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裴幸叹了口气,“难,难,难,想要救出王爷,十分的困难,如今不但全城重兵把守,王爷又被关押在大牢之中,就算救出,也逃不出来。而且就算逃出来了,也逃不过齐贤王的追杀,整个临城如今都被重兵包围了。”

  裴幸苦笑不已,对于齐贤王的心思,他心头佩服,如今虽然齐贤王占据王座,登临九五,但京城风云变化,齐贤王也知道如今他立足未稳,所以派了重兵,以防止有变。

  “是谁的兵?”经过裴幸的一番细说,乐思凝面色凝重,整个京城竟然都被重兵包围了,而且兵符在向天逸手中,对于向天逸的军队,乐思凝十分清楚,经历过战火的洗礼,十分的强大,有他们把守,整个京城确实万无一失,飞鸟难度。

  “如今有什么好办法?”乐思凝眉头皱的很深,一时间心头打鼓,若是放弃营救凌郁霄,那几乎不可能。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裴幸思考再三,犹豫了一下,看着乐思凝目光闪烁。

  乐思凝一见这表情,就知道有事情落在自己身上了,不由好奇的开口,“裴大人,你有话请直接说,如今的形式之下,不用在乎这些礼节了,没有什么不可说的。”

  “那就请王妃恕罪。”裴幸一礼,而后开口,“要想救王爷,首先就要想好退路,还需要强大的后援和兵力,而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弄到兵符,兵符是由向天逸将军掌管,王妃如今正在他府中,若是有机会得到,事情即可迎刃而解。”

  乐思凝皱眉,沉思良久,缓缓点头,“我明白,裴大人放心,我会尽力,不过还是需要裴大人暗中多注意,以防生变。”

  “是!”裴大人点点头,两人随意说了几句,时间紧迫,乐思凝就匆忙离开。

  酷5匠?网U?永久C免y费h@看小)说

  匆匆出来,匆匆而回,当暗中跟随的在此见到乐思凝时,乐思凝正在某个角落里掰着冰冻的琉璃玩呢,一时间疑惑顿消,谁也没有在意那远处的小屋。

  乐思凝很快就返身回府,刚才见面商议的计划让她大为触动,心知这是唯一的时机,恰好今日向天逸又不在,这如不如撞日,否则的话,这寒冬降临,马上就是年关,向天逸短期恐怕不会有太多忙碌。

  她努力回想和向天逸相处的总总经过,渐渐心头有了结果,兵符十分的贵重,就是向天逸想藏的话,也应该藏在平时十分注重的地方,那只有一个地方,书房!

  越想乐思凝越觉得正确,当即开始偷偷溜进,仔细翻找,她的动作不轻,这样别人就不会认为是鬼鬼祟祟,而且东西打开放好都十分有序。

  然而就在她专心寻找之时,“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

  乐思凝心头一突,匆忙拿起一块抹布,回头看向门外。

  “你在做什么?”向天逸皱眉,孤疑的看着乐思凝。

  乐思凝强迫自己恢复平日的状态,冷声道:“能做什么,这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的,亏你想得出,只好打扫一下房间。”

  向天逸面色转为柔和,眼中似乎带着莫名的歉意,被乐思凝说起,他知道乐思凝心头有气,不过对于乐思凝一直不给他好脸色,同样光火,当即冷哼一声,“这里不要随便进来,出去。”

  乐思凝将抹布一扔,一句话不说,气鼓鼓的走了。

  看着乐思凝离开,向天逸眉头一皱,他始终觉得刚才乐思凝的表现有些不对劲,渐渐心头有了疑惑,不过依旧说不上来,也不好确定,他也不想冒然的将两人关系弄的更僵。

  天地银装素裹,簌簌的雪落之声传入房间,让房间显得有些沉闷和湿冷,暮霭沉沉,华灯初上,外面依旧银白,屋内烛火摇曳。

  屋内菜肴丰富,乐思凝坐在桌前,小口的吃着饭,对面,向天逸端坐不动,眼皮耷拉着,犹如未见。

  “你不吃晚饭?”

  向天逸的状态让乐思凝有些好奇,心中嘀咕,不知向天逸得到什么消息。

  “早在外面吃过了。”向天逸声音冷冷,语气中带着莫名的火药味。

  乐思凝眉头一拧,也懒得打理,对于向天逸,她确实连说话的心情都欠奉,但是向天逸不吃饭,那今晚就不妙了,乐思凝心头打鼓,暗自焦急,同样也在思考着对策。

  揣着七上八下的心思,乐思凝也没多吃,命人收拾完毕,很快上了茶。但向天逸依旧连茶水都未碰。

  乐思凝一时间也有些犯愁,只得见一步走一步了,好在她也沉得住气。

  向天逸并未从乐思凝身上看出端倪,但对于下午乐思凝翻找他书房一事,他也有了警惕,仔细回想这几日,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心头渐渐起疑,不过他也不好直接发问。

  但他自然有自己的计较,心头暗自打算。

  “夜深了,我们休息吧。”看着乐思凝,向天逸叹了口气,所有的脾气都掩埋在心底,无法发作。

  “恩。”

  乐思凝冷冷的应声,也起身上床,时间本就不早,他们的作息一直很有规律,此时时间已到。

  “思凝,我想你。”

  向天逸不知何时一只手已经拦住乐思凝的腰,整个身子压了上来,在她耳畔不断的呵气。

  乐思凝心头一慌,使劲推开向天逸,心头气急,“向天逸,你做什么?”

  “恩?”向天逸眉头一皱,没好气的开口,“你说做什么,你我本就夫妻,这大半夜的,你这不是明知故问。”

  向天逸动作不停,整个身子就差点压了上去。

  乐思凝力气不小,这一番挣扎,手脚并用,总算将向天逸踹开,坐起身靠在床头,脸色涨红,没好气的骂道:“你这混蛋,你滚开!”

  “哼!”向天逸冷哼一声,也没太过,冷着声,眼中冒着危险的光芒。

  “过几日再说,我这几天身子不舒服。”乐思凝摇了摇头,看着向天逸,眼神中带着歉意,似乎还有些怒意。

  这种眼神向天逸每日都能见到,知道乐思凝是认真的,他也不敢太过逼迫,而且每当触及这眼神,他的心底就有了一丝愧疚,也就渐渐不再出声。

  乐思凝心头暗松,冷冷的看了一眼向天逸,心头恨不得马上将对方掐死。

  “我看你这几日似乎很不对劲,你到底在想什么?”向天逸打破尴尬,有心想要缓和气氛。

  “我想什么,你不知道?”一说起来,乐思凝就心头愤怒不已,“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自己不清楚,背叛先皇,与叛贼为伍,逆乱朝纲,如今更是做出这等下作之事,你还有脸在这里冠冕堂皇的问我?”

  向天逸一阵气结,“你一个女人,你懂什么,齐贤王大事得成,总比原来那个小皇帝要强很多,这对东临国来说并非是坏事?”

  “狗屁!”乐思凝陡然一怒,原本的斯文和淑女也不见了,“齐贤王是什么货色,他野心太大,登上王位不思励精图治,他不知经过这几年的战乱,东临国已经民不聊生了?知道还依旧穷兵黩武,亏你一国重臣,还自称将军,统领三军,这等事情你难道不知?”

  “你只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为了权势,而趋炎附势,原本我还以为你是条汉子,最少守卫边关,战功彪炳,但是你看看最近所作所为,你对的起谁,与那些乱臣贼子同流合污,不思进取,你也太让人看不起了点。”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何一直不对劲吗?”乐思凝话语连珠,如炮弹一般,“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你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乘人之危就算了,还置之道义与不顾,你说说你这样丢不丢人?”

  向天逸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很想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乐思凝,可是这话如今他怎么能说得出口,这种理由太可笑,也太无力,他心知肚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