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思莹入宫为后的事情再一次被拿到台面上说事。不过乐国涛却不是很赞同了。他的一个女儿因为政治斗争已经失踪了,他无论如何不希望另一个女儿也要卷入其中。

  但是,圣旨之下,无人敢抗拒。他在计算如果齐贤王起事,那乐思莹就不需要进宫了。

  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皇家大婚当然要提前准备。皇上很快派人到乐家给乐思莹量身,准备缝制皇后服装,乐国涛表面上也只能迎合。

  整整一个月,没有找到乐思凝。

  安静的清晨,清心庵在一片簿雾中朦胧若现,染上了几分神秘。

  乐思凝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素颜布衣的她在跟在女师父身后们一起做早课,她已经坚持了一个月。

  每日诚心祈福,她内心平静,思想也净化了很多,想开了很多事。

  做完早课,师太单独留下她,仔仔细细的打量她一会儿,点点头笑道:“施主来庵中已有一月之久,不知施主在思想上可有变化?”

  乐思凝面带微笑,恭敬的回答师太的话。“弟子一心向善,祈求佛祖点化人生迷津,经过一月思考,心中已顿悟许多。”

  酷K匠q√网BC唯一+-正版i,其&他◎,都K是》盗/版l

  “一心向善正是我佛之根本。施主如此真诚,相信假以时日,定会彻底顿悟。”

  “谢师太指点!”

  “施主客气了。”师太走到乐思凝身边,面慈心善的样子传递着一种安然的信息。“看施主面相富贵,资质不俗,相必身份不凡。听说最近有人正在寻找一女子,想来定是施主不二。听我一句劝,世上没有化不开的矛盾,莫要等到真正失去了才想要回头。”

  乐思凝却是不否定,“师太慧眼,弟子自知不如。但弟子相信,时间能够证明一切。所有阴谋诡计在时间面前都会无所遁行。我想,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让娇魔鬼怪化为原形。”

  师太含笑,连连点头。“施主聪明机智,我拙见了。我相信王爷定能理解王妃的一翻苦心。”

  身份被揭穿了,乐思凝苦笑一声。

  “什么事情都瞒不了师太的眼睛。弟子只是想找个清净之地,无心冒犯,还请师太原谅。”

  “好说。在庵中,王妃只是一名施主而已。不过,施主若是一个人撑得累了,不妨回头一看。”师太说完话,轻轻一笑,自己往里间走了。

  乐思凝没有反应过来,对师太道了声谢,轻轻叹了一口气。面色上倒依旧是柔和,只是听到王爷王妃的字眼时,心中难免激起一些波澜。

  她抬头看佛祖,双手合十,恭敬的弯腰拜了下去。

  再抬头时,面前多了一个阴影。她下意识回头看去,这一刻,仿佛时间定格了。

  师太说,若是一个人撑得累了,不妨回头看一看。原来,师傅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

  时隔一月,再次相见,伊人黄花瘦。相隔的距离,仿佛时光交错,目光中的相思相念,穿透层层时光,最后相融于中央。

  惊喜,悲凉,相守,相望。原来,他们都是彼此渴望。只是耐何世事难料,波折不断,考验着他们之间的爱情。

  “你怎么来了?”乐思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狠心的收回目光。就算参佛数日,她依旧忘不了他和祈心在一起的那一幕。

  若不是太过失望,又怎么会挥之不去!

  凌郁霄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走近乐思凝。他要穿破那时光的隔阂,离她更近一些。他始终坚信,没有任何理由任何事物能够将他们分开。

  乐思凝再次抬头,看着已经走到身边的人,他瘦了。眼窝微陷,黑眼圈一层又一层,还有那又尖了些的下巴上青黑的胡渣,他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很差。

  “这里是佛祖圣地,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你还是早点下山吧。”她侧过身子,从他的身边绕了过去。

  凌郁霄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跟了出去。

  “你以为逃避就能解决问题吗?”

  乐思凝头也不回的向前走,“谁告诉你我是在逃避。我只是想找一处清净之地,祈求佛祖去除我的贪念而已。”

  “你是想把我忘掉吗?你真的这么狠心,仅仅因为一次错误,要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凌郁霄激动的大步上前,拦在乐思凝面前。

  乐思凝凝视着他,淡定的开口,“十八层地狱不归我管。”

  “我不要你这么冷漠。凝儿,你……”

  “把手放开。这里是干净的地方,容不得你无礼。”

  “我才不管这些,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今天一定要带你回去。”

  “你太自信了。”乐思凝苦笑,却怎么也挣脱不掉他的手。无奈道:“也罢,我想我们是时候好好的谈一谈了。”

  她低头吐出一口气,平静的拿开凌郁霄的手,带他走出清心庵,在山道上的亭子里坐下。

  山风吹来,带着干爽的气息,还有树上飘黄的叶子,原来秋天已经来了。乐思凝记得,她来到这里的时候,是去年夏天,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从一个现代人学会了做一个古代人。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时间也可以证明很多。比如凌郁霄。一个月的时候,他变了,这些改变也恰恰证明了他的心里是她有的。

  “凝儿,到度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去做。你告诉我。”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了。我当时就告诉过你,我的眼里容不得一粒尘埃,在我不能将对方弄消失的结果后,我只能让自己消失。”

  “这对我不公平。就算我千错万错,你也不能在我的世界里横行霸道,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们是夫妻,只要我们共同面对,我们一起想办法,一定能够找到解决的方法。”

  “那你的意思是,你再娶一个,甚至以后也可以娶第三个第四个,和大多数的男人那样,妻妾成群,会享齐人之福?而我,忍气吞声?默认苟同?”

  “你非是扭曲事实才肯罢休吗?”因为被一直误会又没有机会解释,凌郁霄显得越来越激动。“我找了你一个月,整日思你念你为你担忧为你茶饭不思,你还想让我怎么样?我也已经亲自上门来请你了,你的气还不能消吗?”

  把她当什么呢?乐思凝心中燃起了怒火,就算已经被他的诚意感动,她也不会跟他下山。

  “多谢安宁王屈尊上山,小女子感激不尽。但是……”她认真看他,眼里明显不领情。“我乐思凝不是你的物品,任你想取就拿。我是个人,我有我自己的思想和尊严。你还是下山吧,别让人乘你上山的时候夺了小皇帝的位置。”

  她转身回庵,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任他在身后喊她却是脚步越来越快。只是那双垂下眼帘的眼神里,与之前截然不同。

  凌郁霄黑着脸,怒火多于柔情。他是万万没有想到乐思凝的态度这么坚决,连一句软话都不说。看着那个挺真的脊背,那有力的步伐,让他心中更加凄凉。

  所有的道歉都无法弥补犯下的错误。他不得不承认乐思凝的心狠,也不得不承认她不是一般的女子。她自信,独立,更是坚强到让人无法想像。

  也同样,他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他独自站在原地想了很久,渐渐的也从愤怒中清醒过来。他告诉自己不该生她的气,想想她受的委屈和伤害,他受这点冷落又算得了什么呢?只是让他一直不明白的是,时间过了一个月,她为什么还是不能接受三妻四妾的礼俗?她就像来自另一个不同国度一样,凡事都要求专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