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你是被祈心抓来的。”似乎想起乐思凝是谁,祈境恍然大悟。

  乐思凝嘴角泛着冷笑,点点头,也没否认。

  乐思凝神色恬淡,如今的她经历的事情多了,加上年龄的增长,也已经不在如之前那般的锋芒毕露,一切都随着岁月的积累变得沉淀下来,整个人显得不紧不慢,也并未有惊慌失措,自然、坦然的看着祈境,也并未多有责怪。

  “你是否觉得我很唐突。”祈境有些局促,似乎因贸然打扰而不安,“我知道,可能是因为祈心的缘故吧,你对我们有成见,这很正常,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会被抓进来,不过既然来了,只要不闹事的话,应该不碍事的。”

  祈境很健谈,凡事从他嘴里说出来似乎都变得十分的自然而简单,乐思凝从祈境的话音中知道了祈境的身世。祈境是祈心父母在小时候收养的,年龄比祈心大,也算是祈心的哥哥,或许是当初孤儿出生,经历了太多的疾苦,所以对如今的生活十分的珍惜,而且他也并非如祈心那般,心狠手辣,不折手段,反而多了些善良和纯真。

  “不过如今在家中,祈心小妹的话还是十分有用的,所以你暂时就安心点吧。”祈心似乎觉得自己话多了,有些赧然的收声。

  乐思凝心头一动,蹙眉看着祈境,眼神中带着一丝寂寥和幽怨,冬日的阳光虽暖,但寒冷的天气,枯寂肃杀的自然环境,让乐思凝此时多了些柔弱不堪,犹如弱风抚柳,显得有些憔悴。

  “没什么,我知道的。”乐思凝苦笑了两下,定定的看了祈境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祈境很细心的发现,“怎么了?有话你就说吧。”

  “我来这已经半个多月了,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呢,每日里都关在这里,不得出去,没有人来看望,若非有一个冷冰冰送饭的侍卫每日都来,还以为是在哪个庙里苦修的尼姑呢。”

  乐思凝牵强一笑,有些萧索的拂去遮住眼帘的青丝,寒风袭来,不禁缩了缩身子。

  祈境眉头一皱,乐思凝那楚楚可怜,弱不禁风的样子落入他眼里,加上那凄楚的容颜,姣好的身段如今被凌乱的衣衫遮住,异常落魄,不由心中一软。

  犹豫了良久,才笑着拉开门,“走,我带你出去走走吧,虽然不能走远,但是在府中不碍事。”

  似乎也有些担心太远了乐思凝跑掉了,祈境虽然带着乐思凝四处转了转,但也并未走太远,这出府邸看起来不小,玉石栏杆,九曲十八弯,回廊蜿蜒,曲径通幽。

  小院幽静,虽然寒风凄凄,但也让乐思凝深呼了一口气,大脑一片空明,虽然身陷囹圄,但她此时的心情依旧很好。

  祈境一路陪伴,偶尔伸手指点,两人并肩而行,一个轻轻的说,一个耐心的听,自然而然,犹如一对璧人。

  感受着身边佳人那被风吹起的青丝传来的幽香,祈境心神动荡,胸口似有热流趟过,暖融舒畅。

  少年多情,尤其是面对窈窕淑女,接下来的几日,祈境都是如此,这段时间乐思凝同样静静陪伴,从未有逾越,也未提过要求,平静的跟随,欣然的感受,唯有那嘴角偶尔牵起的一缕弯月让祈境明白,对方因此会开心。

  “大哥,你知不知道,乐思凝是什么人?”

  “大哥啊,你可千万别被那个妖精迷住了,万一出了岔子那可就麻烦了,那女人可不是简单的货色,我跟你说,以前我跟她……”

  如此的频繁接触,自然会被一直关注的祈心得知,她果断的找到自己这位大哥,一顿好说歹说。

  虽然祈心仔细说道了很多,但祈境并未放在心上,他本就对祈心的所作所为十分的不满,此时自然的产生了一些抗拒。祈境发现这段时日自己对于乐思凝越来越上心了,而且他也从乐思凝偶尔的笑容中知道对方想要自由,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

  “谢谢你这段时日陪我。”

  又是新的一天,乐思凝看着前来的祈境,感激的开口,接着眉头微皱,“你似乎有些不开心?”

  祈境此时正拧着眉,有些心不在焉,明眼人自然看得出,何况细心的乐思凝。

  祈境叹了口气,没有隐瞒自己的心绪,缓缓道出自己的苦恼。

  “我养父养母还有妹妹祈心似乎都被权力冲昏了头脑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但他们似乎从来没有这般认知,反而一度的做出许多让人不齿甚至天怒人怨之事来。”

  “可是,如今我明明知道他们囚禁你很不对,也知道你渴望着逃走,可是我却不能放你走,这……”祈境摇摇头,有些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没事的,我本来就是被抓来的俘虏,这和你无关,你也不用如此。”

  而且更然祈境为难的是,对于乐思凝此时的状态,这让乐思凝心中一软,她也不知自己如此利用祈境到底是对是错,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话虽如此,但祈境似乎也并未因此而心情变好,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乐思凝笑了笑,“我的身份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吧?”

  酷匠"网C唯一Z正版U,m其*,他都}是盗b版

  “恩,我知道了。”祈境有些尴尬,他虽然不介意,但此时还是面色有些古怪,“我知道你是东临国王爷的妃子,而且据祈心所说,你的地位非同一般,所以在此在受到如此待遇。”

  “既然你都知道了,自然也清楚,无论是祈心还是你父母都不可能放我走的,所以你又何必纠结,不过这几日来,你能够来陪我,我已经感激不尽了。”乐思凝细心的开解,显然在放长线钓大鱼。

  祈境见乐思凝没有介意,似乎也松了口气,放下了一些心思,“多谢你能理解,不过除了不能放你走,其他的我还是可以满足你的,这也算是我对你的歉意。”

  本就囚禁之人,被放走本就不应该,如今又哪里会有歉意,乐思凝心头古怪,但也名表祈境对自己的心思,不过此时她虽没心思在儿女情长之上,但也不得不对祈境认真对待,因为这是她唯一的希望。

  “不必如此的,你我之间,你又何须如此客套,你能每日陪我出去散散心已经很不错了。”乐思凝笑了笑,十分的善解人意。

  乐思凝越是如此说,祈境就越加的过意不去,他觉得如今的他对于自己喜欢的女人,竟然什么都做不了,无法为她排解心中的苦闷,这让他有些难堪,更何况乐思凝的表现让他心头的暖流汹涌澎湃,在这寒冷的冬日,他觉得浑身都火热。

  但祈境终究是有些理智的人,而且大局上也不得不重视,只好喃喃开口,“放心吧,以后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会尽力。”

  “你为何要对我这么好,不值得的。”乐思凝苦笑着摇摇头,声音软软弱弱,“我不过是个囚徒而已,何况你对我是谁都不清楚。”

  “不是的,不是的。”祈境有些焦急,脸色有些泛红,激动的说:“我不管这些,我只要让你开心就好。”

  祈境欲言又止,话中有话,含蓄的表达让乐思凝心头感激之余,更觉得有些歉意,不过很快她就收起了这份心思,并未让自己表露出什么不自然。

  乐思凝笑了笑,看着祈境,脸色犹豫,张了张口,没有吐出一个字。

  “你想说什么,有话你就直接说吧,没事。”祈境的声音很轻,让人如沐春风。

  “我想去外面走走,或者去街市上转转,不知行不行?”乐思凝目光坦然,让人看不出丝毫端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