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乐思凝和凌郁霄发生了实质性的争吵。

  第一次,凌郁霄一夜没有回房。

  乐思凝一夜没有睡好。她想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自从祈心出现后,她和凌郁霄的感情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开始她不觉得是因为祈心,可今天看到他们一起说说笑笑,看到他欣然接受祈心的糕点和花茶,这两样东西,祈心都没有跟她分享过。这也不难猜出,祈心喜欢上了他。而他,他不拒绝也不客气,难道不是证明了他并不排斥祈心对他好。一个男人若习惯了一个女人对他的好,就会成为一习惯,等习惯了就会上瘾,到时候想戒都戒不掉。

  她吃醋了,是的,她就是害怕他会接受祈心。

  她可以用富裕的生活来报答祈心的救命之恩,可她做不到用自己最爱的男人分出一半的爱,这种报答方式她做不到。

  可他,他不明白她心中的担忧。所以争吵。也怪她自己没有把这些担忧说出口。

  活该自己伤心,活该!

  一直到早上,她才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意识里像是出现了一只妖魔鬼怪,正在靠近她想要吞噬她。她想动,可四肢像是被什么东西定在床上一样,想喊救命,可张着嘴又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意识里只能挣扎,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

  这种感觉太难受,就像临死前的无可奈何一样。

  不过,门口的丫环将她叫醒了。她醒过来时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可是,为什么跑进房间的丫环,脸色那么难看。

  “王妃,不好啦!”

  乐思凝拍拍昏痛的头,皱眉道:“除非天蹋下来了,否则不要打扰我休息。”

  “可是,可是天已经蹋下来啦。祈心小姐,她……”

  “祈心怎么了?”

  “是王爷,王爷他……,哎呀,是是,是他们两个,那什么……”

  “冷静,冷静,好好的把话说完。”乐思凝跳下床,站在丫环面前努力的保持平静。

  丫头叹了一声,拉着乐思凝离开房,匆匆忙忙去往书房。

  当乐思凝打开书房门时,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她最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她最最不愿去想像的事情此刻就在眼前。

  “王妃。”丫环扶住要昏倒下去的主子,担忧的看着这一切。

  心口莫名的撕裂了一般,极度的痛立刻麻木了身体。乐思凝努力的昂着头,努力的撑着不要倒下去,让丫环去把床上拥抱在一起仍未醒来的人叫醒。

  屋子里浓浓的酒味刺激着鼻子,乐思凝默默的站在原地。待丫环上前将人叫醒。凌郁霄先醒过来,睁开朦胧的双眼,伸手挡开刺目的阳光。从眼缝中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乐思凝。

  他掀开被子下床,却露出了裸着身子的祈心。这一刻乐思凝咬紧了牙。

  更新》最q快k》上酷@匠网H

  不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祈心只感觉背后一片凉,惊醒过来,浑浑顿顿的发出梦呓一般的声音,把刚下床的凌郁霄吓了一跳。在他回过头的时候,刚好看到爬起来的祈心,她没穿上衣,上衣一鉴无余。

  啊——同样衣衫不整的凌郁霄直接吓得摔到地上。祈心像是感觉到什么,摸着疼痛的头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眼前的人,瞬间反应过来,抓起被子盖过身子,无辜寻问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谁也给不了她答案。

  “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祈心……凝儿……?”凌郁霄转头看门口仿若石雕的乐思凝,万分懊悔。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这里?我怎么会这里?为什么?……”祈心双手紧紧的揪着被子,趴在腿上痛哭。

  凌郁霄从地上站起来,来到乐思凝面前,嘴张了老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从乐思凝震惊绝望的目光中,他知道此时此刻做任何解释都没有用了。

  乐思凝退后一步,目光从凌服霄的脸上移开,双眼一闭泪水连连。

  “王妃,您撑着点。”丫环扶着她,焦急的安慰。

  乐思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掉了凌郁霄伸过来的手。

  “凝儿,你别……”

  乐思凝没有说话,只是抬起眼皮瞪着凌郁霄,绝望的目光冷如寒冰。只肖这一个表情,就硬生生的将凌郁霄的话截断。

  她已经亲眼看到了一切,已经没有必要再留下来了。她推开丫环,挺直了脊背,大步离开书房。所有对未来美好的幻想此刻竟是那样的讽刺,她一直拼命的努力和他创造未来,结果他给了她这样的回报。她宁愿背负着交晚婚姻的名头全心全意的想要改变他们之间的利用,让爱变得真实而具有人生意义。只是到头来,一个女人的出现,就轻而易举的将她所有的付出和努力打败。

  她的救命恩人,她打心眼里喜欢疼爱的妹妹,和他最爱的男人,他倾注了整颗心的丈夫。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她。

  幻灭了!

  她离开王府,一路奔跑去了后山的湖边,一头扎进湖里,久久的才浮出水面,拼命的拍打着水花,放声大哭。

  她恨老天爷,努力了那以久,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很好,至少足以让凌郁霄相信她的真心,因此而对她呵所倍至,和给她更多的疼爱和包容。而事实上,他最近的表现正是这样的,他说过他爱她,他说过他要一辈子和她在一起。他还说过,他不能没有她。

  筋疲力尽的时候,她坐到湖边,让自己的半个身子泡在水里,头上仍在滴水,脸上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湖水,全流到下巴尖上,大颗大颗的往下滴。

  她凝望着这片湖水,记忆里出现了一个画面,那是几个月前,向天逸因为被她要嫁给凌郁霄而伤心致极,想要走进湖里一死了之。是她拼命的将他拖到岸上,安慰他宽解他,才终于让那个伤心致死的男人振作起来。

  而今,谁来宽慰她?

  来到这个世界后,她有玉米,有三姐,在乐府的时候她经常外出替人看病,闲着的时候和三姐斗鸡斗嘴,要么带上玉米三人出门狂吃海喝,那样的日子无忧无虑,也不孤单。

  可现在的自己,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满以为是老天爷有意安排了一场穿越,目的就是担起一些事,改变一些事。但到最后,自己的路却是越走越绝境。满以为努力就可以收获美满的婚姻,没想到这只是梦的开始,现实并不是这样的美好。

  她苦笑一声,现在特别能体会当时向天逸的感受,他被他最爱的女人伤害,仿若心死。此刻她被最爱的丈夫背叛,正是那种心灵绝望的感觉。她开始觉得是自己太理想化了,梦幻中营造出来的美好其实与现帝截然相反。

  是自己太天真了。

  她就这么一直坐在水里,太阳奉拼命的往上爬,当太阳当空照后,又不舍的往西边下沉。天空中风云变幻,地上却唯有她一人。

  当太阳剩下最后一道红光时,她站了起来,凝望着天边那血色残云,深深的吸气,吐气,如此反复十来次,她才转身离开。

  她没有从王府的大门进去,而是走了后门直接回房,看到府里下人都不在,她能猜到他们应该是都出去找她了。她懒得过在意这些,径真回房换衣,梳洗。将自己打扮好后,对着镜子试图笑一笑,不过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实在也不好处理。一个是救命恩人,她承诺过会照顾她的下半辈子,所以她不能将她赶走。她也不能把责任全怪到凌郁霄的身上,因为他们的苟合是因为酒,因为醉酒而发生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