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番争吵最终依旧没有结果,向天逸也不想将乐思凝逼得太甚,闷闷不乐的,也就渐渐不再争执。

  %酷匠2网首:s发

  乐思凝也总算安心下来,但往后的日子将会更加艰难,让她一时间心头也没底。

  冰冷的墙壁,冬日之下更显阴寒,一个小小的天窗并不能给小小的牢房带来多大的光明,冰冷刺骨的感觉让此时的凌郁霄精神都显得十分的萎靡。

  “凝儿,不知你现在怎么样了?”凌郁霄心头有些苦涩,他千算万算,却没料到整个东临国的形式,因为他短暂的离开就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让他陡然间陷入牢狱之灾。

  这突然的变化让他知道,此前自己恐怕真的如乐思凝所说的那般,做错了很多东西,也想错了很多事,身为皇室成员,身为一国支柱,他确实有很多不负责任的地方。

  心头的苦涩难以言喻,让他觉得喉咙都有些干涩,想起乐思凝,想起两人的种种,若非自己不听劝阻,恐怕也不会沦落至此。对于齐贤王,他早知道对方野心勃勃,而且雄才大略,但没料到对方会猖狂至此。

  “好手段,好心机。”他自顾嘀咕,心头十分的佩服对方的魄力,但事情牵扯到他了,牵扯到他个人的安危还有整个社稷,这让他难辞其咎。

  “树欲静而风不止!”

  所有的一切无非都是顺着大势而已,偏偏他个人的慵懒,天真,将一切都带入万劫不复之境。

  “哐啷!”

  锁链的响声传来,门打开了,凌郁霄有些呆滞的转头看向出口,向天逸那彪悍的身体渐渐显露出来。

  “向天逸,你还有脸过来,你来做什么!”对于向天逸,凌郁霄也不知该如何说,心头有鄙夷,有愤怒。

  向天逸在他看来,确实也是万中无一的天才,统军能力无人可比,有他在才让整个东临国不受外敌入侵,固若金汤,他和向天逸合作过,自然知道对方的才能,但才能归才能,自从西颉国回来之后,向天逸的种种行径,却也让他十分的不齿。

  向天逸对凌郁霄同样十分的鄙夷,这凌郁霄原本资质就不错,出生很好,也有机会掌握大局,却偏偏不知珍惜,死忠于先皇所托。最可惜的是因为他的死忠而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我来做什么,哼!”向天逸冷笑的瞥了一眼,眉头挑了挑,“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凌郁霄保持沉默,没有理会向天逸的卖关子。

  似乎觉得这样很无趣,向天逸没有卖关子,以胜利者的姿态站立,冷冷看着凌郁霄,“我只想告诉你,如今我和凝儿成亲已经有一段时日了,这段时日我跟她过的很好,只是来告诉你一声,希望你不要担心,以后他是我的夫人,也希望你自重,不过看你这样,自重不自重已经不重要了,反正要不了多久估计就会丧命。”

  凌郁霄胸口起伏不定,他确实被向天逸勾起了心头的怒火,冷冷的看了向天逸一眼,不过很快那暴涨的怒火就熄灭下去,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吐出的声音犹如一道道冰冷的利剑。

  “你以为你真的能够让凝儿爱上你,哈哈哈哈!”凌郁霄皮笑肉不笑,目含讥讽,“向天逸,你太高看自己了,你难道不知道凝儿最在意的是什么吗?”

  向天逸目光一冷,他确实不明白这些,所以才导致如今他和乐思凝一直气氛僵化,他也想找到缓解的办法,可是似乎每次都适得其反,他知道乐思凝对他依旧有抵触,但他也想改变。

  “好像你知道的很清楚一样,你知道么,你只是个废物而已,真不知道你父皇怎么教你的,乐思凝在意什么,你若真的知道,就不会让她独自身陷囹圄了,你还有脸说。”想起这些,向天逸就满腔怨怒。

  对,乐思凝在最在意什么,凌郁霄想起了那日在书房她说的话。

  他摇了摇头,不屑的看着向天逸,“你不明白的,人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有些事情绝对不可以做,你如今背叛了先皇,又手段卑劣,这已经成为了你整个人一生的黑,何况你如今还不知悔改,谁知道你这样的叛徒,下次会不会背叛凝儿,这点她也清楚无比,人可以无耻,但不可以违背人的道义,否则就不是人了,你觉得这样的人,凝儿真的会喜欢?”

  “你闭嘴,你以为你这样的软弱无能之辈,这两句废话就可以打消我的念头,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做梦!”向天逸确实被凌郁霄戳中了痛处,但他此时也依旧面不改色,他如今只是想来奚落凌郁霄而已,当即他畅快的一笑,也不待凌郁霄开口,昂首阔步转身就走。

  凌郁霄望着向天逸离去的背影,双手抓的死死的,眼里冒着凶狠的光芒,对于向天逸,他心头确实痛恨至极,但他依旧相信乐思凝不会背叛自己,这是因为这长久相处下来,乐思凝给他的感觉,他相信对方。

  但他依旧痛恨自己,痛恨向天逸,更是担心乐思凝的安慰,不知对方现如今情况如何,是否一切安好。

  从向天逸还有门外一些人传来的消息看,如今齐贤王彻底的掌控大局,向天逸更是极力辅佐,如今这一切都对他十分的不妙,想来乐思凝的处境也不会比他好多少。

  想起一个个忠于自己的人,他心沉谷底,一时间浑身冰寒,迫切的想要破开牢笼,挽回大局,不过一切只不过徒劳。

  天已经放晴,温暖的阳光不断的融化着积雪,让空气更加的潮湿阴冷,裹着厚厚的大衣,乐思凝在院子里徘徊不定,如今她和向天逸之间总算因为向天逸的妥协,气氛好了很多,而且这几日向天逸对她确实比之前放松,这让她心中不解,但怨气也消了一些。

  踱着步子,穿过回廊,隐约间,看到一个侍卫模样的人随着向天逸逐渐来到书房,这让眼尖的乐思凝眉头一凝。

  他依稀记得那个人应该是齐贤王的心腹,不知他找向天逸有何贵干,一时间她踌躇不定,但最终还是想去一探究竟。

  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响,她猫着身子,府中一切她十分熟悉,也不怕被别人发现,只管前行,很快就靠近。

  “李大人,不知您此番前来,所为何事?”茶盏碰撞的声音,夹着向天逸的问话传来,让乐思凝竖起了耳朵。

  “也没什么大事,如今朝中局势已经稳定下来,那些原本不服圣上管教的,如今都已经被罚的罚,下放的下放,还有一些中间派如今立场也开始转移,让圣上如今总算轻松了很多。”那人的声音很细,犹如尖着嗓子的鸭子。

  “哦?”向天逸的声音透着喜悦,“没想到圣上的手段如此了得,微臣实在是佩服,这短短月余时日,就将一切局势都彻底掌控,随着时间的过去,看来也没隐患了。”

  “世事难料!虽然朝中很多大臣被换上心腹,军队也已经掌控在手,但依旧还有很多人不满,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尤其是那些世代传承的老顽固,元老重臣,大多数桃李满天下,纠缠的势力数不胜数,谁又能说得清,只是如今他们没有领头之人罢了。”

  “确实如此,那不知圣上会作何定夺?”向天逸的声音似乎带着疑惑。

  向天逸是武将,对于用兵谋略在行,但对于朝中的争霸,则要差了很多。

  “圣上的意思是让他们群龙无首,这样久而久之,自然也就渐渐被同化了,而后慢慢感化或者分而击之,诱之以利,晓之以理,毕竟陛下怎么说也是贤王之身,往后就容易让人接受了。”

  “那若要如此,除非是将先皇一脉能够左右局势的人一网打尽,彻底断绝祸根!”向天逸的声音带着惊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