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儿的事成了乐思凝的心结,因为自责,也因为影儿在最后一刻的自我牺牲。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浅江有够找到影儿的尸首,她要把影儿以妹妹的身份风光大葬。

  只是,天不随人愿,浅江带着铁骑营回到安宁王府,却带了令她震惊的消息。

  “土匪被烧得干干净净,在里面发现了很多肯男人女人的尸体,根本无法辩认哪一具尸体是影儿。”

  乐思凝滞了一口气,无法言喻的痛由心漫延。她恨老天爷连一个报答的机会都不给。因此,她一连几天吃不下饭,身体承受不住终于还是病倒了。祈心用心的照顾她,开解她,整整花了大半个月的调养她才终于恢复了些。

  这日她闷得慌,想出门走走,带上祈心回了乐家。乐母担心她的身体,立马吩咐下人去煲一碗灵芝汤,母女俩好好的聊了会天。

  随后,她去后院打算找妹妹,经过父亲书房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她不愿听到的消息。

  书房里,乐国涛正跟一个侍卫说话,“你回去告诉齐贤王,让他这些日子先按兵不动,如今凌郁霄的风头太大,这个时候不好与他对着干。我再想办法将大臣们的心拉到我这一边,让王爷多给我一些时间。”

  在侍卫出书房前,乐思凝率先离开。她只能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去了乐思莹的房中,姐妹俩好好的说说话。

  可一离一乐府,她的脑海中就会出现在书房前听到父亲说的那段话。父亲还是不死心,还是要帮齐贤王夺江山。

  她怪父亲没有擦亮眼睛,让齐贤王那样的人当皇帝,以后指不定发生什么清君侧之类的惨案。但跳跃出来一想,如今的皇帝,要不是有凌郁霄全盘撑着,这国家恐怕早就乱成一团了。如此看来,不是父亲的错,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他应该去见一个人了。

  凌郁霄回家时间越来越晚,每天一回来都是疲惫不堪的样子,让她心疼的同时,又让她生气。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谁让他扶持了一个一无是处的皇帝。想到皇帝,她又会想起姐姐的事,再过四个月,姐姐就该入宫为后了。她现在越来越讨厌皇帝,如果姐姐真的嫁进皇宫,那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

  连带的,她也生了凌郁霄的气。原本每天晚上都会为他准备一碗汤,可是今天没有了。她早早的向到床上休息,凌郁霄回来她也不想理,假装睡着了。凌郁霄钻进被窝去抱她,她也毫无反应。直到后来凌郁霄想与她亲热,她蹬了他一脚,卷了另一张被子不让他碰。

  感情,一理出现这样的裂缝,就会越来越大。

  第二日,祈心亲自做了早餐,把碗筷全摆好,亲自给凌郁霄盛粥。

  “王爷,姐姐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起床?”

  凌郁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

  一句不冷不热的话,让祈心感觉到了什么?担忧的看向门外,刚好看到乐思凝慢吞吞的走来,她原想迎上去,不料手里的碗一滑,一碗粥倒到了凌郁霄的身上。

  凌郁霄被烫到胸口,一下子跳起来伸手去拍,又烫着了手。祈心慌忙道歉,取出手帕给他擦衣服。乐思凝前脚踏进厅中,一眼看到两人似亲蜜的贴在一起,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睁大眼睛一看,果然是祈心,她正双手贴在凌郁霄的胸堂,就像她平时靠在他怀里一样的姿势。

  内心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

  “凝儿!”凌郁霄首先发现了乐思凝,许是感觉到了自己和祈心过于近距离,他退后一步,不让祈心再替他擦。

  “你们先吃吧,我去换身衣服。”凌郁霄看了一眼乐思凝,脸色阴沉的走了。

  祈心像做错了事情一样,低着头对乐思凝说:“姐姐,是我不好,我连盛个粥都笨手笨脚的。”

  “不怪你。”乐思凝拍拍她的肩膀后坐下,“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不用放在心上。王爷不会怪你的。来,坐下来陪我一起吃。”

  说起来祈心的反应今天有些奇怪,不过心里堵着一口气的乐思凝也没注意那以多。

  凌郁霄换了衣服直接去上朝,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乐思凝有些不对劲,他能看出来,不过心中也有些烦闷,觉得不能老是宠着乐思凝,毕竟这一辈子还长着呢,总不能低头的永远是他吧。

  /酷匠j^网i首2发c

  浅江这段时间心情也很不好,因为影儿。

  乐思凝时常能看到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某一处,看着某一处,那份热切的期盼属于情人之情的思念才会有的。

  “浅江,你也很想影儿,是不是?”

  浅江愣了愣,然后慢慢的吐出一口气。“但愿她在天之灵,能够安息。来世不要那再经历这些磨难。”

  “是我不好。”乐思凝忍不住双眼含泪。“浅江,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影儿,如果没有发生这场意外的话,你和影儿一定会是最幸福的一对。说实话这段时间我一直很自责,充满了愧疚,只要一想起影儿,我就会忍不住流泪,会不安。我……”

  “王妃,您别说了。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影儿是忠诚的,她用生命保护了她该保护的人。这是她的命。”

  “什么才是命?”乐思凝看着浅江,苦笑一声,想起自己这场无缘无故的穿越。“这个问题只能怪时代吧,如果我是这个时代的人,我一定会看得开。偏偏……偏偏我是个医者,见不得人在我面前死去。”

  “王妃,影儿知道您对她如此爱护,她在天上会知道的。”

  乐思凝顺着浅江的目光看向天边,那里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似乎还有一张笑脸。

  接下来的漫长的一段时间里,乐思凝会时常的想起影儿,不过她的心里却不会再像起初那样悲伤揪痛,因为她相信那么好的影儿,她的来生一定会不一样。

  三公主从皇陵回来以后,搬回了宫里,渐渐的从宫人的口中得知了自己几度发疯的事,她惊恐的追问事情的真假,宫人们吓得半死,只得从实招来。不过,惹祸的宫人们也没落到好的下场,全部被皇上下令发佩到军营为妓。

  三公无脸见人,常常一个人躲在寝宫里,整日以泪洗面。

  令雪多次劝说无果,只能出宫找乐思凝,乐思凝得知事情后,着实担心,随令雪进宫,去看三公主。

  寝宫里乱七八糟的,宫人们都吓跑了,像过去她发病一样,只剩下一个令雪。

  “令雪,去给公主准备些吃的,要开胃的。”

  她一个人去了后园,看到三公主坐在凉亭边上,呆呆地看水里的鱼。实说话,她真担心三公主会跳下去。

  “公主气色不好,是谁惹到你了吗?”

  三公主回头,一看是王妃,站了起来来到她身边。乐思凝看她的样子,似乎有百千个问题要问她,没有开口,等着她问话。

  “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乐思凝没有移开视线,看着三公主道:“这个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我不想当一个傻子。王妃,你没有跟我说真话对不对?所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这几年,我……”

  “三公主。你冷静一点。”乐思凝握住她的肩膀。“我们为什么不想让你知道那些事,正是因为担心你会这样。好吧,即便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三公主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目光越来越黯淡,两行眼泪快速的流到下巴尖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