从酒馆出来,夕阳将将好,渲染了天边一大片的红,耀眼的光芒让人觉得温暖,不又不舍得离开目光。

  深冬的太阳最为珍贵,向天逸贪婪的站在街中央,凝望那一片火红之色。

  他有多久没有这么想要得到一个温暖,乐思凝,他最渴望的女人,到最后依旧逃不了背叛他。他一开始就得不到她的关注,如今就算成了夫妻,他也无法得到她的心。她说这是她的命运,言下之意这也是他的命运。

  街道对面,背对着夕阳的地方,穿着白色衣裙的少女默默站立,她的目光一直停在向天逸身上,冷风吹来,卷来浓浓的酒意。

  片刻后,她看到向天逸东倒西歪脚步不稳的行走,不由得皱起眉头,赶紧迎上去。

  “向将军,你怎么醉成这样?”

  向天逸愣愣的看扶住自己的人,满脸通红的细看身边的少女,苦笑一声道:“你是乐思莹吧。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乐思凝被他推了一把后差点摔倒,看到向天逸又是一脚重一脚轻的走,险险被人撞倒,她担心的再次上前扶稳他。

  “就你这样还知道怎么回去吗?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Q更8新/最…¤快*!上%酷☆匠)网》e

  这一次向天逸还真没有再拒绝,可能也真是实在无力,半靠着乐思莹两人左歪右倒的艰难前行。行至桥边,向天逸终于忍不住吐了一地,乐思凝看他捧着肚子难受得厉害,将他扶到桥上坐下,掏出手帕替他擦试额头的冷汗。

  第一次她能这么和他近距离的靠在一起,也是第一次她可以仔细看他的脸。爱了那么久,伤了那么久,她忽然觉得此时此刻的是她的拥有。

  “凝儿,凝儿……”向天逸靠乐思莹的肩膀上呢喃着乐思凝的名字,还伸手握住了乐思莹的手,他一直闭着眼睛,就像他靠着的人就是乐思凝一样。

  乐思莹只是愣了片刻,便安安静静的听向天逸说心事,他说乐思凝是他的最爱,说乐思凝是他这一辈子都放不下的人,他还说他有多么的爱乐思凝。

  他的嘴里字字句句对乐思凝的爱,听得乐思莹泪流满面。

  “向大哥,你可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也有一个人跟你一样,心心念念着另一个人。”她将头靠在向天逸的头上,泪水不断的流到他的头发里。

  如果可以,她希望这是她生命的尽头,今天能死在他的身边,她无怨无悔。

  “我与妹妹感情深厚,我只希望你和妹妹能够幸福。”她伸手轻抚他的脸,泪不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向大哥,我以后不会再见你了,永远都不会。”

  趁着太阳未下山,乐思莹雇了两个壮丁扶着向天逸,她一路跟着送回了将军府,看到他安然回谇,她松了一口气转身。

  夕阳的红光从她的背后照射而来,她像是九天下凡的仙子披着一层金光。

  大街上突然传来吵闹声,乐思凝赶紧避开,才知道这是对凌郁霄地最又一轮的全城搜捕。她暗自为凌郁霄捏了一把冷汗,眼尖的发现带头的人就是将她拐出临城的吴成昌,心中的怒火不由得呼啦啦的烧了起来。

  既然撞见了,总有给他留下点什么才好吧?

  她嘴角扯起一个冷笑,将一旁包子铺的蒸笼扔了出去,正好砸到吴成昌的身上。气急的吴成昌暴喝一声,可没想到又坚坚实实挨了第一顿。

  吴成昌手下的人拔刀相向,却让本就怨声载道的百姓不爽了,一时间各种各样的东西砸向街道中是,吴成昌和他的手下数十人光是挨打的份。

  “一群狗东西,就知道骚民,活该被打。”

  “就是,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乐思莹退出人群,拍拍手笑了笑,“今天本小姐暂且饶你一命,还是看在你没有轻簿我的份上,要不然本小姐岂会让你们这么轻松。”

  大快人心的乐思莹从摊铺上捡了一个鸡蛋,对准吴成昌的额心狠狠砸过去。只听见啪的一声,鸡蛋正中他的额头,糊了他一脸的难蛋。

  “搞定。”

  乐思莹心满意足的离开,再不管打骂得正热闹的大街。

  回到乐府,乐思莹看到皱眉苦脸的父母坐在厅中哀声叹气,一时担心上前询问,父亲乐国涛愣是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莹儿呀,你生在我乐家也不知道以底是命苦还是命好。你虽衣食无忧但命运也由不得我们做主。”

  “爹,您说什么呢这么玄乎,我怎么了我?”

  乐母抹了一把泪上前握住女儿的手,“莹儿,你虽然不用再入后宫,但是皇上又下旨了。”

  “什么?”

  “莹儿,你冷静一点,皇上这次赐了你的婚,正是御前带刀侍卫吴成昌。”

  “吴成昌!”乐思莹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前一刻钟她还用鸡蛋砸的人即将会成为她的丈夫?

  她这是到底是什么命?真中了父亲的话,她生在乐家到底是福是祸?她什么话也听不进,什么话也不想说,一个人默默的回房,房里只留下玉米服侍,她一直抱着玉米流泪,从天晚到天明。

  将军府中,乐思凝一夜没合眼,起了大早却无处可以去,除了院子是她的自由之地,其他的地方都被向天逸下令禁足。

  寒冷的清晨,她望着阴沉的天一遍遍的思念凌郁霄。

  “郁霄,你此时此刻是否也在想我?”说完后她又顾自叹息,“如今局势不稳,正是你的机会,希望你能有所作为,并且明白我当日的苦心。唉——,你还是别想我吧,我希望你是个能分辩孰轻孰重的人,现在最关键的事情是起兵。”

  起兵!

  这是乐思凝和裴辛早就拟好的计划。成与败即将分晓。

  正要回房时,乐思凝听到刚进院子送早饭的丫环说起乐家三小姐已经赐婚吴成昌的事,心头一愣,抓住两个丫环把事情问了清楚。

  这个时候,她必须要去见向天逸。

  院门口的侍卫将她拦住,她怒目一瞪,厉色道:“难道你们想抬着我的尸体去见将军吗?”

  守卫吓得赶紧跪下去,乐思凝根本不理会他们,已经大步离开。最后在书房找到趴在椅子上未醒的向天逸,闻着一屋子的酒味,她皱紧了眉头。

  原来他这几个晚上都是这样过的。

  她走过去,不小心踢到地上的酒瓶,将向天逸惊醒了。他抬台一看时惊得站起来。

  “凝儿?谁准你出来的?”

  如果是往日,乐思凝早该冷声回击了,可是今天不同,她是来求他的,所以她要忍下所有的气。

  “向天逸,我今天来找你,主要是想问你一个问题,我请你用你的心告诉我答案。”

  面对一改往日冷色的乐思凝,向天逸倒有些不适应,将冰冷的茶水抹到脸上清醒了一把,才再次看向目光无火的乐思凝。

  “你问吧,只要是我觉得可以交心的话我一定会说。”

  “那好。”乐思凝走和,停在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不让他有逃避的机会。“我只想问你,从始至终你对我三姐乐思莹一点儿爱意都没有吗?”

  四目相对,从最初的不排斥到此刻的不信任。向天逸再次尝到了心疼的滋味。

  “没有。”

  这个答案无非是给乐思凝下了判决,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也否定了她为乐思莹和向天逸所做的一切努力。

  “果然是我太天真,我太天真。”她一揪着胸口闷闷的喘不过气,突然感觉到胸中气血翻腾,一口血水喷出,她只觉得头昏眼花,全身发软。

  “凝儿。”向天逸接住她下坠的身子,担心的呼唤她的名字。可是怀里的乐思凝依旧苦笑不断。嘴角触目惊心的鲜血,真真刺痛了他的心。

  “三姐,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我以为我可以帮你完成梦想,可是我反而害了你。我对不起你,我愿意……我愿意,用我的命,我的命来换,换你下辈子,下辈子的……幸福!”

  “凝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