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祈心目光复杂之极,看着凌郁霄,眼中满是痛苦,随即看了一眼乐思凝,同样带着羡慕,然而如今谁都能明白,凌郁霄与乐思凝二人之间,根本是谁都无法拆散的。

  时间流淌,鲜血洒了一路,凌郁霄喘着粗气,长久的杀伐让他整个人步伐有些凌乱,向天逸同样如此,他们几乎没有丝毫停歇,但护卫太多了,眼看就要冲出包围,但前方又会冒出很多。

  “你快走啊,不要管我,快走!”乐思凝挣扎着,想要退开凌郁霄,但凌郁霄一手搂的太紧,如今的她根本推不开。

  “别闹了,乖,要死我们就一起死吧。”凌郁霄笑了笑,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他的右手被划开一道血痕,他混不在意,只是那笑着的嘴角不断的抽搐了两下。

  乐思凝看着凌郁霄,眼角不禁流下泪水,随即看着身旁的向天逸,用力的嚷着:“向天逸,你快走啊,赶紧滚!不然你会死的。”

  “这已经跑不掉了,要么杀出去,要么就死,没得选了!”

  向天逸霸道无匹,同样拿着一柄长刀,他是武将出生,此时厮杀起来比之凌郁霄丝毫不弱,但护卫太多了,他们都已经快要冲到城门口了,在前进几步,就可以乘着早已准备的马屁逃走,但这一段距离在他们眼中太远太远了。

  举步维艰,步步杀机,汗水,血水打湿了衣衫,紧紧贴在他们身上,他们斗志昂扬,但也经不住此番厮杀,早已疲惫不堪了。

  凌郁霄的心头唯有一个念头,就是冲出去,他可以死,但乐思凝不能死,向天逸也同样如此。

  远处,祈心面色复杂之极,她紧紧咬着嘴唇,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时辰了,她一直在远处看着,看着凌郁霄奋不顾身的替乐思凝挡住一切攻击,也看到乐思凝为了凌郁霄挡住危险,二人虽然步履蹒跚,但相互坚持,形影不离。

  向天逸在乐思凝的另一侧,同样如此,他们二人将乐思凝死死的护在中间,不让她受到丝毫伤害。

  眼看着三人已经无力在走,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祈心面色更加苍白,内心矛盾的她此时双手死死的抓住缰绳,凌郁霄的不断嘶吼传来,让她痛苦的摇了摇头。

  很快,她的双目恢复清明,蓦然策马狂奔,呼啸着来到战斗中央,长剑在手,猛的一个冲锋,杀开了一条血路,直接来到凌郁霄的面前。

  周围一众士兵都惊呆了,不知该如何是好,祈心可不会管这些,机会难得,她陡然喝道:“还不快走,愣着做什么!”

  凌郁霄最先反应过来,他复杂的看了一眼祈心,点点头,带着乐思凝瞬间冲出包围圈!

  “杀了他们!”陡然一声暴喝从远处传来,接着西颉王的声音森寒之极,“祈心,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大胆逆贼!”

  祈心的父亲也在场,此时面色陡然大变。

  祈心留恋的看了一眼早已冲出的凌郁霄,惨然一笑,这些事原本就是她引起的,原本她以为自己可以杀了凌郁霄,可以不顾一切的置他于死地,可惜事情加身,她却根本没有这想法,她有些后悔当初带着乐思凝逃回来了,若是那样的话,或许结果会截然不同吧。

  对于纷纷涌来的士兵,祈心没有抵抗,十分歉意的看了父亲一眼,“爹,娘,女儿不孝!”

  长剑抬起,寒光闪过,祈心有自己的尊严,此时的她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十分清楚,唯有自己的鲜血才能给父母带来安定,同样她有自己的骄傲,不想因此死于别人之手!

  鲜血染红了衣衫,祈心无声的倒下,留下无数人的惊呼,这陡然发生的一幕幕让所有人都彻底的惊住,无论是正在追杀的士兵,还是祈心的父母,包括祈境,都彻底的傻眼,痛呼不止。

  祈心智计无双,统帅大局几乎无人能出其左右,任谁都没有预料到,会发生如此一幕,这不仅是祈家的损失,同样也是西颉国的损失。

  !看a+正版G*章-节上0n酷k匠'网‘

  寒风凄凄,霜冻漫天,整个天地似乎都因此黯淡了几分。

  凌郁霄带着乐思凝,随着向天逸一起,很快出了城门,他们并未见到身后发生的一切,他们很快就找到早已藏好的马匹,然后策马逃走。

  对于逃跑的路线,他们早有准备,此时自然不会如乐思凝当初一般,随意乱闯。

  时间悠悠,逃出来了,昼夜兼程之下,很快他们就回到的东临。

  东临国果然一切都已经大变,整个形势早已逆转而下,齐贤王逼宫上位,登上九五之尊,让整个东临一片哗然,但在他铁血的手段之下,一切都有条不紊。

  有篡位者大多数能力出众,天资卓越,而且苦心经营,自然,整个东临国也并未因此而元气大伤。而且还磨刀霍霍,大有想西颉国动兵的意思。

  凌郁霄知道,此时自己恐怕也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了,然而变故却比他想象的还要匆忙。

  经过一路的调养,乐思凝的伤好了很多,如今也已经可以自由的活动,到了东临地界,一切安全无虞,但她依旧担心凌郁霄,因为东临国的大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凌郁霄的过错。

  向天逸早已经和他们分开了,乐思凝难得的和凌郁霄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如今事情告一段落,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就是齐贤王了。

  对于凌郁霄,齐贤王定然不会放过的,毕竟在齐贤王的眼中,凌郁霄一直是心腹大患。

  然而凌郁霄还未有所准备,向天逸去而复返,只是此时,他率领了一大队人马,将凌郁霄和乐思凝给截了下来!

  “向天逸,你做什么?”乐思凝面色有些不好看,但心中却是一沉。

  凌郁霄似乎早有预料,摇了摇头,定定的看着向天逸。

  向天逸此时似乎不敢面对乐思凝的眼光,同样也对凌郁霄十分的不友好,冷冷的哼了一声,“凌郁霄,跟我走吧,这可是圣上的吩咐。”

  一听这话,圣上自然就是齐贤王了,乐思凝面色大变,冷冷的看着向天逸,嘴角泛着冷笑。

  知道反抗无用,凌郁霄一直沉默不语,拍了拍乐思凝的手,点点头。

  乐思凝也明白,十分无奈,此时也沉默下来。

  凌郁霄被抓,乐思凝内心焦急,但此时她也同样被囚,不由心头凄苦,对于向天逸,她真的是心头愤恨不已,她感激向天逸当初的舍命相救,但却没料到对方会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

  但无论她如何想,事情的发展都不会随她的心意而来,很快,她就得到消息,向天逸拿乐思凝威胁,写了休书,逼迫凌郁霄签字,好放乐思凝自由之身。

  向天逸抓了凌郁霄,与齐贤王彻底走到一块,齐贤王答应了向天逸的要求,三日后,让乐思凝与向天逸成婚。

  乐思凝得知,心头大骇,对于向天逸的丧心病狂让她整个人心沉谷底。她还记得自己答应过三姐乐思莹,要撮合她和向天逸的,但是经此一事,不知此事是否能得逞。

  婚期将近,面对乐思凝的反抗和哀求,向天逸一直无动于衷,他似乎铁了心要一条路走到黑。

  “向天逸,我感激你对我的恩情,但是我死也不会背叛凌郁霄的,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乐思凝心头愤恨,心思电转,努力想要找到一条好的线索,让自己得以脱身,然而向天逸将她看的太紧,她独自一人根本无可奈何。

  “看来必须要从向天逸身上下点心思。”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渐渐的心头有了一丝想法,可行不可行,试验过才知,此时只有死马当活马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