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儿,我……”凌郁霄惊慌失措的看着乐思凝越流越多的眼泪。想要替她擦干净,却又不知该怎么做。

  “我不要你同情可怜我,或者因怜而爱。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在我知道你仍然把我当成一个‘人质’的时候,我已经说服了我自己,今后所有面临的困难我自己扛,自己撑。在我的心里,永远是过去那个美好的凌郁霄。从你和祈心在一起的那一刻开始,我已经认命了。”

  “不,你不是认命的人,你不是?”他心疼的再次去握住她的手,却发现她的手那么冰冷。“我错了凝儿,我不该把你对我的好当成人质,我混蛋。凝儿,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好不好,我就在你面前,任你打任你骂。好不好凝儿?”

  “打你骂你就能让时光倒流吗?你敢说你对祈心真的没有一点儿的好感吗?”

  “没有,绝对没有。我对祈心完全是当作妹妹来看。因为她是你的救命恩人,我感谢她都还不来及,又怎么会对她有什么非份之想呢。凝你,你相信我吗?”

  乐思凝苦笑一声,自己擦掉满脸的泪水。

  “我妈常说,我哭的时候最难看。我奶奶也说,我只有笑的时候才最漂亮。所以我决定,以后我不会再哭了。”

  她抽出手,转谢要走。却被凌郁霄从身后抱住。

  “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就算我有千错万错,可你是我的妻子,是我凌郁霄今生今世唯一爱的女人,我就算说了那些混蛋话也是因为我太爱你而气昏了头。那都不是我的本意。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不短了,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我对你的真心吗?凝儿,我求你了,别这样折磨我们好吗?”

  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越说越动情,眼泪流到了她的发丝里。

  乐思凝的内心已经翻起了动情的浪花。她没想到凌郁霄也有这么感性的时候,忆起过往,他待她的确很好很好,可她就是气不过他到现在还在说他们的婚姻只是交易。

  他用一句话否定她幻想的一切,无情的将她刺伤。他又何曾考虑过她的感受?

  “你现在这样就能让我对你改观吗?你前一句交易后一句在乎,凌郁霄,你当我是傻瓜吗?你还想让我怎么相信你?你和祈心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我现在是全城人的笑话。我走到哪里都能收到别人同情的双眼,我受不了。我现在连门不敢出。我不期望你能了解我的感受,我只希望你能正视现在的问题,你打算拿祈心怎么办?”

  这个问题凌郁霄没有考虑过,此刻一提起来,他愣住了。

  是啊,祈心的清白已经给了他,如果他不娶她,她的后半辈子处是毁了。

  可是他没有忘记他答应过乐思凝,他这一辈子只娶她一个女人,只要她一个女人。

  “凝儿,不要逼我。”

  “不是我逼你。”她转过身,看他一脸泪水,摇头说不的样子。“我没想过要逼你,更不可能会逼你。逼你的是你自己。是你自己选择了这条路。”

  “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娶她,我也不要娶她。”

  “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吗?一个没有清白的人,外面的人怎么看她?只要他们一人一泡口水,她就得淹死。别再扮演专一了好吗?自己种的果,打掉牙也要吞下去。”

  “那你呢?”在乐思凝又要走的时候,凌郁霄再次抓住她的手。“如果娶她,这是你认为最好的结果。那好,我听你的。可是,你不能离开我。”

  她突然哼笑一声,回头看凌郁霄。那凄苦的笑声中,是无尽的落寂和哀伤。

  “我跟你说过,我的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当你和祈心在一起的时候,就注定了我们缘份已尽。我们之间差的只是一纸休书。你什么时候写好了派人送到乐府即可,至于我,你不必再放一丝一毫的心思。”

  如此狠决的话,将凌郁霄最后的一点希望击得粉碎。他完全想不到乐思凝已经有了要离开他的想法。不,是决定。她不愿意责怪或赶走她的救命恩人,也不忍心让他被别人指责不负责任。所以,她宁愿自己离开王府,维持他的英名。

  正确的说,是她放弃了他。

  这对他来说,是这一辈子都没有受过痛,于他而言,乐思凝真的好狠的心,就这样放弃了他。

  而且,她说到做到。第二日,就收拾了简单的东西离开王府。临走前她还交待丫环们要好好的照顾祈心。

  她走的时候,府里的人都还没有醒。

  最新"p章X节上@酷◇匠网

  她没有回乐家,打转出城去了清心庵,递了香油钱,便在庵里住下了。她想要与佛祖靠离得近一点,因为佛祖在天上,这样她就觉得离老天像更近一些。

  她不再追问老天爷为什么要安排这样狗血的经历给她,既然给她穿越,就说明她的缘份在这个时代,现在,或许不是有结果的时候。

  她劝自己,安下心来吧。诚心向佛,暂留一片净土,慢慢的会想开的。

  闭上眼,双手合十,面向宽宏仁慈的佛祖,诚心的祷告,一心向善。

  安宁王府。

  当得知乐思凝已经离开王府时,凌郁霄几乎要疯了。他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乐思凝不要他了。他从来不成渴望被人在乎,被人记住,当失去之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心如此脆弱。

  她说她的眼里容不下一粒尘埃,他终于理解这句话的深意,原来是有祈心就没有她。而这似乎也是她唯一的选择。因为她始终对祈心感恩。

  他怪她,感恩固然重要,但不能因此而将他放弃。

  他首先想到她会不会回了乐府,因为她昨天晚上说过,等他写好休书直接送到乐府。不过,他不会写休书的,她是他的妻子,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脱离得了他,他也不允许她逃离。

  只不过,当他来到乐家时,乐思莹告诉他,乐思凝根本没有回来过。他失望的离开,觉得这一切乐思凝不像是在玩了。她就像死了心一样要离开他。

  浅江带人满城搜索,一天下来将城翻了个遍,就是找不到半点信息。

  凌郁霄不认输,也不相信乐思凝那么大的能耐跑得那么快。命令浅江带人往城外搜,每一条路的方向都要追下去,不放过任何一个村庄小镇。

  他誓必要将她找回来。

  当祈心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天,丫环们听了乐思凝的吩咐,对她照顾得挺好的,也没告诉她乐思凝已经走了。祈心休息了两天,人已经缓了过来,问起丫环们王爷和王爷怎么样了,丫环们忍不住告诉她王妃走了,王爷找了王妃三天,愣是一点音讯也没有。

  祈心再次懊悔,差点又要昏过去。

  凌郁霄煎熬了三天,对他来说就像过了三年那么漫长。他越发看到了乐思凝的决然,她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惩罚他犯下的错误。他不再见祈心,也吩咐了下人不准祈心进到他的院子。

  思念与悔恨并存,折磨着他的身心。

  浅江一次次的回来,带来的消息都让他失望,他一次次的期盼都落空了。

  她走了!

  他不得不承认,从事发后她冷漠的表情,和他不怒不闹的表现来看,恰证明明了她是个狠心的人,对她自己。她口口声声的说爱他,最后还是舍得弃他而去。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她如此的与众不同,如此的需要感情专一,与这个时代女性有着天壤之别。

  不过,这也恰好解释了她足智多谋,勇敢果断,运筹帷幄的特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