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他真像她想的那样,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这样也好,他不是真心对祈心。他和她有一个共同的目的。

  说开了误会就自然解除了,乐思凝靠在凌郁霄的怀里,闭上眼睛享受此刻难得的安宁。

  夜空里传来几声咕咕响,乐思凝睁开眼睛离开他的怀抱,将窗子打开。凌郁霄不作声,似乎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不一会儿,浅江来到房中。看到凌郁霄时还吓了一跳。但精明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

  “浅江,不必隐瞒王爷,有事直说。”乐思凝对浅江点点头。

  “是。就在刚才,她又行动了,进了王爷的书房在看一卷什么东西,我怕她发现不敢靠太近。她看完之后离开王府,去上次去过的破庙,放走了一只鸽子。”

  凌郁霄和乐思凝互看一眼,眼里闪过怀疑的光芒。

  “郁霄,你可知道她到底在找什么?”

  凌郁霄想了想,轻轻吐出一口气,“两国交战,最需要的东西除了粮草以外,还有什么?”

  “还需要的……最好是对方的军队资料,比如人数,布阵,和各个地方的守卫等等。郁霄,你的意思是她在找这些?”

  “凝儿真是聪明。说得一点也没错。她就是在找这些东西。这些日子我从她话里根本找不到任何漏洞,但往往看似毫无破绽的东西越是让我怀疑。她是个受过严格训练的人,要不是我多留了个心眼,恐怕还真让她蒙蔽过去了。”

  H最W&新::章%节w/上☆酷n{匠网:

  乐思凝和浅江都松了一口气,浅江更是佩服乐思凝,她一直说所有的事情都在王爷的掌控之中,原来果真如此。

  凌郁霄让浅江先回去,在暗中监视一切。房中只剩下他和乐思凝,相互对望,眼里装满了对方。

  “郁霄,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祈心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凌郁霄笑笑,道:“你跟我在一起这么久,应该知道我是个对自己的东西极为自么自私的人,而且我有个习惯,书房里的任何东西都不准下人移动位置,可是就在醉酒的头一天,我发现我的抽屉被人动过,我一开始当然会想到是下人不小心撞到了,可是我细细一想,府中的人只有指定的一个丫环可以进入,一个女孩子得用多大的力气来撞桌子才能将抽屉里的东西弄乱。这时我又检查其他抽屉里的东西竟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我立刻就想到了这府中唯一的一个我们都不熟悉的人——祈心。”

  “原来是这样,也多亏了你细心。”

  “那你又是怎么发现祈心不对劲的?”

  乐思凝含笑道:“我们吵架的好几天以前,我有一天晚上回府很晚,在街上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黑影,开始并不在意,直到第二次又看见,我才小心的跟上去,当时黑影的方向正是回府的方向,离王府越近我就越担心,果然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个黑影居然从王府的后门进入。我当时很想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于是我马上回府,留意府中的每一个人,最后在祈心的房中,看到了一身是汗的祈心,我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想到我的救命恩人,竟然是个双面人。”

  乐思凝顿了顿,又道:“当天晚上我仔细回忆和祈心相遇以来的点点滴滴,确实像你所说的那样,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她不惜一切的救我,还将我送回王府,替三公主解毒,在我的眼里这该是个多么善良的女孩子,我对她有了完全的信任。所以,后来看到你跟她在书房里……,我实在是受不了。”

  “书房里的事,都不是真的。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凝儿,我要跟你说清楚,我跟祈心什么事也没有。”

  “孩子都有了,你就别解释了,反正我已经接爱了这个事实。”

  “你太武断了,好歹也要听我说完是怎么回事吧。那天晚上祈心给到书房给我送茶,我故意告诉她我心里闷想喝酒。她果然去拿酒了,而且还在酒里下了合欢药。她已经被我怀疑,所以这点小把戏怎么能瞒过我。后来我灌了她很多酒,见她醉了以后我把胃里的酒全吐了出来,吃了几个红辣椒解毒,果然,没过多久,祈心的合欢药发作了。我当然是天亮的时候才躺到床上去的,故意让人看到,我的目的只是想知道她最终的目的。”

  “好呀,我真是被你害苦了,以为你真是色迷心窍了,连我的恩人都要上。”

  凌郁霄单手一揽,将乐思凝扣在怀中。

  “我也是逼不得已才这么做的。凝儿,原谅我。”

  接收到他热烈的目光,乐思凝愣了。“我为什么要原谅你?要不是你我会成为全城人的笔话吗,也不至于躲回娘家。”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保证我对你绝对忠心不二,而且我很快就能带你离开这里,去过我们想要的生活。”

  “很快?”乐思凝惊了一下。“你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联合了各个大臣,明天就把收回齐贤王所有权力的奏折递上去,皇上知道其中的重要性,所以一定会当场准奏,到时候齐贤王一无所有还会被下降离开临城,这样一来大臣们当然就不会跟着一个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王爷。待朝中大局安宁,自然就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

  这样一来,乐思凝的计划不就落空了?

  “郁霄,你不怕自己前脚一走,皇上就恢复原来的样子,到时候东临或许是会更惨。”

  凌郁霄不说话,看了看乐思凝,“朝中大臣都在,我相信他们都是希望东临好的人,不会眼见着皇上做什么出格的事。”

  都这样了,她还能说什么?她突然有些后悔替他计划一切,他这个人不贪图权利富贵,只想带着她离开过平凡的日子,他千方百计的让她过上好日子,而她却千方百计的要把他推上权力的最高点。

  但是,她知道他这个计划不会成功的。

  还有一点让乐思凝想不通,既然祈心和凌郁霄是清白的,那祈心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她问凌郁霄,凌郁霄也摇头。最后她把原因归于蛊毒之上。不难猜出祈心懂蛊,那就她自然有办法让自己看起来有了怀孕的反应,又令大夫查不出虚假。

  想通这些事情以后,乐思凝突然很担心凌郁霄一个人在王府里,万一被祈心下了什么蛊毒,那该怎么办?

  天末亮,凌郁霄就离开了乐府,乐思凝目送他离开,好久都回不过神来。她还贪恋他的柔情,时光就已经飞逝,白天已经不是他们的风花雪月,只有晚上这一小段的时间是属于他们的。

  尽管这样,她也能满足了,至少他的心从来没有变过。她要做的,是替他一起分担所有事情,不让他一个人面对。

  她再次去到布坊,见到了裴辛,两人又做了进一步的计划,决定让凌郁霄进一步削弱齐贤王的势力,好为他们的拉拢打下基础。

  在乐家待得无所事事,她越来越担心凌郁霄,害怕自己不在的时候祈心会对他下蛊毒。思来想去,终于是熬不住了,收拾了东西回王府。可人还没有出门,就听到家丁来报,说凌郁霄生病了。吓得她东西也没拿,一口气跑回王府。

  她起先一直担心是不是祈心下了蛊毒,不过看到凌郁霄只是感冒而已,终于放心了。亲自在身边照顾他,他的药她亲自熬,他喝的水她亲自检查过,他要用的所有东西她都会亲自察看过,甚至她还吩咐下人不要让祈心进到他的院子,说他的病会传染给孕妇。

  天气变冷,原来已经入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