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霭沉沉,祈心心思飞扬,从看望凌郁霄之后,她就没有笑过,心头烦躁不堪,此时西颉王对凌郁霄已经动了杀心,如今的凌郁霄早已没有了当初的身份,留着已经没用!

  是否要真的看着他死?祈心内心挣扎,想起在东临国的种种,不由心神恍惚,一时间踌躇不定。

  夜色渐深,整个将军府一切灯火通明,寒风吹打着烛火飘摇不定,犹如鬼魅!

  一道身影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腾挪转折之间,避开了所有的护卫,渐渐逼近了大牢。

  这是一个黑衣人,全身被黑衣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不清面貌,只有两只圆溜溜的眼睛,清澈透亮!

  黑衣人身形飘忽,鬼魅异常,似乎对这里的一切熟悉至极,脚下毫不停歇,手中一柄软剑泛着凄冷的寒光,整个人犹如出鞘的利剑!

  “咻!”身形一窜,无声的掠过大门,一名守卫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一剑穿喉!

  一路前行,如履平地,此时她的行进可比当初的凌郁霄和向天逸二人要简洁明了的多,犹如一切都了如指掌般。

  一路碰到的守卫尽皆斩杀,所过之处,鲜血淋漓,但身形毫不停歇,步伐简洁,路线精准,犹如事先早已策划一般,一丝不苟,没有丝毫错乱。

  不到一炷香时间,她就来到了关押凌郁霄和向天逸的牢房之内。露出的双眼带着一抹不舍,不甘,各种复杂的情绪表露无遗,她默默不语,默然一剑劈开锁扣,瞬间牢门打开!

  凌郁霄和向天逸同样被这动静给惊到,凌郁霄仔细看了一眼,知道对方是谁,一时间也有些五味陈杂。

  此人竟然是祈心,这出乎凌郁霄的预料,在凌郁霄的认知中,最想杀了自己的应该就是祈心才对,但没料到此时会来救自己。

  “祈心,你!”凌郁霄皱眉,不知如何说下去。

  祈心叹了口气,道:“你们快走吧,再不走就得死!”似乎觉得这样说服力有些不够,当即又补充了一句:“目前还不想你死!”

  凌郁霄知道时间紧迫,当即点点头,道:“谢谢,若非敌对,你我会是很好的朋友!”

  凌郁霄有些感慨,随即拿起地上的武器,向天逸同样郑重的向祈心道谢,三人一行很快匆匆逃走!

  凌郁霄和向天逸这一路上为了避免祈心暴露,都做了一番争斗,怎么看都像是二人独自逃走,何况祈心本就做事滴水不漏,早有防范。

  二人并未逃出多远,就惊动了整个将军府,紧接着马上就开始有大量的护卫出动!对于凌郁霄二人的逃逸,西颉国王自然十分的愤怒,下令尽力寻找,毕竟凌郁霄的才能,向天逸的能力他都十分清楚,自然不会众虎归山。

  乐思凝这段时日很忙,但也很开心,她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知道此时逃跑无望,她只有静下心来为村名治疗瘟疫,还有给自身解毒。

  经过她连日来的实验,她已经有了很好的结果,经过她的救治,村名们的病情都好了起来,而且她自身的毒也解掉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想着给村民彻底痊愈起来,毕竟如今她一个人也不知该如何出去。

  这日,她如往日一般开始医治一些村民的顽疾,但整个村子里药材已经用完了,如今很多药材这里并不见,她也必须要亲自去寻找,因为村民并不认识。

  艰难的奔走在山路之上,她一路前行,路上碰到好的草药,她都细心的采下来,不知不觉,她已经忘记了自己走了多远!

  “乐思凝!你总算出来了!”

  一声大喝,让乐思凝整个人心头一惊,差点摔倒,她抬头一看,正是一脸怒意的祈境。

  乐思凝嘴角泛着苦笑,“祈境,你来啦!”

  “你!”祈境本来怒火熊熊,正要大骂,但看着乐思凝憔悴的样子,鬼使神差的一口气咽了下去,没好气的一挥手,“哼,带走!”

  “等下。”乐思凝匆忙喊了一声,将背后的药娄放在地上,“祈境,这是治疗村民瘟疫的,你赶紧派人送去,那里瘟疫已经治好了,就差点药来调养,求求你,帮帮忙,将这些药送去,这是他们救命的。”

  “哼,多管闲事!”祈境烦躁的一挥手,命人将乐思凝带走,但还是悄无声息的吩咐人将药娄给送下山了。

  酷9G匠EK网永久8G免费看小"说u√

  这次乐思凝遭受的待遇可比上次要差了百倍,没有了小房子,而是冰冷的牢房。

  祈心见到乐思凝,心头不知为何,没来由的就一阵怒火,对乐思凝进行了百般的折磨,连续两日里,乐思凝没有睡过,整个人疲惫至极,在她身上伤痕累累,整个人彻底的虚脱昏迷。

  当乐思凝再次清醒之时,浑身酸痛难受,不由心头苦笑,看来这次自己是彻底的失策了,不但没有逃走,反而又被抓了回来,心头对凌郁霄的思念更加的深了。

  然而如今事情的发展却并未向着她意料的方向,反而偏离这个轨道越来越远。

  醒来的乐思凝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尽量让自己恢复行动的气力,但好景不长,就在她刚有行动能力的时候,蓦然,几个守卫将她压了出去。

  很快,她就被压到一辆囚车之上,双手双脚全都被锁的死死的,这让她原本较弱的身子更加的不堪,双脚都磨出血泡,一时间心如死灰,她恍然间明白过来,对方为何会如此做,这是典型的要用她来吸引凌郁霄。

  她不知凌郁霄早已来过,也不知凌郁霄已经逃走,如今她只希望凌郁霄不要现身,否则的话,注定难逃一死。

  然而她如此想,凌郁霄又何尝不知,他和向天逸早已逃走,只要稍加注意,比如会回到东临,然而这陡然传来的消息,让二人彻底的面色苍白。

  凌郁霄并不傻,他自然知道西颉王如此做的用意,但那又如何,就算知道他也不得不去,因为那个人是乐思凝!

  凌郁霄果断返回,向天逸自然也紧随其后,二人此时不得不全身心的合作,乔装而行。

  乐思凝的游街路线早已安排好,甚至暗中早已不知埋伏了多少人,但此时凌郁霄顾不得许多。

  长长的街道,两旁站满了百姓,他们指指点点,交头接耳,路中间,两列官兵压着一辆囚车,缓缓行走,告示早已贴出,此时人们都知道,这是东临的间隙,所以大家义愤填膺,怒骂不止。

  远远的,凌郁霄看到乐思凝苍白的面色,还有那犹如风中烛火般的身子,瞳孔一缩,二人藏好身子,待囚车近时,才蓦然起身,瞬间杀死几名官兵。

  “思凝,我来了。”凌郁霄目中激动无比,一刀劈向那锁链,锁链应声而断,他也缓缓抱住了乐思凝的身子,冲了出来。

  “贼子,好胆!”

  一声大喝传来,周围瞬间涌来不少士兵,但凌郁霄丝毫不动容,看着苍白的乐思凝,温柔一笑,长刀挥洒,杀出一条血路。

  “快走,不要管我!”乐思凝恢复清醒,虽然感动莫名,但同样焦急如焚,如此情形,凌郁霄想要走都十分困难,何况还有自己在其中!

  凌郁霄摇了摇头,一手抱着乐思凝,一边坚定的开口,“不会的,以后我再也不会松手了。”

  长刀挥洒,身旁向天逸同样回过头,目中满是担心,“凝儿,我们走!”

  凌郁霄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与向天逸并肩而行,很快他们就杀出一条血路,边走边跑,但护卫太多了,还不时有人赶来,渐渐的,凌郁霄和向天逸身上都添了伤口,血流不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