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史以来第一次,乐思凝和凌郁霄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吵架了。原因是乐思凝没喟口不想吃早餐,凌郁霄让她吃,她说不吃,凌郁霄再让她吃,语气已经明显不好,可倔强的乐思凝仍然不吃。

  于是就这样,两人的口气越来越冲,就这么吵了起来。

  “我们之间越来越沟通不了。我看我还是搬回娘家住段日子,我们双方也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

  乐思凝收拾了几件衣服,一个丫环也不带独自回了娘家。凌郁霄没有阻拦。

  回到娘家的乐思凝,没少被爹娘数落,说她当初要是肯听话嫁给向天逸,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样,有家住不下。

  乐思莹让玉米随身照顾妹妹的起居,她姐妹俩虽然又像从前一样,但早已同有了往日的无忧无虑。

  为了重拾快乐,乐思凝带着乐思莹和玉米到街上狂吃狂购狂玩,一整天下来累得半死,却也找回了些感情,至少在这一天里,大家都能放开了心。

  临城早已传开凌郁霄夫妻不和,因为新纳的妾祈心。不过乐思凝和凌郁霄都不是那种受别人言语摆布的人,随别人怎么说去吧。

  眼见着入冬,天气越来越冷,乐思凝一直无法入睡,硬是挨到三更也没法闭上眼睛。索性起床看月亮。

  风中传来几声咕咕咕的鸟叫,乐思凝怔了怔,匆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把窗子完全打开,片刻后一个人影窜进了屋中。

  来人站起身来,看向乐思凝拱手道:“见过王妃。”

  乐思凝小心谨慎的看看窗外,没有发现什么动静时把窗子关好。

  “浅江,怎么样了?”

  酷匠'网8永q?久!Z免费看小M(说

  浅江面色凝重,“属下刚刚发现,果然如王妃上次所见,她去了城北的破庙,放走了一只信鸽。”

  乐思凝神色紧张,向浅江伸出了手。一张纸条出现在手中,她打开一看,纸条上写着等待二字。她陷入沉思,想起在将军府时管家说边疆有异动的事。

  “王妃,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王爷?”

  乐思凝摇摇头,“王爷精得很,他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可是这实在委屈了王妃。”

  “委屈什么?我倒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撑控之中,之所以没有阻拦我回娘家,也正是为了保护我。好了,你把字条让信鸽送到目的地,然后帮我安排一下,是时候该去见一个人了。”

  临城里,多数是大官富豪的住地,经济自然也繁荣昌盛,人的生活水平也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这是乐思凝的评价。

  下午,他一个人离开乐府,去了城中的名酒坊。坊主见她是个女子,也不认识她,开始不让她进,她也不勉强,悄悄摸到后门,从院墙直爬了进去,还不一小心摔了一个大跟头。这一动静立刻引来酒坊的人。

  她爬起来,一边拍身上的灰一边慌称是来讨酒喝的,坊里的伙计丫环大眼瞪小眼,最后打算把她送官。

  她委屈的想哭,“不就讨口酒喝吗,至于送官?”

  “有你这么计讨酒的吗?爬围墙过来,你这纯属偷鸡摸狗。”

  伙计跟她争辩起来,最后一个大汉干脆命一坛子的酒过来,说要是她能一口气喝完,就不将她送官,还再送她一坛子酒带走。

  “有选择的余地吗?”乐思凝试图逃过这一坛子的酒。但是没有成功。大汉把酒盖打开,她皱巴的小脸一下子舒展,整个人的感观都被那一坛酒的香气吸走了。

  “能喝到轩然酒坊的酒,那是你的福气。别怪我欺负你是个女人,既然来啦,那当然得喝下这一坛,否则咱就去官府说个明白。”

  乐思凝真起了酒瘾,这么香醇的美酒不尝一尝,也太不起这一场穿越了。

  不过,她只喝了一小口,就再也喝不下去,这酒味是够香,可酒劲也够呛呀。再喝第二口,那都是被大伙逼得没法才喝的。

  第三口……算了,她认输。

  “实不相瞒,我今天是来找你们老板的,我这有一酿酒的秘方,我跟他合作,所以我其实是来找你们老板谈生意的。”

  “谈生意不走前门爬后院围墙,你真能作哈?”

  乐思凝只能干哈哈的苦笑,也同打算再解释什么。伙计们再次打算将她交官府时,人群外传来了咳嗽声。伙计们一回来,恭敬的喊了声老板。

  店老板是个高瘦的中年男人,站在那儿颇有几分威严,问大伙出了什么事,伙计忙指着乐思凝说有贼。

  “什么嘛,我是找你们老板谈生意的。”乐思凝心里骂了一百遍浅江,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地儿接头。

  “既然是谈生意的,自然就是贵客。这事交给我了。”店老板发了话,伙计们一窝峰散了。尔后,店老板把乐思凝带上楼,左拐右拐从另一个侧门离开酒坊,去了一家布坊,直接将人带进了一个宽敞的房间。

  乐思凝打量着这个房间,装饰品很少,看得出来这间屋子的主人很节俭。不过却弥漫着一股酒香,这味道特别好闻。

  正在她思索间,从里间走出一位男子,身着白色衣服,头发束起,面色红润,双眼像闪着金光一样,不过又带着几分柔情,看着他并不让人觉得难受。

  “裴辛见过王妃。”

  “裴大人免礼。我一落难王妃,你这是台举我了。”

  “岂敢。王妃大智慧,心怀天下,裴辛佩服。”

  两人客套几句,从裴辛的谈吐间,乐思凝能感觉到他是个正直,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找他也许真是找对人了。

  “裴大人,我今天找你,实则有很重要的事情。因为我信任你。”

  “谢王妃信任。王妃有任何吩咐只管道来,裴辛万死不迟。”

  “严重了。”乐思凝手一伸,表示不需要大礼,转而叹了一口气,片刻后才道:“裴大人对如今宫中之势如何分辩,又如何判断,再就是可有什么个人的想法?”

  裴辛似乎料到了什么,吲角露出淡笑。“王妃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对王妃,我裴辛苦早已佩服。既然王妃问起,那裴辛可就直言了,假若有何不妥的地方,还请王妃不要怪罪。”

  乐思凝微笑点头,神情自若。

  “宫中之势无非两股,一来是假寐的齐贤王,二来是拥护皇上的安宁王。此二人各怀雄才,旗鼓相当,齐贤的为人大家有目共睹,他广施仁义,招财纳贤,最终的目的就是称帝为王。而安宁王,此人为人真率,且忠心耿耿,但是,安宁王多少还是少了一份胆略。或许他是为了先皇的遗愿,又或许有什么别的原因。至于判断,这个问题还不如直接说结果。叵齐贤王成功称帝,那么东临国将会迎来一次重大的变革,于百姓而言,这绝对是有必要的。但这种变革也将会导至今后的垢病,依齐贤王的个性,东临在短暂的兴奋后,将会迎来往后很长一段日子的水深火热,更甚至可以说是东临的末日。”

  乐思凝没有立刻发表意见,而是看着裴辛的双眼,她似乎看到了东临的未来。而他比她看得更加清楚。

  她越来越觉得,裴辛是块金子,是时候发光了。

  “裴大人真是有远见,佩服!”乐思凝含笑,这话当然发是发自内心的。“正如你说所,齐贤王固然会给东临带来一时的兴盛,但我们要的是持续。所以,谈谈你对当今圣上这个人的看法。但说无妨,在我面前不必理会朝纲理常,只当老朋友喝茶聊天。”

  裴辛双眼一亮,看了乐思凝好一会儿,随后露出欣慰的神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