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了,风大了,太阳也少了火辣辣的滋味。

  这天刚过午饭时间,安宁王府的门口就来了一辆马车,守卫见是自己府中的马车,赶紧上前侍假。车帘拉开,守卫惊了一下。

  “王妃?恭迎王妃回府。”

  乐思凝点头笑了笑,在凌郁霄的掺扶下下了马车。望着这个熟悉的地方,她心中的悲凉再次泛起,她无法想像到以后的日子,跟另一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尽管凌郁霄说过会将祈心安排到别处住着,但她这个妾的身份已经成了事实。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得到别人的高眼。

  王妃回府了!

  酷匠R8网)?首N发

  消失了两个多月的乐思凝终于出现在王府里,丫环家丁们统统围过来迎接,把整个厅里厅外都围攻了个水泄不通。

  “看来我的人气丝毫没有减少嘛!”乐思凝看了一眼凌郁霄后来到众人面前,微微含笑,大大方方的,颇有气质。“大家这些日子辛苦了,本王妃呢这两个多月在外面考察,也学了很多东西,改天有需要的话本王妃再给大家进讲。现在都忙去吧。对了,准备点饭菜,王爷饿了!”

  凌郁霄看了她一眼,含笑不语。

  乐思凝并不打算马上就见祈心,也没让人去传话给祈心。而是回房好好的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好好的打扮了一翻,才饿着肚子去花厅。为了欢迎她这个王妃回府,凌郁霄特意吩咐厨子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当乐思凝看到这一桌子的山珍海味时,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饿了吧?快坐下。”换了衣服的凌郁霄,显得清爽而帅气,牵过乐思凝的手让她挨着他坐下。

  “那还用说,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你可不知道,我得两个多月没吃过肉了。”

  乐思凝抄起筷子就要挟块肉,突然又硬生生停住了。脸色染上一层淡淡的暗。“把祈心叫过来一起吃吧。”

  “凝儿?”

  乐思凝笑笑,放下筷子道:“已经是一家人了,一起吃顿饭没什么。反正你也会安排她住到别处去,不是吗?”

  凌郁霄少了兴奋,叹了一口气点点头,随后吩咐下人去传祈心。

  气氛一下子诡异了不少,乐思凝没有看凌郁霄,站起身像初来这府中一样仔细的打量着。而凌郁霄,他似乎不理解乐思凝为什么让祈心同吃一桌,她只是一个妾而已。

  “凝儿,你才是王府正主儿,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妾而委屈自己。”

  乐思凝收了假装的兴致,来到凌郁霄身边。“在你的眼里,他的确只是一个妾,在这个府里她的身份只比下人好一个等级而已。可在我的眼里,她是一个女人,跟我一样的女人。况且,她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无论如何,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随你吧。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王府也是有规矩的,妾和正窒是不可同桌吃饭的,我是担心这以后你的美名传出去了,却给自己带来麻烦。”

  “你是担心祈心侍宠而娇,然后爬到我头上?”

  凌郁霄不说话了,看着门外不远处走来的祈心,碰了碰乐思凝的手。

  祈心来到花厅,双眼泪水朦胧,一看到乐思凝就跪了下去,哭哭啼啼叫了声姐姐。

  见祈心这般模样,乐思凝上前扶起她,“都怀了孩子的人了,别动不动就跪下去。你既然叫我一声姐姐,我当然也不会老拿过去的事情来怪你。好了,快别哭了。我今天刚回来,还饿着呢,可不想看你哭成这样。”

  祈心抓住乐思凝的手,再次祈求乐思凝原谅,乐思凝实在无法,淡淡一句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必提了摆平了祈心。凌郁霄始终不发一言,就算乐思凝让祈心坐在她身边,他只是淡淡的扫过一眼,便让乐思凝吃饭。

  乐思凝心中极为不爽,看看祈心,又看看凌郁霄,她想到了三妻四妾这句话,于是后悔,为什么要跟他回来过这样的日子?就算他会把祈心送走,可已成了事实的事情一辈子都不可能抹掉。她乐思凝真的会和另外一个女人共用一个男人。

  越来越没味口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也让她无法下咽。只好热情的给祈心挟菜,一顿饭下来,她自己也就只吃了几口而已。

  让乐思凝想不到的是,先离席的人居然是凌郁霄。祈心当场低下头,好似知道是因为自己才让凌郁霄头疼。乐思凝顾自叹了一口了,放下筷子,对祈心说头昏想睡觉,也跟着走了。

  偌大的花厅,只剩下祈心一个人。她抬起头看向大门口,凌郁霄和乐思凝相聚离开的地方,闭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时脸上已经少了那份愧疚。她一手在肚子上来回抚摸,一只手伸长认真的挟茶吃饭,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人。

  乐思凝追到书房,将大门关上后,来到凌郁霄身边。凌郁霄一直看着她,看着她慢慢的走向他。

  “凝儿,你知道吗,我特别希望你能狠狠的骂我一顿,骂我对你无情无义,骂我多情不专一,骂我是个混蛋,骂我是天底下最愚蠢的人。”

  乐思凝在凌郁霄对面站定,相隔着三步的距离,她轻轻一笑,上前一步伸手整理好他的衣服。

  “你是我最爱的人,在我的眼里心里,你都是最好的,没有瑕玼。我能体会到你此刻的感处,但是我希望你能看开一点,你是这王爷,是这个家的主人,你的言行就是王府的方向。如果你实在无法同时面对我们两个人,我想让祈心住到别处去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得此妻,夫复何求?

  将乐思凝紧紧的抱在怀里,凌郁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凝儿,我这就让人去收拾在兰亭的别院,兰亭离这有一天的路程,祈心走后我们才能快乐的在一起。”

  乐思凝微微拧眉,但也并没有说什么,同意了凌郁霄的决定。

  “对了,浅江呢?他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只是我也没有想他会爱上影儿,影儿这一走,他整个人都沉默了。不过你放心吧,浅江虽然沉默,但不至于想不开。”

  乐思凝点点头,拧着的眉头一直无法松开。

  丫环匆匆来报,说祈心在花厅用饭时突然肚子痛,下人已经将她送回房间。

  乐思凝和凌郁霄分开,相互看了一眼,凌郁霄吃惊的目光没有焦急,吩咐道:“我们知道了,你下去让人好好照顾她,顺便请个大夫来看看。”

  丫环走了,乐思凝却无法松一口气,反而觉得这口气缠在胸口越来越紧。

  她知道凌郁霄是不想面对祈心,又从下人的口中得知她在不府里的时候凌郁霄基本不见祈心,她的确看到了凌郁霄对自己的真心,所以他这样的处理祈心也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去看了祈心,大夫刚诊完脉,说是胎儿不稳,一定要静养下去,否则很有可能大人小孩子都出事。听了大夫的这些话,乐思凝犹豫了。在书房的时候她还说等祈心离开了,他就不会再这样难做人。可是现在,恐怕这个决定要腰折了。

  让祈心好好休息,她离开房间,不由得想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点点滴滴,关于祈心,她总觉得欠她太多。她救了自己的命,总是要拿些属于她的东西回去,当作她的报答。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要拿的是她的爱人。

  这是天意吗?

  等她的肚子越来越大,等她突显母性光环,等她生了他的孩子当了他的孩子的娘,到时候他们变成了一家三口,而自己就成了外人了。

  她怔了一下,停下脚步看天边落下去的太阳,刺得眼睛一阵生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