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霄,让祈心住下吧。”

  这是乐思凝挣扎了一个晚上的决定,当她发现自己没办法看着身体不适的祈心被送走,她终于心软了。

  救命之恩,让她无法狠心。纵然她恨这个老天爷,不光未经同意将她拐到这里,还安排了这样一庄糊涂的婚姻。她只能告诉自己,实在不行的话,也就是说当有一天自己受不了的时候,离开的还是自己。

  她不可能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份爱,一个家,一个男人。

  “凝儿,你怎么了?难道因为她身体不适你就心软了?”

  “那我能怎么样?”乐思凝说这句话的时候,向凌郁霄投增的眼光中的确有几分怨言,怨他自己不检点,任府中发生了书房的一幕。

  凌郁霄突然不吭声了,他已经狠到了乐思凝此刻心中的想法。他只怪他自己,为什么那天晚上会喝醉,还和祈心苟合了。

  “凝儿,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乐思凝不看他摇摇头,“我只是无法狠心的将一个身体不好的孕妇赶走。我把她当妹妹一样看,她左一声姐姐右一声姐姐,我真的狠不下心。”

  凌郁霄突然上前,但只一步便生生停住了脚,他重重叹了一口气,把心里的话压了下去。改口道:“我尊重你的决定。”他离开房间,再不回头。

  乐思凝吸了一口气,也感觉到了他们之间真的再也回不到从前。

  她再次后悔,自己真的不应该回来。假若当初远远的走了,游山玩水吃喝玩乐一辈子,那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做贱一样的回来,还以为自己能够再次得到凌郁霄整颗心,现下看来,一切都已经不是定数。

  祈心每天被人好生的侍候着,乐思凝每天都会去看她,但待的时间不长。她越来越喜欢往娘家跑,她发现现在的乐思莹早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贪玩的乐思莹。她问起她是否喜欢向天逸时,乐思莹的双眼亮了一下,但很快就黯淡下去,什么也不再有。

  “思凝,你和王爷怎么样了?”

  乐思凝嘴角扯起一抹笑容,淡淡道:“很好呀,郁霄对我很好。”

  明显,乐思莹发觉了妹妹眼里闪烁的光芒。不过她并没有将事情说破,而是轻轻抱着妹妹,以示安慰。

  姐妹俩有多久没有好好的坐在一起这样安安静静的聊过天了,这一个拥抱也将他们心中的秘密相互传递。

  再过两个月,乐思莹就要进宫了。乐思凝仍然不希望姐姐进宫为后,若是以前她一定会再找凌郁霄商量,可是现在,凌郁霄早出晚归,她们很少打照面,而她也不再想跟他谈这件事情。

  于是,她想到了另一个人。

  将军府的大门又冷清了许多,没有主人的将军府,大门都每日关着。她站在门口看了许久,才想起来向天逸已经离开临城好些日子了。现在,她连找个说话想主意的人都找不到了。

  P看正版,E章ow节#a上酷匠,☆网d。

  朝中的事她不想管,加上凌郁霄早已不告诉朝中发生的事情。她现在每日清闲得很,这么多的时间实在不知如何打发。

  她坐到将军府的大门台阶上,静静的想心事,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她不想走,不是因为舍不得这个地方,而是因为回去了不知道如何面对凌郁霄和祈心。

  秋天的太阳落得早,太阳一消失,整个大地的气温开始下降,她就这么一直坐着,天色渐渐的暗了,完全不顾及自己穿着单簿。

  半边月亮爬上来,她告诉自己不得不回去了。街上行人不多,都是赶路的和摆夜摊的,她穿过大街小巷,最后停在了小夜摊前,要了一碗饺子。吃完了饺子,又到隔壁摊上烤了几串羊肉,撑得实在吃不下时,才打包了好几串的羊肉串带回乐府,让门口的守卫把吃的交给乐思莹和玉米。

  回安宁王府的途中,她走得很慢,一方面吃得太饱,二来她越来越希望待在王府的时间不要那么多。反正在府里她是闲人,不生儿育女,不操心家事。

  拍拍肚子,她打了个长长的嗝。正要加快步子时,看到前方叉道的巷子里有个人黑色人影快速的走了过去,消失在巷子尽头。

  她整个人惊了一下,那个鬼鬼祟祟的人难道是小偷。她决定还是远离是非之地的好,拐过另一条巷子,准备走远路回王府。

  不过,就在她以为没事的时候,她又看到了一个那个黑色的人影,那个人影的速度很快,从她前面的那条街拐进了一条叉路。

  再次相遇,她不由得起了疑心,小心的跟了上去。

  回到王府时,凌郁霄还没有回来,她先去房间看到会儿祈心,见她额头冒着冷汗,担心的问她的身体情况,祈心含泪说这几日身体总觉得没力气,软软的,常常冒虚汗。她让下人去请大夫再过府检查,大夫检查后说祈心的胎儿仍未稳定,所以才会这种怪异的症状。

  乐思凝吩咐下人必须好生照料祈心,临走时握住祈心的说:“你怀的是王爷的第一个孩子,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也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跟我说,我一定尽力。”

  祈心流泪感谢,并称自己愧对于乐思凝。

  夜色越来越深,乐思凝回房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不过在凌郁霄回房的时候,她假意睡了过去,连凌郁霄叫她她也假装听不到。

  好几天两人的话都很少,她倒喜欢这种感觉,清静。

  又是新的一天到来,乐思凝起得晚,来到花厅时凌郁霄已经等在那儿,两人只是微笑打了声招呼,没有多余的话。吃至一半时,下人来报说祈心喟口不好,吃了就吐,人也很虚。

  凌郁霄破天荒头一次去看祈心。乐思凝坐在椅子上无法回过神,凌郁霄已经消失在大门口。

  他这是怎么了?

  筷子掉到桌子上,乐思凝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祈心躺在床上,身体上倒没有哪里疼痛,只是人比较虚弱,乐思凝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祈心,你现在正是孕早期的反应时期,出现呕吐、嗜睡都是正常的。不过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多吃一些,因为孩子需要很多的营养。”

  随后,乐思凝吩咐厨子们,祈心的饭食不能沾半点腥味,适合的加重口喂,并每日都有开喂汤。

  之后的几天,她发现凌郁霄上晚都会去看祈心,这个发现没有让她不安,反而给她决定离开而找了更充分的理由。没有她乐思凝,他还有祈心。

  她叹了一口气,心中松了一下。决定出门散散心,只不过这心散着散着就又来到了将军府。太阳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天空有些灰暗,她又一次坐到台阶上,细细的想心事。这一次,她想得最多的是向天逸。

  假如当时自己没有那喜欢上凌郁霄,那自己说不定会嫁给向天逸。向天逸虽然是齐贤王的人,但他的心中仍有正义。他帮齐贤王完全是因为不想看到东临的江山会毁在当今皇上的手里。

  这一次,将军府的管家出来邀请乐思凝到府中坐一坐,乐思凝推却了,问了问向天逸的情况,从管家口中知道边疆局势有些紧张,不免有些担心,不过她什么也没有说,随后离开。

  她和凌郁霄的关系越来越僵,但凌郁霄和祈心的关系却越来越暖。她心中不是滋味,不过依旧打算远离。

  她觉得,真要是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待在府里的必要将会越来越少,那么离自己离开的时候真的越来越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