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首先要对付的自然就是凌郁霄,陛下想尽快暗中处死凌郁霄,断了某些人的念头,免得迟则生变,不过这事儿还要麻烦向将军动手了,小的只是传个话而已。”

  向天逸的声音顿了顿,接着传来,“你是说圣上同意,尽快处死凌郁霄?”

  “不错!”

  乐思凝站在屋外,脸色陡然煞白,差点腿软的走不动,好在她也经历过一些风浪,强制镇定下来,如今想来事情已经发展到不可缓和的余地,她必须要冷静,想办法,当即装着不露端倪的远远退开,以免被察觉。

  一下午时间乐思凝都在愁眉苦思,向天逸依旧呆在书房,但乐思凝也没去见他,她知道此时情况紧急,想要送出消息已经不可能,只有她独自想办法。

  “该如何做才能让凌郁霄逃过一劫?”乐思凝一时间心头焦虑,想着种种可能性,最终有了决断。

  夜幕降临,乐思凝不经意的拿起一粒早已藏好的药丸服下,顿时整个人脸色变得苍白如纸,汗如雨下,痛苦的就地沉吟,踉跄着回到房中,坐在凳子上,不断喘息。

  向天逸得知齐贤王要处死凌郁霄,心头欢喜不已,凌郁霄不仅是齐贤王的心腹大患,同样也是他的阻碍,他早已迫不及待,此时只是来和乐思凝道别。

  却没料刚进门,就见到乐思凝痛苦的蜷曲着身子,看起来病的不轻,脸色一变,关心,焦虑溢于言表,扶着乐思凝的身子,不断的问道:“思凝,思凝,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你自己不是医生吗,说,怎么回事。”

  “没有大碍,想来是晚饭没吃得好吧,肚子绞痛,歇会就好。”乐思凝艰难的吐声,磕磕巴巴的话语让人揪心。

  向天逸面色焦急,此时什么凌郁霄早已忘了,他只希望乐思凝没事,当即急着声,“我去命人请太医过来看看。”

  “不用,不用!”乐思凝摇摇头,气息不定,“我自己什么病情我自己知道,没事,歇一晚就好了。”

  乐思凝的坚持让向天逸一时间无可奈何,对于乐思凝的顽固,向天逸也早就见识到了,看到乐思凝这样的情况,他也只好希望乐思凝说的是真的了,毕竟就算请了太医,以乐思凝的性子,也不会让对方看,同样徒劳。

  心思电转,向天逸最终还是无奈的坐在乐思凝身边,陪着她,满眼焦急,希望对方能尽快转好。

  向天逸的表现让乐思凝心头稍安,暗道,总算拖住了,但想要救凌郁霄,此时才是第一步而已,接下来的才是最重要的。

  “水,水……”乐思凝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这是药物的作用,完全不似作假!

  “你等着,我给你倒!”向天逸不疑有他,赶紧俯身去拿茶壶。

  乐思凝一见机会难得,赶紧拿起一旁早已准备好的瓷枕,对着向天逸的后脑扫就猛地一下。

  “啪!”

  陡然的变故,让向天逸根本没有察觉到异常,就觉得两眼一晕,整个人瘫软倒下。

  强忍着不适,乐思凝赶紧吞了解药,在向天逸的怀中一阵摸索,最终她摸到了一块令牌,倒也没发现其他东西,原本他想着连兵符一起偷了,但是没找到,时间紧迫,她只好放弃。

  “先救下凌郁霄再说!”当即她换上侍卫的衣服,拿着向天逸的令牌,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打牢之中。

  “什么人!”大牢守卫一见一个将军府侍卫打扮的人要闯进,赶紧制止。

  但乐思凝早有准备,拿起令牌,开口道:“奉将军指令,前来提取重犯凌郁霄!”

  “见过大人!”那守卫一见令牌不假,赶紧行礼。

  乐思凝心急如风,向天逸估计很快就会清醒过来,当即也不再犹豫,喝道:“你赶紧带两个人,随我去带出凌郁霄!”

  “是!”守卫很机灵,这向天逸大将军可是大红人来着,他也不敢得罪,赶紧带着两个人就前面领路。

  这大牢比之当初西颉国的大牢要严密的多,而且看起来异常深邃,黑漆漆的,只有两旁的牛皮灯散发着昏黄的光晕,勉强能看得清路。

  “凌郁霄最近表现如何,有没有反思自己的罪过?”乐思凝心潮起伏,虽然想见到对方,迫切想救出人,但此时也不得不假装毫无异样。

  那守卫虽然奇怪为何这名侍卫会问这样的问题,心想,难道这是向大人的心腹,是了,一定是了,这凌郁霄是谁,自然不会轻易派个小人物来,当即他也不敢怠慢,边走便开口,“报大人,凌郁霄最近表现如往日一般无二。”

  “恩!”乐思凝自然不知道往日是什么样子,但为了不引起怀疑,只好糊弄过关,随即也不再发问。

  乐思凝的脚步很快,那守卫自然跟着速度不慢,七拐八抹的,走了一盏茶功夫,才来到关押凌郁霄的大牢。

  凌郁霄显然被当做重犯,关押之地由大铁门紧紧锁死,只留了一个洞口,而且门口还有四名守卫把关。

  “大强,猛子,这是向大人派来的,要提重犯,你们赶紧把门打开,将人带出来。”随着乐思凝来的守卫十分的机灵,走近只好连忙招呼,显然他地位很不一般。

  “这……大人恕罪,不知可有凭据!”那四名守卫倒也不是马虎之辈。

  “大胆!”随着乐思凝前来的守卫陡然大喝,脸色也有些变了,这大人可不能得罪啊,你四个想死不成,就是想寻死也别带上我啊。

  “无妨!”乐思凝也懒得废话,此时没有什么有令牌管用,当即拿出令牌。

  “大人恕罪!”四人辨别真伪之后,都行了一礼,显然他们十分的尽职尽责。

  “快把人带出来,向大人正等着!”乐思凝声音之中带着一股闷声,显得似乎有些不耐烦一般。

  )◇最^新s$章a!节A上Z酷、匠%、网O

  守卫自然不敢怠慢,赶紧打开牢门,一阵哐啷哐啷的声响之后,凌郁霄的身子逐渐显露出来,虽然走起来颤颤巍巍。

  凌郁霄此时面色苍白,头发乱糟糟的,似乎受到折磨,浑身还有些伤痕,尤其是那单薄的衣衫,在这寒冷的冬日,瑟瑟发抖,双眼也有些浑浊,很快他的目光就聚集在了乐思凝是身上,蓦地,两眼一阵,显然吃惊不已。

  乐思凝心头酸楚,但也知道此时不是儿女情长之时,又怕凌郁霄叫破自己的身份,那样的话,可就前功尽弃,当即冷冷开口,“凌郁霄,跟我走吧!”说罢缓缓上前几步,错开身子,经过凌郁霄耳旁时,轻轻道:“快走!”

  凌郁霄迟疑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虽然心下好奇,但也没有耽搁,整个人精神顿时好了三分,脚步也快了很多,有两个守卫领着,不断向出口走。

  乐思凝紧随其后,一语不发,之时看着凌郁霄的样子,眼泪控制不住的盈满眼眶,眼珠都有些发红。

  凌郁霄此时的样子太惨了,走路都不稳,而且脚上那双破草鞋,此时也已经湿漉漉的了,显然受到的待遇要多差有多差,乐思凝怀疑在过不久,就是没人杀他,恐怕也撑不下去。

  “幸亏还来得及!”眼见出口在望,乐思凝心头暗自松了口气,强制按耐住心头的酸楚,赶紧跟上守卫的步伐。

  “就到这,下面交给我了,将手镣脚镣打开吧。”乐思凝淡淡开口,声音有些冷,显然心头怒气不轻。

  “是!”

  很快解除了凌郁霄身上的枷锁,乐思凝赶紧走过去,扶住凌郁霄的胳膊,强制安奈心头的激动,“凌郁霄,走吧,将军正等着见你!”

  “哼!我自己走!”凌郁霄这一路上也似乎反应过来,此时也极为配合。

  乐思凝心头微松,看来凌郁霄精神并未受到打击,当即也配合的冷哼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