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思凝说:“公主,所有发生的事情已经不可能改变。你现在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害你的人已经得到了应有惩罚,你的仇也已经报了。如果你现在知道了真相,又回到另一种痛苦中,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影儿,还有千辛万苦替你找解药的我和祈心。”

  uR酷匠R)网☆永“D久K#免.-费m@看小;说

  “可他们说,我发疯的时候,我说齐贤王,他占了我的清白。”

  “可事实上并没有。不对吗?”

  三公主好像明白乐思凝想说说什么了,她应该是想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凭别人怎么说都不是事实。

  “可是我受不了这宫里的人总是用异样的眼光来看我。”

  “那是因为你自己没有想开,你总是想着这件事情,才会觉得他们都在嘲笑你。”乐思凝吐出一口气,向三公主投去鼓励的目光。“振作起来,你所经历的灾难正是上天对你人生的考验,你已经挺过去了。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是我们大家从鬼门关抓回来的,足见你命不该绝。自信一点,好好的生活。你有皇兄,有皇叔,有我,有令雪。好孩子,以后你不会再有苦难了。”

  乐思凝轻轻的拥着三公主,把自己的爱传递给这个可怜的孩子。

  从第一眼见到她,乐思凝就被她的冷艳气质所震憾,身中蛊毒的她是那么冷漠和目中无人。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蛊毒就已经侵入了她的心脏和意识,扰乱了她的生活节奏。

  乐思凝一翻开解,三公主的情绪平静了很多。但想让她彻底的从那段黑历史中解脱出来,想来还是需要时间的。为此,乐思凝邀请三公主没事就到她府上来玩,她自已有空的时候也会进宫看她。大概半个月,三公主感受到了亲情的包容,脸上渐渐有了笑容。

  只是乐思凝和凌郁霄,自从堵了那一次气后,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竟然真的产生了隔阂一样,两人的话题越来越少了。

  祈心依旧每天做好早餐,乐思凝说了几次让她别做,可她依旧忙得不亦乐乎。说来说去,乐思凝也就懒得说了。

  乐思凝发现,祈心热衷于做食物,她只要没事就跑到厨房跟师傅学做菜和做糕点,一开始虽然味道不怎么的,可经过她的努力,竟然越来越有模有样了。

  祈心性格很好,温柔懂事,乐思凝很喜欢她这个妹妹。加上她是她的救命恩人,对她自然多了几分宠溺。

  凌郁霄难得回来早,在厅中碰到祈心,祈心笑脸相迎,乖乖的喊了声王爷,接过他脱下的外套。随后,她端来糕点和茶,放到凌郁霄面前。

  “这是我好不容易学会做的蜜梨糕。王爷您尝尝,有不足的地方还请王爷多多指点。”

  凌郁霄含笑点头,对于祈心不止一次的做美食,他早已习惯接受。随即拿了一块咬了一口,便不住的点头。

  “比上次那个桂花糕的味道要好一些,这个蜜梨糕的口感润了不少。入口即化,甜而不腻,很好!很好!”

  一连几个很好,让祈心笑脸如花。快乐的倒了茶递给凌郁霄。凌郁霄喝了茶,又得赞了。“这个菜是花茶吧,而且不是普通的花。”

  祈心拍手叫好。“王爷真是厉害,这个茶是我用晒干的罗汉果花加上玫瑰花,一起浸泡的。即能消除身体里的肝火,又有促进消化和养颜的功效。王爷,我那还准备了一大包呢,以后我天天给您泡一壶。”

  凌郁霄自然是连连点头,大叹祈心心灵手巧,慧质兰心。

  门外,乐思凝停驻脚步,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半响后默默的转身离开。

  临睡前,凌郁霄提起了朝中的事情,说乐国涛最近又有了动作,常常走访其他的大臣,似乎正在密谋什么事情。

  乐思凝看也没看他一眼,将头上饰物拆下来。

  “朝中的事情,你怎么处理我都没有意见。我一个妇道人家,只要管好府中的事物,就可以了。”

  凌郁霄拧了拧眉,来到乐思凝身边。

  “当初是谁铿锵豪气,说要助我来的?”

  乐思凝白了他一眼。“没错。不过你也说了,那是当初。女人是会变的,今天一个样,明天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呢?”

  其实,她心里实在不平衡,她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救命恩人正在极力的讨好她的丈夫,正确的解释是祈心喜欢上了凌郁霄。她该怎么办?

  “凝儿,你最近是怎么回事?说话的语气一次比一次过分。”凌郁霄一甩衣袖,背对乐思凝。

  “怎么?嫌弃我了?堂堂的安宁王爷,在感情上遇到问题的时候,只会怪自己的妻子?”

  “你说什么呢?”凌郁霄皱了眉头,语气强硬了很多。

  乐思凝一口气没忍住,一拍桌子站起来迎向他。“你又不傻,难道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呢?”

  “凝儿,你究竟是吃什么火药,你这一个月来,说话总是阴阳怪气的,还时不时的跟我怄气,我凌郁霄坐得端行得正,我绝对没有对不起你。所以,你是不是应该说清楚,你已经做了安宁府的王妃,你还想要什么?”

  乐思凝一愣,怪凌郁霄暗示她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一股火冒了起来。

  “凌郁霄,你把我乐思凝当成什么人?什么叫我还想要什么?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的婚姻起始就是一个交易,难道你现在想告诉我,你嫁给我没再有别的目的吗?”

  “我有什么目的,你说啊,我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哼——凌郁霄轻哼一声,转过头不看乐思凝。“你自己心里不是最清楚吗?让我来点破你就不嫌丢人?”

  乐思凝受不了凌郁霄这样对怀疑她。他这样说,等于否定了他们之间的爱。他曾经亲口对她说过他爱她的,她寻找解药回来时,他抱着她说她不在的时候他有多担心多担心,可是现在,他却又说他们的结合只是一个交易。

  “凌郁霄,我真没有想到,我乐思凝全心全意的付出,竟换来你这样的怀疑。”

  “不要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你父亲如今的行为,他处处拉扰朝臣,仍在为齐贤王聚扰势力,好端端的一个朝庭,又要面临一场变故。而你时常回家,你敢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提起这事,乐思凝才想起她前些日子回家时,的确在父亲的书房外听到父亲说的话,她本来是要告诉凌郁霄的。可那时间因为影儿的事情她一直伤心难过,也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看到乐思凝支吾的表现,凌郁霄坐实了她本来就知道的事实。心中更加生气。

  “你曾经说过,与我之间没有秘密,可是是你自己先违背了原则。”

  “就算我知道又怎么样。那段时间我因为影儿的事伤心难过,一时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那也无右厚非,你用得着这么讽刺我吗?好歹我们夫妻一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

  “是你自己没想过好好的,况且你也没打算说。”凌郁霄顿了顿,看着乐思凝的眼睛摇了摇头,“凝儿,你真让我失望。我以为就算我们的婚姻始于交易,但在我们经历了这以多以后我们的感情会越来越深。可是你……你不知道珍惜,也罢,那就这样吧,一辈子的交易。”

  凌郁霄冷哼一声,甩袖离开房间。他的脑海里出现的画面全是乐思凝,包括她每次面对向天逸时的温柔和依赖。这一点在他们一起去救乐思莹时,他不愿承认,直到向天逸托他对她问好,而她迫不及待的去将军府。

  原来交易真的只能是交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