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的临近,让乐思凝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

  向天逸依旧对她百般呵护,除了不放她离开,其他的均有求不应,从未有过丝毫怠慢。

  “向天逸,我要回娘家。”

  当向天逸再次来看她时,她果断开口,眉头一竖,虽然气极,但依旧强忍着没有大声呵斥。

  “你我马上就要成亲了,你回去做什么。”向天逸精明非凡,此时正是成亲的当口,自然不想放乐思凝回去。

  乐思凝一时气结,但面上依旧不动如山,让语气显得有些嘟囔,“你难道要我在这里与你直接拜堂,你也太儿戏了吧,你当我乐思凝是什么人了。”

  面对自己喜爱的女人,没有哪个男人乐意自己被看轻,何况向天逸这样的高傲自负之辈,乐思凝的话一下戳中他的痛处,他的手段本就不光彩,如今面对乐思凝,气势上自然弱了几分。

  “还有两日,也好,我就派人送你回去,等大婚之日,我必八抬大轿上门迎娶。”

  乐思凝心头暗笑,面对向天逸,她的心情同样复杂,这个为了自己几次出生入死,奋不顾身的男人,让她一时间也难以提起脾气来大声呵斥,只好心下暗叹。

  若非有凌郁霄,或许向天逸真的能打动她的心,然而如今一切都不可能,他们注定走不到一块,心中怀着一份抱歉,一份固执,她默默点头。

  家中一切如常,乐思凝回到家中,顿时心神一松,这段时日的奔波和变故让她疲惫异常,唯有此处她才渐渐心安。

  小睡一会,她惊醒,强撑着疲惫,开始执行自己想好的计划。

  很快她就联系上玉米,由此找到了自己的三姐乐思莹。乐思莹和玉米对于乐思凝的回家,也同样十分的欣喜,她们都听说了乐思凝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心中担心不已。

  好在今日在乐思凝的要求之下,向天逸并未大张旗鼓,但是乐思凝全家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一时间也被向天逸给震惊了,乐思凝没有歇息多久,就被父母拖过去,详细问明了情况,一时间虽然气急,但也无奈。

  招呼了大半天,终于一切应付都已经过去,乐思凝才和乐思莹聚到一块,商议了大半夜,最终才安歇。

  第二日,乐思凝的住处再次迎来一位客人,正是对凌郁霄忠心耿耿的浅江,浅江正准备劫狱,将凌郁霄解救出来,但乐思凝还是制止了,毕竟向天逸早有准备,就凭如今浅江的那点人,根本无济于事,只好重新商议。

  但事发突然,如今时间短暂,一时间根本无法得知更好的办法,迫在眉睫的反而是乐思凝的事情。

  对于向天逸,乐思莹一直心存爱慕,得知乐思凝的婚事,心头酸楚的同时,也只能带着祝福,却没料到乐思凝根本不愿意嫁,这下两姐妹渐渐不谋而合,心中有了算计。

  婚期来临,向天逸此时倒是大张旗鼓,锣鼓喧天,鼓乐齐鸣之下,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来到乐思凝的家门前。

  根据事先的商量,乐思凝乔装而行,乐思莹披上红盖头,钻进了花轿。拜堂成亲自然也就是乐思莹无疑,对于自己三姐的这份婚事,乐思凝心绪复杂,但这是自己三姐唯一的心愿,想来她也无憾吧。

  这晚向天逸客人很多,朦胧的醉意之下,洞房之下并未察觉到身下人的不同。

  第二日一早,向天逸还在熟睡,乐思凝就和自己三姐交换了身份,偷梁换柱之下,谁也无法得知。

  只是乐思莹临走时,陡然看到床单的那一片嫣红,心头恍然明白,当初她并未失身与吴成昌。

  这些心思都深深的藏在了乐思莹的心底,她并未向任何人提起,包括乐思凝。

  当向天逸悠悠醒来之时,见到正坐在梳妆台前的乐思凝,嘴角牵起一缕幸福的笑容,他悄然下床,来到乐思凝的身后,双手衬着对方的双肩,叹了口气,“凝儿,你知道吗,我做梦都想娶你,没想到这次终于让我如愿。”

  “无耻的行径,你觉得这样你真的很厉害了?”乐思凝心头冷笑,好在向天逸这番并未对她太过为难,她心头对向天逸的恨意并不深,话语之中虽然讥讽,但也并未过分。

  向天逸面容一滞,这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他爱乐思凝,同样也希望得到,然而更想得到的确实对方的心,只是如今看来,一切依旧不可能,这让他脸色渐渐不太好看。

  “都这样了,你还不死心,还想着凌郁霄?”向天逸的嗓子沙哑沉闷,心头怒气上涌,眼中寒光闪闪。

  乐思凝冷着脸,犹如僵硬的木头一般,眼中的鄙夷一览无遗,瞥了一眼向天逸,摇了摇头,“向天逸,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如今何必问这些无关紧要的,怎么,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终于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女人了?那你赶紧出去庆祝一番吧。”

  “你!”

  原本满意之极的向天逸,此时心中一股无名之火不断上涌,对于乐思凝的冷嘲热讽,他何尝不明白,仿佛一柄利刃刺入内心一般,让他颓然刺痛,但如今他确实理亏,自知这段时日想要和乐思凝和睦相处,可能性不大,当即甩袖夺门而出。

  乐思凝眼中闪过一抹幽光,嘴角泛着冷笑,对付向天逸,她还是有一些基本的手段,只是有时候不愿意使用,何况如今她也必须忍气吞声,一切为了救出凌郁霄,若是如今真的彻底惹怒向天逸,恐怕他真的会将凌郁霄彻底格杀。

  接下来的几日,乐思凝费尽心思,一方面和向天逸闹不快,但也不至于和向天逸闹得太僵,同时在晚饭时,不断的对向天逸的食物下迷幻药,这样既不会让向天逸得逞,同样也不会让对方产生疑惑,反而会蒙在鼓里。

  很快,向天逸对乐思凝的戒心下降了很多,向天逸深知人心,此时想让乐思凝彻底转变也不可能,但也放松了对乐思凝的看管,适当的给乐思凝一些个人空间,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缓解二人之间的矛盾,二来长期的感染之下,也可以让乐思凝回心转意。

  向天逸的想法确实很好,也收到了效果,乐思凝看出向天逸的心思,顺水推舟之下,自然给了向天逸错觉,这样向天逸的看管更加放松。

  !T酷WP匠-j网b永久%U免P;费G|看=小tb说◎*

  时间悠悠,转眼过了七天,尽管乐思凝内心焦急无比,但暂时她也不得不按耐住。

  寒风凛冽,鹅毛般的大雪从天而降,铺天盖地,让整个天地披上了一层朦胧的雾纱,银白色逐渐覆盖整个天地。

  今日,向天逸因为对边关用兵一事,被齐贤王招到宫中,府中的戒备总算下降到最低。

  按照约定,乐思凝在府中转悠,渐渐走到了街上,府中的家丁自然不敢阻拦,毕竟这是将军夫人,身份地位非同小可。

  乐思凝出了府之后,知道有人追随,但她无所谓,一路悄然前行之下,七拐八拐的,很快就隐没了身形。见到了依约而来的裴幸。

  裴幸如今升为兵部尚书,作为兵部的一把手,他的权势也不容小觑,得到的机密情报自然很多。

  见到乐思凝,裴幸目光复杂,但欣喜之意自然溢于言表,他是忠于凌郁霄的,对于乐思凝,他同样十分的熟悉。

  “王妃,您来了,快进来。”裴幸安排的很好,这短暂的接头,事情过后谁也无法察觉。

  乐思凝点点头,面色沉重,“裴大人,最近怎么样,你有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