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计了!”

  凌郁霄心沉谷底,向天逸又何尝不知。

  “这个祈心,真是该死!”

  向天逸恼火之极,长久的格杀,让他二人都有一些疲惫,最主要的是还不知道后面有多少。

  守卫越来越多,凌郁霄和向天逸战斗越来越吃力,挥汗如雨,疲惫至极,最终两人都无奈被擒。

  “不知道凝儿怎么样了,诶!”凌郁霄此时自知无法抵抗,只得苦笑着叹气,救人不成反被擒,这才是最窝囊的。

  向天逸又是一阵怒气,看着凌郁霄,“还不都是你,早就跟你说,宰了那娘们,你就是不听,还在那废话一堆,现在好了,算来算去,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我还不是为了东临国着想。”凌郁霄同样大怒,不过气势显然比向天逸弱了很多。

  “为了东临国,呸!”向天逸不屑的吐了口口水,鄙夷至极,“东临国在这样下去迟早亡国,你看现在的皇帝,说句大不敬的话,这皇上能有什么用,你自己难道不清楚?”

  “自己畏首畏尾,懦弱无能,还找借口,这皇上有什么用,说句实话,就是让齐贤王做帝王也比这个皇上强千百倍,亏你还言辞凿凿,掷地有声的。”

  凌郁霄一时间有些无语,不知如何辩驳,这些他心头又何尝不清楚,如今的皇上确实不是一个明君,甚至根本没有一个皇上该有的气度,太小了,太弱了。他辛苦多年,忠于先皇之命,目的就是希望能让他改变。可是事到如今,他才能真正体会到乐思凝当初的话。21010“但不管怎么说,他始终是皇上,忠君之事,这是为人臣子必须的。”凌郁霄矢口狡辩。

  向天逸更加不齿,冷笑着开口:“你有忠君吗?身在帝王家,却不思进取,不为黎民百姓着想,你还有脸了。”

  凌郁霄一时不知如何辩驳,只好心头苦笑。

  时间悠悠,在大牢之中也分不清白天黑夜,但依稀间还是能判断出大致时辰,想来已经到了清晨吧。

  祈心的心情很好,计谋得逞,终于抓获凌郁霄,但是当她第二日踏进牢房之时,同样心头复杂之极。

  向天逸对于祈心本就没好感,此时根本眼皮抬都没抬,一切都让凌郁霄应付。

  凌郁霄此时虽然身形狼狈,但俊朗的容颜依旧不改往西,明亮的眼睛灼灼的盯着祈心,面色复杂之极。

  祈心也同样复杂,心虚翻飞,和凌郁霄相处的时日不短,他们之间发生的种种,让二人由一开始的欣赏逐渐转为敌对,但这一切并不能让彼此间产生的纠葛情感被磨灭。

  愣了良久,说不出话来,很快,祈心就深吸口气,“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L酷om匠S网Z永久Yj免`)费{看6l小说I`

  不错,祈心虽然知道凌郁霄会来就乐思凝,但当凌郁霄真的来了,她依旧心头有些嫉妒乐思凝,同样对凌郁霄的心思更加复杂。

  “凝儿是我的妻子,你是知道的,我自然不会放任她在外头受苦。”凌郁霄笑了笑,毫不在意祈心的话。

  祈心心头烦躁,强迫自己冷静,面对凌郁霄,如今的她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深吸口气,“不过我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原本我们只是将乐思凝关在府中的院落之中,没想到最后被她逃走,等我们知道时,她已经逃到了一个散发着瘟疫的村子,那里进去的人还没有活着走出来的,所以……”

  “什么!”凌郁霄面色一白,向天逸也同样吃惊的瞪着眼。

  “不可能!”向天逸摇头否认,有些不可置信。

  祈心面色一冷,“信不信由你,我说的也是事实,进入了瘟疫的村落,至今已经好几天了,还没出来,你们觉得她能逃出来么,何况她还中了我的毒。”

  “祈心,你找死!”凌郁霄面色陡然变得异常狰狞,双手紧握,指节发白。

  似乎不敢面对,祈心冷冷的转身,一言不发的走了。

  “如果凝儿真的有三长两短,今日我若不死,来日,必灭了你西颉国!”吞下满胸怒意,凌郁霄对着祈心的背影,冷冷的开口。

  祈心身子一颤,依旧不语,缓缓走远。

  凌郁霄和向天逸被西颉国所擒,这让西颉国朝廷从上到下都震动不已,接着大家似乎都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激动不已,这已经不是个人的恩怨,而是牵扯到两国的利益。

  紧接着,西颉王派使臣前往东临国,放出话来,若想救回凌郁霄和向天逸,就拿东临国十座城池来换。

  但西颉国的人还没来得及享受这胜利的喜悦,那使团已经被灰溜溜的赶回来了,接着一道惊天的消息传遍了四处。

  东临国因为没有了凌郁霄的把持,加上向天逸同样失踪,整个朝政显得上下不通,齐贤王见此天赐良机,率领亲近自己的朝臣,乘机发难,直逼皇宫,展开铁血手段,大开大合之间,以迅雷之势,掌管整个皇宫,把持朝政,登上九五之尊的宝座。

  齐贤王成为一国之君,他本就野心勃勃,此时自然不会理会西颉国的使臣,他巴不得西颉国将凌郁霄和向天逸杀了,这样一来,就能有更好的借口进宫西颉国。

  不过就算没有借口,齐贤王也不愧为一代帝王,虽然夺取皇位让人不齿,但他的手段确实大快人心,很快就安抚民心,接着一道道命令逐一分发下去。

  齐贤王紧接着又有了大的动作,不但驱逐了西颉国的使臣,还大举发兵,直接攻击了在东临境内的西颉国军队,面对这即将开启的两国战事,西颉国此时无奈只得将军队退出东临,同时整个朝野都震动。

  “该死!该死!这个齐贤王,他怎么敢!”西颉王气急败坏,他没料到这刚刚政变夺位的齐贤王竟然如此嚣张,难道他就不怕动摇国本?

  但想的再多都没用,原本以为手中有了一个王牌,可以获得无与伦比的好处,没想到一切计划都胎死腹中,这让西颉王一时间怒急攻心!

  “该死!”西颉王越想越气愤,前方的军队陡然受到前所未有的失利,让他一时间暴跳如雷,不知摔坏了多少茶杯,接着将一切怒火都撒向凌郁霄和向天逸的身上。

  “原本以为你们能带来些用处,但如今想来,你们根本就没用了,既然没用,我留你作甚!”越想越不甘的西颉王,陡然对凌郁霄产生了杀机!

  西颉王的反常自然落入祈心的眼里,她也知道西颉王已经不想留着凌郁霄和向天逸了,但是真的要处死凌郁霄的话,她一时间也纷乱莫名。

  带着几名护卫,祈心在此来到了大牢之中。

  凌郁霄此时面色苍白,陡然得知乐思凝的噩耗,让他整个人都浑身无力,精神恍惚,向天逸同样靠着墙角,闭目不语。

  “凌郁霄,你们东临国发生天大的事了,你知不知道?”祈心在此面对凌郁霄,见凌郁霄用情至深,心头莫名有些酸楚,喃喃开口。

  “什么事?”

  “齐王暴动,率领群臣逼迫小皇帝让位,如今他已经成了东临国新的皇上了,而且前不久还对我西颉国动兵。”祈心愣了下,打开了话匣,她是在不知该如何和凌郁霄说话,所以这段时日一直避而不见。

  “什么?”凌郁霄虽然心伤,但对这种大事自然不会不闻不问,心神同样震动。

  “原本王上打算用你们置换东临国土,但如今齐贤王登基,巴不得你们死,所以自然不可能答应,如今王上已经对你们动了杀机。”祈心忧心忡忡的看着凌郁霄,犹豫不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