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旦放弃目标,就等于懈下重担,身轻如燕。就像乐思凝,她放任了那场婚姻,不再想要去挽留。

  她是个随命运的人,不愿意像个怨妇一样去争去抢。对于凌郁霄,她已经死心了。她不愿意跟别的女人去分享一个人,得不到全部,她宁愿什么也不要。

  她依然留在清心庵里,每日早晚课,闲时与其他的弟子们种种菜,做做饭什么的。清心庵的日子因此而充实了很多。她甚至想,干脆落发为尼,长伴清灯。

  山下尘事,她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打听。不过却在一次午饭时,听一位女弟子说安宁王府又办了喜事——安宁王纳了妾。

  那个妾除了祈心还能是谁。

  也罢,她不再做他的妻子,现在又是一个自由人了,从此国事家事都不归她管,也不需要她操心。

  不过,他却还欠她一纸休书。

  庵里的女弟子们纷纷在背后为她打抱不平,不过她并未站出来说过一句话。时间久了,她的淡定和平静渐渐的让女弟子们忘记了身份的差距。不过在她的眼里,她和他们从来都是同等的。

  晚上,她喜欢在睡着喝一杯蜂蜜水,淡淡的甜能让她安然入睡。不过今天晚上她却睡不着,披了外套来以院子坐在台阶上望着天。

  这是一个独院,是师太专门为她安排的。

  深秋的天,风已经冷了很多。夜空中星星也没有夏日那么明亮,倒是那轮明月,已经圆了。

  对啊,月圆了,十五了。

  “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

  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对着闪烁的星星眨了眨眼,又道:“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过生日,原来竟是这样的感觉,有点孤独,心里凉凉的,也空落落的。老天爷,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回家呢?”

  光在这悲伤是没有用的。她对着月亮咧了咧嘴,算是给自己安慰吧。

  “我决定了,我有两个选择,第一,永远留在这里,与佛祖在一起;第二,去流浪,吃遍天下,玩遍千山万水。”

  欢快的乐思凝越来越兴奋,竟唱起了歌。

  “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世变换,到头来输赢有何妨,日与月互消长,富与贵难久长,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眉间放一字宽,看一段人间风光,谁不是把悲喜在尝,海连天走不完,恩怨难计算,昨日非今日该忘。浪滔滔人渺渺青春鸟飞去了,纵然是千古风流浪里摇,风潇潇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爱恨的百般滋味随风摇。拈朵微笑的花……”

  唱着唱着,情不自禁的跳起了舞,动作虽然不标准,甚至有些妖魔乱舞的感觉,不过她还是很高兴,用这样的方式来给自己庆祝生日。

  跳得正欢时,突然听到两声咳嗽传来,她警惕的向四周看去,看到一个黑影从院门闪了出去。她大胆的追了上去,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那个黑影走得很快。

  她猜测这个人会是谁,却没有结果。

  在下山的路上,有一个人正在剧烈的咳嗽,扶着路边的石头,咳得身体直抖。

  半响过后,那人抬起头,正是凌郁霄无二。月光下他的面色煞白,显然因为是因为刚才的咳嗽而导致的。他缓了很久,呼吸才慢慢变得平稳。之后,虽然依然有些小咳。

  酷7:匠8R网永(久免费P看,#小说T…

  他后悔的是差点被她发现了。

  将近一个月以来,他每天晚上都会上山来看乐思凝。有时候坐在她房间的屋顶上,有时候藏在花丛里,有时候爬到大树上。他只要每晚看她一眼,才会觉得和她从来没有分开。只是最近这几日天气变化,他晚上守得太晚着了凉,竟患了这咳嗽。白天太忙,他连看大夫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忙到晚上,他又想多抽些时间来看她,所以就这以拖着。拖着拖着就咳成了这样,白天咳得头昏,晚上咳得睡不着。

  宫中的局势再起波折。这些日子皇上虽然听凌郁霄的话,认真对待朝中在事。但时间久了,他又恢复到了往日的习惯。上次从宫外带回来的女孩子们全部圈养在后宫之中,他每天晚上都要念叨一下。到现在,索性不听凌郁霄的话,每天晚上入后宫。

  对于皇上的贪图享乐,上凌郁霄极为失望。加上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一下加上气急攻心,竟咳起了血。

  浅江找了大夫,给凌服霄开了药,可是药太苦,他喝了两次实在喝不下,就再也喝不下。

  齐贤王经过上次一的削势,并没有像现实中地样沉敛,不过也用不着他出面说话,乐国涛等人正前前后后的为他打点一切。只待时机一到,他就立刻上位。

  朝中大臣们再次倒向乐国涛那一方,这种趋势让凌郁霄越来越吃力,他极力的辅助皇上,皇上却是这么的不明白朝中情况,再次的失望更让他想念乐思凝。她早就说过,皇上根本就是一滩烂泥扶不上墙。现在,他也越来越相信了。

  夜幕来临,他从一堆的奏折中站起身来,来到窗前看外面天,此刻夜风徐徐,月光淡淡,他在想清心庵里的乐思凝有没有睡下。

  今晚,他不打算再上山,他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不去看她,哪怕一个晚上。再次坐到书桌前,拿起奏折,却怎么也看不下去。

  片刻后,他离开书房。明显,他认输了。

  走得匆忙,连外衣也忘了拿,冷风吹到身上凉凉的,不过,却被他内心的温热覆盖。

  来到清心庵,他坐在院子外的树上,仔细看那间亮着灯的屋子。柔柔的黄色灯光此刻像一双温暖的手,抚慰了他孤独多日的心。多少个夜里,他只能这样站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的关注她,天知道他多想看近距离看她一眼,但他知道,娶了祈心后她更不可能会原谅他。

  青灯古佛,平心静气。可他多希望她能狠狠的痛骂他一顿,只要她能够原谅他。

  吱呀——房门打开,穿着素衣披着头发的乐思凝走出房间,像过去的夜里一样,她要出来看月亮,数星星。她向四周看看了,走到院中伸开双臂拥抱了大自然。

  似乎转眼之间,她在清心庵已经做了两个多月。

  看到乐思凝就站在院中的空地上,坐在树上的凌郁霄明显很激动,可是喉咙却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忍不住想咳。他用手帕紧紧的捂住嘴巴,不让咳嗽的声音传出去。好在这一次咳得并不厉害,当指缓过来目光看向乐思凝,人已经不见了。他心中一急,紧张的到处搜索,终于发现了。

  “凝儿?”

  看到躺在地上的乐思凝,凌郁霄吓了一跳,已经顾不上自己会不会暴露,立刻跳下大树,飞快的跑到乐思凝身边,抱起她焦急的呼唤她的句字。

  好端端的,她为什么会昏倒在地上?

  “凝儿,你怎么了,你别吓我。你醒醒,快醒醒。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凝儿?”

  “凝儿,你快醒过来,快醒过来,不要这样对我。……”

  “你怎么会突然昏倒,怎么会这样?凝儿,你不能有事,我命令马上醒过来,听话好不好,快醒醒醒,只要你能醒过来,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凝儿……”

  ……

  “我带你下山,我们去找全城最好的御医。”

  凌郁霄双眼含泪,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万分焦急,深怕乐思凝会离开他一样。他用力将乐思凝抱起来,却在这时,乐思凝突然睁开了双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