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凌郁霄回去以后,乐思凝就一直觉得不安,老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连每日的早课都不能安心。

  师太看了她一眼,看到她微皱眉头无法静心的样子,却也没说什么,闭上眼睛继续做早课。

  早课还没有结束,一个年纪尚小的女弟子进殿报告,说有人想见王妃。一时间,殿内所有的人都被王妃二字给震惊了。

  乐思凝松了一口气,终于知道自己的不安出于哪里。

  师太示意大安静,起身来到乐思凝身边,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道:“施主尘事未了,又如何能听见进佛祖的声音。施主非凡人,将来定有一番大作为,不如下山吧。”

  “师太。”乐思凝站起来,摇摇头,“时候未到。弟子此刻只想靠近佛祖,感受佛祖的思想。”

  “或是时候未到,但事情上门,施主还是解决吧。佛祖不会怪你的,去吧!”

  “多谢师太指点。”

  乐思凝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大殿。秋日的阳光少了烈性,照在身上倒觉得有些温柔的暖意,舒服了不少。

  她来到山门,目光落在门外跪在地上的人身上,目光立变。

  “祈心?你怎么来了?”

  “姐姐。”祈心热情的目光流露出欣喜和激动,跪行两步后道:“该死的祈心来给姐姐认错了,该死的诉心来请姐姐回府了,该死的祈心对天发誓,从姐姐回府那一刻起,会永远的离开临城,再也不进临城一步。求姐姐下山吧。”

  说到后面,祈心哭得肝肠寸断。

  说实话乐思凝动容了,想必再怎么铁石心肠的人见到此刻的祈心也会心疼。她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痛哭流涕,又悔痛的模样,乐思凝真希望这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她叹了一口气,将祈心扶起来,皱着眉头道:“我和王爷的事情我们自己处理,你别这样,那件事情不能全怪你。你没有必要发什么誓。”

  “那姐姐,你肯回府了是吗?”

  !更0q新4最(n快tc上酷匠网◇/

  乐思凝犹豫了,定定看着祈心。“该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回去。”

  “可是要到什么时候?”祈心秀眉一拧,目光期许。“姐姐的意思是永远都不会祈心是吗?是不是祈心死了才能解姐姐的心头之恨?”

  “祈心,你这是什么话?”乐思凝明显不悦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对你?发生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不应该的,而你却让它生了。我之所以不想怪你是因为你对我有救命之恩。其实我也想,当初我为什么不是直接被水淹死算了,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你若是心中的确有悔意,那就不要来逼我,等我自己想通的时候,我自己会回去。”

  “可是姐姐,我今天来就是做好了一切准备。只要你肯回府,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好不好?”

  乐思凝双眼一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到底要拿祈心怎么办?

  “你回去吧,我想要一个人静一段时间。”

  就这样,乐思凝虽然回了庵里,可祈心却一直跪在门外。她说姐姐什么时候下山,她就什么时候起来。

  中午的时候,她来到庵中小楼上,看到门口的祈心仍然跪着。她看了几眼,下楼回房。她原想睡个午觉,可是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的画面就是在书房里看到的那一幕,她不安下床,在庵里各个院落间散步。

  最后,她去到了师太的禅房中。

  她也想像师太那样能够静心养息,内心波澜不惊,镇定自若。可她也知道,她是个凡人,做不到师太的宽心大度。

  “施主眉头深锁,想必心中之事仍有不平。如此不妨告之于我,也好替施主分担。”

  “凡人俗事,不敢打扰师太。”

  “无妨!”

  “师太。”乐思凝吐出一口气,“都说可爱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是这个人却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若恨她便是恩将仇报,若说不恨,她又亲手捏碎了我努力经营的婚姻。弟子愚钝,连想一月而不知如何作解,还请师太指点。”

  师太点点头,慈眉善目中透着几分仙风道骨之气。“施主的善良,佛祖定会感受得到。至于施主该如何选择,这的确是一个难题。向来民间都是男子妻妾无数,想来施主定是想要感情专一,才会无法做出决定。”

  “正如师太所言,我与他的确真心相待。只因这件事情在我心中成了结,无法解开。”

  “佛说,放过别人,就是放过自己,施主要报恩可以换一种方式,何必非要将恩人留在身边。”

  “可我曾许诺于她,会照顾她,会给她找一户好人家嫁过去。我要若将她送走,她一人孤苦伶仃的,我又于心何忍。”

  “这便是可爱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可有想过王爷的感受?你将他的耻辱留在身边,于他何偿不是一种折磨。”

  “这……?”乐思凝愣了。她想起凌郁霄说过的话,他说不管怎么样,他不能娶她,他也不要娶她。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是那么坚定,那么真诚。

  师太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施主,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下山去面对吧。”

  “师太,真的要这样吗?”

  师太笑了笑,道:“命运是靠自己改变的,无论选择了什么样的一条路,都会有风雨,坎坷,困难,和险阻。施主,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放弃了你一直的梦想。为了东临,去吧。”

  梦想?东临?

  乐思凝惊了一下,看向师太,她感觉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已经被师太看穿看破了。若不是师太提醒,她差点就忘了。

  “受师太一言,弟子恍然大悟。多谢师太,弟子即刻下山。”

  眼前这一个困难,不足以动摇她心中的大理想。重新捡起了目标,确定了方向,她的心一下子就轻了很多很多。都怪自己被感情冲昏了头,险些误了大事。

  她对师太道了谢,转身要离开之际,进来一个女弟子,慌张的说跪在门前的女子昏倒了,现在已经将人抬到后院房间。

  乐思凝和师太一同跟着女弟了去了后院房间,刚刚赶到女大夫悟真师太正在检查,乐思凝不好打扰,只看着瘦弱的祈心皱起了眉头。看得出,祈心是真心悔过了。

  “师太,祈心怎么样了?”

  看到悟真师太检查完毕,乐思凝走上前追问。

  悟真师太施了礼,回道:“施主不必太担心,这位施主只是因为身体营养不良,加上已经怀孕,故而不适所引起的昏迷,以后只要注意营养和多多休息,半个月就能缓过来。”

  乐思凝只听到了怀孕,后面的话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师太追问悟真是否确诊,悟真点头后离开房间。师太看了看祈心,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本已经打算好了要下山的,要回去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可是现在,祈心怀孕了,怀了凌郁霄的孩子。乐思凝傻了,痛了,更加绝望了。她还苦心为他算计江山干嘛?再过九个月,他和祈心的孩子就会出生,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和和亲亲,快快乐乐,那她不就成了多余的人吗?

  他可曾知道,她也想给他生孩子,只不过时逢宫乱,她不得不把生孩子的事情推后。却不想,祈心竟然就这样怀了他的孩子。

  闭上眼睛,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她笑自己太傻。他明明不想要江山,不想做天下霸主,她却在暗中牵挂着这事。这才叫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她决定了,她也不想去追究到底是谁的错。

  “师太,派人去安宁王府,实话告诉王爷。并让王爷派人来将祈心接下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