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陋的房屋,里面空空荡荡,乐思凝进来时,并未在里面发现人,一时间让她有些心安,她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不过如今这么长时间祈心还没追来,她也有些奇怪。

  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慌不折路时,临时闯进的房屋,这是一户普通百姓家的住所,人不知去向,她犹豫了两下,缓缓来到正堂,接着又从大门走了出去,打量周围。

  “你是谁?”正在乐思凝小心翼翼行走时,一道声音打破了沉寂,让她吓了一跳。

  这是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瘦弱不堪,满脸病态,乐思凝皱眉,“我从外面进来的,路过这里,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你从外面进来的?”小男孩很奇怪,偏着头想了想,“外面人不是都不敢进来吗?”

  “不敢进来?”乐思凝一愣,随即鼻子嗅了下,又看着小男孩的样子,脸有些变色,“你感染病了?”

  酷I匠{网,e唯一正h版,其他都是盗版

  “是啊,我们这个村子发生了瘟疫,如今瘟疫还在蔓延,所以外面人都不敢来,我们也出不去,外面封锁住了,怕我们出去瘟疫传播的厉害。”小男孩有些黯然失色,头不觉的低了下来。

  “快,带我去看看。”瘟疫不是小事情,何况自己还闯进来了,乐思凝不敢大意,不为村里人,也要为自己想想,毕竟短时间自己还出不去。

  “好!你是大夫吗?”小男孩眨巴着眼,满眼希夷。

  乐思凝点点头,小男孩大喜,他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高兴的叫道:“叔叔,阿姨,我们这里来了个大夫啦。”

  小男孩的举动很快就惊动了村里的人,都匆忙赶了过来,见到乐思凝这么一位娇滴滴的女人,都是一愣,他们有些怀疑。

  不过乐思凝也没在意,她开始为村里人检查病情,努力的想着治疗的药方,何况她自己还中了祈心的毒,这也需要想办法。

  乐思凝放下身段,和村里人殷勤的交谈,毫不介意他们身上感染的疾病,让村里人都渐渐心安,接受了乐思凝,而乐思凝也开始在这村里安心的住下来!

  瘟疫十分的复杂,病源的寻找本身就很难了,而且如今蔓延的时间太久,导致很多的变化,乐思凝一时间也无法彻底破解,只得慢慢来,每日里不断的实验,同时也对自身所中的毒进行分析,渐渐也都有了眉目。

  乐思凝的被抓,不仅让祈心有了主动,同时也时撕扯着凌郁霄的心,当着自己的面,自己的女人被劫走,如今恐怕受尽折磨,每每想到这些,凌郁霄就心中抽搐,脑海一直浮现乐思凝的音容笑貌,一举一动。

  他没有逗留,孤身上路,直奔西颉国而来,经过奔波查访,最终得知了祈心的去向,而就在乐思凝逃走的三天后,化妆潜行的他同样到了城中!

  祈心将乐思凝逃跑的消息封锁的很好,所以他并不知道乐思凝已经逃走,依旧在城中暗自查探,虽然他心头焦急,但如今他孤军深入,也不敢小觑,否则救人未成反而把自己给搭上了。

  昼伏夜出,渐渐他也查出了将军府的一些情报,也判定乐思凝应该是被关押在打牢之中,他费尽千辛万苦,使出浑身解数,才逐渐有了光大概。

  很快他就摸透了将军府的一切,以及各条路线,而他自己也开始判断自己是否错误,最终他锁定了大牢,虽然不知关押在此的可能性多大,但他还是打算试试,根据判断来说,这里的可能性最高。

  祈心做事滴水不漏,除了她自己,想来也不会有别人知道乐思凝关在哪,所以他只有根据判断试试。

  天气晴好,虽然寒风依旧,但阳光明媚,朦胧的雾也被逐渐吹散,有了决定的凌郁霄此时心神松了一些,为了将要进行的劫狱,他开始了放松自己,调整状态,悠闲的在街上漫步。

  化妆潜行的他并不怕有人认出来,但就在他溜达之时,一道身影印入他的瞳孔,让他一愣,这人大摇大摆的在这城里转悠,就不怕被人认出来么,一时间他焦急的上前。

  “向天逸,跟我走!”疾步赶上,凌郁霄悄悄在对方耳旁留下一句话,身子不停。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向天逸,他同样听出了凌郁霄的声音,心头大怒,不过好在这大街上他没有叫破对方身份。

  “凌郁霄,你是不是男人,自己女人都保不住!”

  “砰!”一个锅盖般的拳头猛的灌像凌郁霄小腹,凌郁霄顿时弓成一只虾。

  “向天逸,你有完没完。”

  凌郁霄心头郁闷,向天逸丝毫不留手,如今凌郁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两眼眶乌黑,浑身衣衫不满灰尘。

  向天逸同样也好不到哪去,不过他先发制人,比凌郁霄好多了。

  “这事老子跟你没完,怎么着!”向天逸余怒未消,猛的一个提膝。

  凌郁霄也有了火气,虽然理亏,但此时跟这无关,一手挡住踢过来的膝盖,猛的一扫腿,两人顿时倒在地上。

  向天逸蛮狠至极,拳拳到肉,凌郁霄也打起了火气,两人毫不相让,最终两人都有点累了,才停下来。

  “向天逸,这事我们先放一边,先救出思凝要紧。”凌郁霄不知说了多少遍这话,这次总算奏效,向天逸没有在出手。

  “看来你来的比我要早啊,你查出什么情况了没?”向天逸依旧不满,语气满是不屑。

  凌郁霄也懒得跟他争,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如果你是祈心,你会让我们知道凝儿被关在哪里么,我也没查出来,只能猜测,应该是被关押在大牢。”

  “猜有什么用,既然不知道,要么就是直接闯进去将祈心给抓了,要么就硬闯大牢看看。”向天逸十分果断,显然他不喜玩这些花花把戏。

  凌郁霄也点点头,道:“恩,我原本打算今晚就去大牢看看,如果不在,就强闯将军府了,见机行动。”

  “那好,今晚我跟你一起去。”这事有轻重缓急,向天逸也没犹豫和推辞。

  凌郁霄也在此等得不耐烦,心头焦急不已,当即点点头,两人就敲定方案。

  事不宜迟,当夜,他们二人乘着阴寒透骨的北风,踏着点点星辰,身形如幽灵般闪动。

  大牢距离将军府不远,但防守严密,只有一个进出口,无论如何,他们二人都少不了一番硬拼。

  很快临近,两人极有默契的一左一右,手中长剑闪动,很快就斩杀了看守之人,身子飘了进去。

  两人身形闪烁,以极快的速度挺进,遇见守卫一概格杀,但这样的动静同样也惊动了放手之人,很快就放出警报,这一下他们战斗更加艰难,好在二人武艺卓越,向天逸更是高手之中的高手,所以两人速度丝毫不慢。

  大牢内一个个牢房紧紧相连,路线很复杂,但二人早有准备,此时丝毫不怕,面对着越来越多的守卫,他二人依旧拼命格杀。

  越是深入,他二人眉头皱的越凶,因为依旧没有看到乐思凝的身影。

  “莫非凝儿不在此处?”凌郁霄面色凝重,额头有些汗迹。

  “不清楚,先翻一遍再说。”向天逸脚下不停,依旧快速的移动。

  “凝儿!凝儿!”

  此时已经惊动了守卫,自然也不用在乎被发现,凌郁霄开口大喊,但没有收到回应。

  后面大批的侍卫被惊动,但二人此时已经顾不上,展开全力狂奔,很快就走到了尽头,但依旧没有发现乐思凝的身影。

  “糟糕,不在这里!”凌郁霄心中一沉,面色难看至极。

  向天逸同样懊恼,咬牙切齿,“再说这些有个屁用,赶紧冲出去吧。”

  “好!”

  后方守卫越来越多,而且来的都是精兵,这让二人突围十分的困难,战斗良久,只是推进了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地上尸体不下百具,但这些守卫依旧舍生忘死,拼命抵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