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思凝伴在凌郁霄左侧,两人大步离开,此时原来的府邸肯定是不能去了,只能选择其他地方逃离,对此,乐思凝早有准备,准备将凌郁霄领到当日与裴幸会面之地,想来裴幸一定有办法将人带走。

  所以一边走一边开始暗中引路,凌郁霄此时心思活络,整个人精神好了很多,自然有一股桀骜之气,他本就身份不同凡响,无论如何,他的气度仍在。

  守卫已经退开,距离天牢已经有一段距离了,乐思凝松了口气,此地在过不久就会安全,她也不在伪装,扶着凌郁霄的胳膊,满脸关心的道:“郁霄,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痛?我看到你伤成这样,我恨死我自己没能早点来救你。”

  凌郁霄身形狼狈不宜,但满眼激动,愣愣的看了一眼关心之色浓浓的乐思凝,有些艰难的笑了笑,道:“我没事,放心。”

  话虽如此,但那不断抽搐的脸色,让乐思凝知道,对方所受的折磨并不轻,虽然如今看来浑身伤疤不多,只是有些虚弱,但想来这段时日的日子并不好过,不由眼睛发红,匆忙解下自己的铠甲,披在凌郁霄的身上,嘴里不满的嘟囔,“你看你啊,都什么时候了,希望这一劫我们能过去吧。”

  “放心吧,我死不了的,只是你怎么来了?”凌郁霄有些好奇不已,他不知道乐思凝为何能获得令牌救自己出来,但想来其中的波折也不少,面色有些歉疚,“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只要你没事就好,再难我们总能熬过去的,如今到了这个份上,你就别在这磨磨蹭蹭了。”对于凌郁霄的这种优柔寡断,乐思凝心头确实有些无奈。

  凌郁霄无语,此时他心情放松了很多,没有之前那般一直绷紧着神经,虽然此时还未逃出险地,但整体上已经无碍。

  “恩,我们还是先走吧,等离开了在慢慢计较。”凌郁霄眼里闪过一道阴郁,同时还有些凶狠。

  “恩,你知不知道,今天齐贤王通知了向天逸,要今晚暗中将你处死,否则我也不会这么急了,赶紧的。”乐思凝叹了口气。

  “什么!向天逸!”凌郁霄眼里闪过一道杀机,对于向天逸,他是真的动了杀心。

  乐思凝心下暗叹,她也看出了,此时的凌郁霄是真的被向天逸彻底激怒,对于向天逸,恐怕是真的动了杀心,若是凌郁霄一朝脱困,将来向天逸的下场恐怕就会凄惨无比。

  不过想起向天逸,乐思凝的心头也有些沉重,不管怎么说,向天逸对她确实很好,虽然蛮横了一些,又占有欲强,但是整体来说,对乐思凝还是没有什么逼迫和虐待,何况乐思莹还一门心思挂在向天逸身上,之前又发生了李代桃僵的事情,所以这样乐思凝一时间头大如斗,这种感情的事情最为复杂,让她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凌郁霄似乎也知道时间紧迫,虽然行动艰难,但依旧咬牙坚持,扶着他胳膊的乐思凝此时满脸关心,也不顾的想其他,所有思绪都抛诸脑后,先应付眼前才是真。

  “追!”

  “快,这边!”

  马蹄声震得地面发颤,紧接着密集的人声夹着不断呼喝传来,让乐思凝脸色一变。

  “追兵来了!”凌郁霄面色也一变,眉头微皱,四下打量,想要找地方隐藏,然而此地正处大街,两旁高墙早已堵住,只有一路向前,若是他武功还在,伤势不重,有准备之下可能还可以逃过一劫,但此时希望不大了。

  乐思凝也同样面色变得难看,她虽然知道以向天逸的能力,应该很快就能反应过来,却没料到会如此之快,早知如此的话,不然刚才一刀把向天逸给宰了。

  但此时想再多已经无用,当即辅助凌郁霄,“我们快走!”

  凌郁霄面色变幻不定,很快摇了摇头,“他们速度太快了,如今这里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根本逃不了,算了吧,向天逸的能力你我清楚,何况这京城本就插翅难飞,如今别提了。”

  乐思凝也有些绝望,心头凄楚无比,刚救出人,却知道根本没有逃走的希望,顿时大感无力。

  身后的追兵来的很快,就凭他们两个步行,根本无法躲避,没一会就被人发现,那是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侍卫,乐思凝看他的铠甲装扮就知道对方是向天逸的心腹。

  “这里!”

  “别动,否则我们动手了!”

  呼喝不断,很快就一队士兵将他们团团围住。没多久,向天逸就脸色阴沉至极的走来。

  “乐思凝!凌郁霄!”向天逸此时是彻底的大怒,没想到一时不查竟然被乐思凝算计了,险些让凌郁霄给跑掉,若非他醒来的早,此时后果不堪设想。

  尤其是如今看到乐思凝和凌郁霄在一起,更是妒火中烧,咬牙切齿的看着乐思凝,“乐思凝,你为什么!恩?我向天逸对你哪里差了,为了凌郁霄,你竟然敢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后果!”

  “向天逸,你已经看到了,什么都不用问了。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这一辈子欠你这个人情怕是无论如何都还不上了。你要杀要剐我绝无二话,今天日我夫妻二人落到如此境,已然无路可走。你若还有一点良知,就给我们一条活路,我们保证会远远的离开。假若我们命中难逃此劫,那我也再无二话可说。你动手吧。”乐思凝冷笑的看着向天逸,大义凛然一般。

  凌郁霄此时也满脸杀机,吐了一口嘴里的血水,声音淡淡的开口,“向天逸,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今生若是有一日我能得自由,你就自求多福吧,别逼我到时候诛你九族!”

  这是第一次凌郁霄说出这样的话,向天逸顿时瞳孔蓦然一缩,他没料到凌郁霄敢如此说话,他和凌郁霄之间,虽然算不上朋友,但也绝对不是真正的敌对,若不是因为乐思凝,他们也不会真正的站在对立面,如今面对凌郁霄,他知道对方真的动了杀心。

  但箭在弦上,向天逸早已回不了头了,他只有一条道走到黑,当即冷笑的看着凌郁霄,十分不屑,“你今晚就得死,说那些无用的废话做什么。”

  “向天逸,你敢!”乐思凝脸色陡然一变,怒气冲冲的看着向天逸,深吸一口气,她又舍不得他死。道:“向天逸,我答应你,只要你放了凌郁霄,今后我就全心全意做你的将军夫人,永不背叛。”

  向天逸看着乐思凝,眼睛一眯,他虽然有些意动,但如今他又哪里敢放过凌郁霄,当即咧嘴一笑,“凝儿,你让开,你若早说的话,可能此事还可成,但如今晚了,你如今是我的夫人,凌郁霄一死,你能去哪里,哼!”

  瞥了一眼凌郁霄,向天逸嘴角闪过一丝讥讽,“来人,将人犯压过来,私自逃狱,罪该当诛!”

  酷;w匠g网26永久免费@-看_小/说t?

  此时向天逸铁了心要处死凌郁霄,自然不会放过这么难得的时机,眼睛眯成一条缝,大手一挥,就要动手。

  乐思凝此时虽然抵抗,但她的挣扎完全徒劳无功,向天逸眼神一动,马上一个侍卫走上去,制住乐思凝,也不给她反抗。

  “住手!”

  就在向天逸心头激动,正要动手之时,陡然前方传来一声暴喝,接着一大批侍卫簇拥着一个人,骑马直奔向天逸面前。

  向天逸好事被撞破,心头暗怒,但看到来人,他也不敢怠慢,当即走到对方面前,道:“裴大人,不知你此时叨扰,有何贵干?”

  乐思凝同样面色一滞,她此时也看清了,来人正是兵部尚书裴幸。

  裴幸面色不动如山,定定的看了向天逸一眼,冷冷开口,“怎么?本官需要向将军禀报不成?”

  向天逸面色一变,裴辛是兵部尚书,而且官居要职,有善于治理,整个兵部从上到下不知有多少心腹,何况他虽然是将军,但是依旧归兵部率领,对于裴幸,他还真的不敢得罪。

  “裴大人说的哪里话,下官只是见大人来的凑巧,有些好奇而已。”向天逸话中有话,意味莫名。

  裴幸似笑非笑的看了向天逸一眼,转头又看了一眼凌郁霄,问:“向将军,这王爷身上的伤是你的杰作吧?”

  向天逸面色尴尬,心头一沉,他不知向天逸此行有何目的,若说是为了救凌郁霄,向天逸自觉裴幸没这么大胆子,也不可能,否则的话,为何不能早几日,若说不是为了救凌郁霄,那到底是为何而来?向天逸吃不准,也不敢妄下结论。

  “向将军,我刚远远听见你说,要处死凌王爷?”裴幸依旧面不改色,淡定自若,说的话虎虎生风,掷地有声。

  “下官不知大人所说何意,下官一切行动都是听取圣上的意思。”此时没有外人,向天逸也不怕,拉起了齐贤王这张大虎皮。

  裴幸依旧笑了笑,点点头,叹了口气,“向大人,你好自为之吧。”

  向天逸面色一边,裴幸的话说的莫名其妙,让他有些糊涂,不由沉声,“大人此话何意。”

  “再过五天就是孝礼太皇太后的祭日,圣上到时候比如要举行仪式,所以也命在下来,带走凌郁霄,毕竟他们一母所生,无论如何,此事圣上也想落个好名声。”裴幸叹了口气,随即有摇摇头,“这是圣上的意思,怎么说他们都是帝王家的人,帝王的家事还轮不到我们臣子来擦手,否则的话……”

  向天逸有些不甘,但也十分无奈的点点头,再说他也不敢拦下来。

  裴幸大手一挥,命人将凌郁霄给拿下,随即又看了一眼向天逸,眼光莫名一闪,经过向天逸身旁时,悄声说道:“向将军,圣上的家事让圣上自己来的好,否则的话,为了师出有名,后果会如何?为官之道莫忘君臣之纲!”

  “向将军,告辞告辞!”裴幸转瞬恢复,依旧面色冷峻,皮笑肉不笑的跟向天逸打了个招呼,纵身上马,“走!”

  裴幸匆匆来,匆匆去,干净利落,行云流水,丝毫没有什么拖沓和繁文缛节。

  向天逸此时依旧在想着裴幸刚才临走时的话,起初他并不明白裴幸的意思,但转念一想,心头一惊,陡然明白过来,裴幸话中带着警告,意思十分明显,凌郁霄和齐贤王不管如何都是皇室之人,同室操戈的事情也只能他们自己来,外人最少知道的越少,离得越远越好。

  毕竟齐贤王处死凌郁霄根本名不正言不顺,何况凌郁霄名声在外,早已赢得民心,不说万民臣服,但是拜服的肯定占了很大一部分,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凌郁霄突然死了,那齐贤王同样不好给天下人交代,那么只有找一个替死鬼了,那这个替死鬼是谁呢,结果显而预见。

  想到这一节,又想起最后裴幸所说的为官之道,顿时觉得背脊发凉,心头冷冷,他此时心头想了很多,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裴幸说的有理,既然裴幸说的不错,那么这件事最终齐贤王就有份了,这让向天逸心头沉重无比。

  “看来这圣上对我并不信任,若非我统帅三军,手上力量强大,有最先跟着他,他见我有用,恐怕早就对我下手,这皇城内外,朝中臣子,不知有多少都对凌郁霄呼声很高,此时凌郁霄若死,定然藏不住消息。如此下来,最后为了安稳局势,圣上唯一做的就是彻查此事,与自己撇清关系,那最后自己自然就成了替罪羔羊。”

  越想越心惊,面色也陡然变得发白,向天逸一时间有些感激裴幸刚才的一番话,同时心头那对齐贤王的怀疑更重了,也没之前那般的友好,相反,还有些阴沉。

  不过此时不是计较之时,他暂时也不能奈何对方,看来还是自己太心急,齐贤王看出自己想要置凌郁霄与死地,于是才故意派人告知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