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一天,乐思凝不觉得饿。不过她不会亏待自己的身体。她知道自己的身体需要营养来维持。她不能倒下去,在任何人的面前都不能。

  得到消息的凌郁霄的匆匆忙忙从外面赶回来,累得满头大汗,结果一进花厅,看到正安然吃饭的乐思凝。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安安静静的吃饭。就像她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人打扰一样。

  “凌儿……”凌郁霄走到乐思凝身边,拉过凳子坐下,但她依然不理他。脸色淡淡偏白,目光中任何怨恨都没有。

  乐思凝不是不知道凌郁霄有一肚子的解释要说。可是她不想听。因为再多的解释也掩饰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而且是自己亲眼所见。

  凌郁霄急了,抓紧她挟菜的手。“凝儿,你听我解释几句好不好?你这样折磨我,我会受不了的。”

  乐思凝被迫放下碗,使劲的从他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放下筷子,安安静静的拿起手帕擦拭嘴边的污迹。

  “你可能根本就不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现在告诉你,我是个眼里装不得一粒尘埃的女人。”她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转头看向他,“你知道吗,我现在特别能体会向天逸当初的感受。在知道自己的爱的人选挨别人时,那种下油锅般的痛苦,炸得整个人都要废掉了一样。不过,我比她能想得开,我不会去寻死觅活,作贱自己。我相信,老天爷安排的逆境自然有它的道理。而我要做的,是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好好的过日子。”

  /最新5:章X}节50上P酷U#匠}网(M

  她一直在说‘我’,本意里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

  凌郁霄不是傻子,怎会听不出她话语里的决绝和冷漠。她看起来像是一点事儿也没有,可心里,她早已痛得要崩溃。

  “凝儿,你这么说的意思是,你不要我了吗?”

  乐思凝一声苦笑,柔柔的扬起嘴角,很快又消失。“你贵为王爷,怎么可能存在别人要不要你?”

  凌郁霄凉了一口气,松开手。眉眼间的失落一瞬间像沉进水里了一样,带上无尽的朦胧。他说,凝儿,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昨晚真的是喝多了酒,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这样的解释不是乐思凝想听的想要的。

  “凌郁霄,已经发生的事情你我都不可能再改变。这府里的人也亲眼见证。我现在只希望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影响了我的名誉和王府的声望。至于要怎么处理,你自己决定。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祈心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承诺过她会视她如亲妹妹,并且给她一个稳定的生活。所以在你做处理的时候,不要让我成为一个……更大的笑话。乐家丢不起。”

  她站起身,叹了一口气,离开花厅。哪知在门口,看到跪在院子里的祈心,满脸的泪水,正哭得伤心。

  她停驻脚步,看着灰色天空下哭得全身颤抖的女孩。曾经,她多么心疼这个女孩,觉得她是这世界上最干净,最善良,最温柔的女孩。不过现在,她已经无法做出评价。

  “姐姐,我错了,我不该陪王爷喝酒,还喝得不省人事。姐姐,你吧我吧,打我也行,只要我不生气,只要你原谅我。”

  乐思凝走过去,将祈心扶了起来,再无往日的疼惜。

  “一切结果必有原因。你是我带进府里的。我也有责任。”她双手交握置于腹部,平静的看着祈心。

  “姐姐,你肯原谅我了是吗?”

  此刻的祈心,让乐思凝不知如何决定,祈心的眼睛如同在海装的全是后悔。她能做的,只有冷静,再处理。

  祈心摇摇头,哭得更伤心。“是我对不起姐姐,我不知礼仪羞耻,我自己丢了清白不说,还破坏了姐姐和王爷的感情。我该死,我该死。”

  祈心哭得过越发天昏地暗,还嚷着现在就要离开乐府,再也不会出现在临城。乐思凝心中虽然有很多委屈和恨,但却拦住了祈心,她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就算她的恩人偷了他的男人,她也不能把全部责任都怪到祈心一个人身上。其实,他怪得最多的是凌郁霄。都说男人酒后乱,性,没想到凌郁霄也不例外。

  若非凌郁霄留祈心陪他喝酒,就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现在,她成了全城的笑话。

  更可气的是,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可为什么祈心哭成这样,反过来要她安慰。而凌郁霄,他我次要求她能听他好好的说说事情,她只能躲在房里,不愿面对他们。

  她一夜未合眼,也根本毫无睡意。只觉得胸口很闷,透不过气。

  祈心,凌郁霄。她要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情。

  临城,早已传开安宁王府的事情。乐思凝成了最大的笑话。不过大多事人是同情乐思凝的,纷纷说祈心恩将仇报。好心收留她,她反而乘机勾,引王爷。

  芸芸,祈心再也受不了府里丫环们的白眼。虽然乐思凝没有骂她打她,或得恨她。但她已经没脸待下去。穿上她来时的那套衣服,不拿王府一分一毫。

  临走前,她跪在乐思凝的房门外,痛悔道:“姐姐,你待我一片真心,给我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还为我张罗婚姻。是我不知好歹,是我不知羞耻。祈心给你瞌头谢罪了。”

  一连瞌了三个响头,祈心的额头已经湛出了血。

  “姐姐,我即刻离开。我发誓,从此不再见姐姐和王爷,也不再踏进临城半步。若违背誓言,甘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她挣扎站起来,几日来的忍痛委屈,已经让她吃不消了。一站起来就觉得眼前一片灰暗。眼看就要昏倒了。但她强咬着牙撑下去,转身迈步,却在几步之后整个人昏倒到地上。

  乐思凝刚好打开门,看到祈心昏过去,于心不忍。

  她命人将祈心抬回房间,给她检查一翻,发现她身子虚弱得很,断定这几日因为伤心过度,粒米未进导致的。她即刻吩咐下人去煮些吃的。

  这个时候,她觉得事情已经没有办法解决了。

  凌郁霄这几日也一直在忏悔,千方百计的讨好她。并再三解释那件事情并非在清醒之下做出来的。她依旧不怒不喜,也不发表意见。她知道,这件事是根本没有办法来处理的。

  “凝儿,你直说吧,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

  乐思凝慢慢的将一块豆腐放进嘴里,细细的咀嚼。

  “你明明知道,我没有办法处理这件事情,又何必一直纠缠这个问题呢?先坐下吃饭吧。”

  “凝儿。”凌郁霄激动的坐到乐思凝身边,握住她的手。“这不是你该有反应。你……”

  “那我该有什么样的反应?骂?打?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凌郁霄懵了,他觉得这样的乐思凝离他好遥远。

  “凌郁霄,你口口声声的说过,我们的婚姻只是一个交易。既然只是一个交易,你在乎这么多干什么?反正得了便宜的人是你,我受不受委屈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方才想起,他们争吵的时候,他的确说过他们的婚姻只是交易,不存在真正的爱情。

  “凌郁霄,我不否定我爱你,我整颗心都给你和这个王府。我也不会后悔我就这么不顾一切的去爱你这个人。可是我希望你能明白。不管我有多爱你,不管你要怎么对我,我都是还有我自己的尊严。我不会因为这一件事情而放弃我努力的一切,当然,我也不会对祈心如何如何。而对你,我唯一能做的是拼命拼命的安慰我自己不要去想那么多,不要因为这一件事情就否定你的好。”

  乐思凝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