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思凝和凌郁霄的生活依旧持续,对于祈心的关注依旧如往日,并未减少一分,一切似乎都按照自己原来的方式在进行。

  深入严冬,寒霜降临,冬日的严寒和冰凉似乎并未让整个天下显得肃杀和冰冷,边关如预料的那样战火纷飞,面对着寒冰雨水的侵袭,战事也并未因此而有所停滞。

  忧心与社稷安危的凌郁霄向皇上提出立即调回向天逸商议战事,借助这个机会,两人一拍即合将整个边关当着一盘棋,与西颉国展开了斗智斗勇。

  战火如潮,西颉国借助天寒地冻,猛然大军进发,向着东临国发起了一轮大规模的军事会战,东临国面临着这如狼似虎的西颉国军队,犹如绵羊遇到饿狼,整个军队兵败如山倒,仓皇败退,大量的国土开始丧失。

  一时间整个西颉国因这次空前的大捷而军心大涨,气势如虹,同样开始策划更多的进攻,以求借助天时地利以及难得的人和和军心,开始大规模进军。

  对于这一切,乐思凝每日里自然十分的关心,在她心里,凌郁霄的位置无可替代,同样她心中还有着一份野望,那就是将来凌郁霄,所以她对这些战事并未有丝毫放松,每日里都会认真的关心着这些情报。

  对于边关的失利,她自然心中清楚,这些本就不应该,向天逸的军事才能她心如明镜,凌郁霄的智慧她也从未有过任何轻视,两番思量,隐隐的,她也知道了这次凌郁霄和向天逸应该是在谋划一盘大棋,借助兵败麻痹敌方,诱敌深入,而后给予对方迎头痛击,以用来结束这场持久的战事,让边关获得安宁。

  心头清楚的她,很快就将这些国之大事抛诸脑后,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她,那就是内忧!

  祈心这一个多月以来,肚子没怎么显,大夫说得上她多补补身体,乐思凝记着所有的交待吩咐下人不得大意。祈心仍旧如往常一样任何情绪都收敛得紧紧的,让人看不出她心中所想,然而对于祈心这原本就包藏祸心的人来说,虽然安分又岂会毫无动作,如今的一切无非就是让自身保持在凌郁霄的视线之外,以免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乐思凝心中清楚,虽然祈心目前看起来老实,但终究会对她有所图谋,所以乐思凝并未有丝毫松懈。

  果然,没过几天,乐思凝就发现祈心会偶尔不经意的经过她的住处,甚至偶尔也会和她攀谈几句,但对这一切,乐思凝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面上依旧热情的唤她妹妹,将一切怀疑小心的藏好。

  这日,乐思凝正在花园中悠闲的晒着冬日的太阳,侍女适时的奉上一杯茶,对于这些茶水她每日都十分认真的查探,果然,这次一看之下,隐隐就觉得不对劲。

  “终于忍不住了么?”乐思凝心头冷笑,装作毫不知情,随即偷偷回屋,命人找来一只猫,将茶水灌了进去。

  接着,那只猫两眼一翻,虽然外表看来没有大碍,但是乐思凝看出来了,这只猫中了蛊毒,而且是十分恶毒的一种。这让乐思凝目光更加的森冷。

  但对此乐思凝并未表露出来,依旧每日如常,似乎是知道乐思凝的医术很好,接下来的日子里,祈心也收起了这份心思,没有在做这些小动作。

  寒霜满地,冬日的清晨十分的森寒,咧咧寒风透体而入,让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噤,搓了下手。

  望着缓缓升起的骄阳,祈心向手心哈着气,慢慢在院子中踱步,这段时日,西颉国的多次进军,都被向天逸的大军所阻,原本气势如虹的西颉国军队想要一举拿下临城,但终究无果,这让祈心隐隐觉得事情不妙。

  接着她想起了前段时间的胜利,似乎太容易了,接着心头冒出一个念头,隐隐的,她知道西颉国的军队中了凌郁霄和向天逸的计,这一切都是他们谋算好的,目的就是为了悄无声息的拖垮西颉国。

  “可惜远水解不了近渴。”祈心喃喃自语,觉得这个冬日更加的寒冷。

  “希望朝中一切安好吧。”

  祈心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无奈,如今的她虽然觉得在凌郁霄这里站住了脚,但聪慧过人的乐思凝在一旁虎视眈眈依旧让她如鲠在喉,更何况暗中她隐隐觉得包括凌郁霄,都对她有着很深的戒心,这是一种直觉,而她对自己的直觉从未怀疑过。

  轻轻折下一截干枯的树枝,放在手中悠悠摆动,她的心似乎也随之飘摇不定,目中的精芒带着丝丝缕缕的矛盾和迟疑。

  随即又抚摸着肚子,心头更是苦笑,已经四个月了,根据正常的孕妇来说,到了这个时间,肚子往后会越来越大,这让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这肚子要再不大起来,恐怕这谎言就不攻自破了,必须要想办法快点解决此事。”

  忧心忡忡的她此时眉头微蹙,努力的在脑海中回想着来到王府的一幕幕,这事情的发展轨迹似乎越来越脱离她的掌控,这让她心头无奈,哀叹不已。

  阳光给整个天地带来了光明,冬天的寒冷也被这暖融的骄阳驱散了很多,但祈心浑然未觉,她此时就如同身处在山阴处,外面阳光灿烂,但依旧照不到她,驱逐不了她心冷的寒冷和心悸。

  肚子踱步,良久,才轻轻合了下衣衫,抬起头迎着朝阳,眼神变得坚定起来,似乎下了某种决定。

  但在外人看来,她依旧不慌不忙,步履从容,儒雅大方。

  冬日的白天很短,似乎还未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天已经黑暗了,时间也因此而悄无声息的缓缓流逝,恍惚间,一轮新月出现在西空,清冷的光辉挥洒向大地,如同黑暗之中的萤火之光,让整个天地显得更加的寂寥和静谧。

  寒风凄凄,天地一片万籁俱寂,湿润阴寒充斥天地,让人们都蜷缩在家中,不想出门。

  祈心借助烛火,伪装了一下房间,接着换上夜行衣,整个的动作干净利落,仅仅有条,又十分的快速,接着她铺开桌上的纸,拿起笔就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封信,放烛火之中随意的风干,而后揣在怀中。

  “嘎吱!”窗户打开,她身子一翻跳出屋外,随手关上窗户,整个人化作一股青烟,对于王府的一切明哨暗哨,她早已熟知于心,一切的防守在她面前不堪一击,仅露出来的凤目微微一凝,脚下不停,贴着墙角,飞速的疾驰。

  这条路她走过多次,很快就出了王府,接着脚下不停,又来到了那早已熟悉的破庙之中。

  看‘M正/版章●C节8上z{酷匠*网“

  几番摸索,她将信十分轻巧的放在信鸽的腿上,嘴角一弯。

  “这次可千万不要失误啊,希望你快去快回。”

  微微抚摸着鸽子身上的羽毛,祈心心头自语,双手一抛,鸽子展开洁白的翅膀,陡然腾空。

  就在她一切就绪准备回去之时,蓦然心头一紧,下意识的抬头,接着看到一道银芒划过长空,接着便听到一声嘶鸣,信鸽应声而落!

  “不好!”她瞳孔蓦然一缩,下意识的打量着四周,满脸戒备。

  最近她一直有不好的预感,这次绝对不是巧合,心思电转,她心沉谷底。

  “祈心,你真是好深的心机啊。”

  陡然身前大亮,凌郁霄,乐思凝还有浅江率领一众王府守卫,出现在她的面前。凌郁霄虽然早已对祈心心存怀疑,但此时正面相对,依旧面色难看。

  知道身份已经败露,祈心心中哀叹,但她也是果断之极,当即神色从容,嘴角一弯,“没想到你们早有准备,看来还是我小看了你们。”

  “没想到我王府之中,你祈心真的是西颉国的卧底,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有什么后果!”凌郁霄面色阴沉,如今两国战事吃惊,对于敌国的间隙和卧底,无论是谁都不会心慈手软,下场可想而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