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替影儿报仇,乐思凝忍痛把土匪窝的经历说了出来。在得知影儿死了的消息后,第一个坐不住的人是浅江。凌郁霄将铁骑营的调令交给浅江,命令他务必将那群土匪全部歼灭。

  养伤的几日里,乐思凝什么也不能做,经常待在三公主的房间里一待就是几个时辰。她在想影儿,怀念这个为了救她而死去的姐妹。

  她一直不愿意提起那段惊恐的过去,凌郁霄问急了,祈心便将和她相遇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凌郁霄知道她吃了很多苦,而她不愿意再提起,也是因为她心中的伤痛。

  乐思莹每天都来看妹妹,现在的乐思莹已经不像过去那样调皮捣蛋,仿佛经历过那件事情以后,变得成熟了,懂事了,同样,也沉默了。

  用过晚饭,乐思凝早早回房,坐在镜子前,将手上的布条拆下来,密密的牙印,全是自己的牙齿咬出来的。对于中欲蛊后的那一段事情,她记得不多,不过那种痛苦却依旧清晰。如果这辈子最难忘的是穿越,那欲蛊就是最难忘之一,亦是最痛苦之一。

  “凝儿。”凌郁霄不知何时走到乐思凝的身后。乐思凝听到他的叫声以后,赶紧将双手藏到袖子里,擦擦眼泪仍不敢回头。

  凌郁霄看着她慌乱的样子,眉头一皱上前站在她的身边,看着镜子里低头不语的乐思凝。

  “你,有事吗?”乐思凝低低的问了一句,刚要抬起的目光再次低下。

  她不是不想告诉她,而是现在的她还没有缓过来,她需要一点时间,等缓过来了就会一五一时的全部跟他说。

  “我不再问你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你一定吃了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苦。凝儿,我只是希望过去那个快快乐乐的王妃能够回来。”他收回目光,蹲在她的身边,追逐着她似逃避的目光。“你这些日子吃尽了苦头,我何偿不是。整日整日的想着你,担心你,恨不得追上去找你。可是……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瞻前顾后,越来越畏首畏尾,要不然,你不会受那个什么欲蛊,影儿也不会死。”

  说得乐思凝又是大颗颗的眼泪往下掉。靠到他的肩膀上,狠狠的哭。

  “老天爷就是不公平,为什么让我来到这里?为什么是我要做这个倒霉者?为什么?”

  “好啦,我保证你以后所有的经历都会有我的参与,好不好?”

  “嗯。”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放开他,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要是有一天我能回去了,郁霄,你愿意舍弃你现在拥有一切跟我走吗?去我的世界,我有房有车有工作,我养活你,一辈子让你吃穿不愁。不用待在这里,担惊受怕。”

  凌郁霄愣了愣,随后眉头松开,手指捏了捏她的鼻子。“你呀,又在胡言乱语了。”他握紧她的手,吻了吻她的手背,“我保证,等皇上这边能够独挡一面后,我就带着你离开临城。我们去另一个地方,开始我们的新生活。”

  乐思凝反应过来,“我又犯傻了。对不起我这几天一定是精神太紧张,才会老是胡言乱语。”她抹了两把眼睛,笑着看他,“郁霄,我们一定会等到这一天,到时我们离开临城,带上浅江和……,我们一起离开,过另一种生活。”

  最痛苦的一次经历后,两人的感觉又加深了一大截,现在的乐思凝和凌郁霄,已经到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而这一次的经历恰证明了这一点。

  转眼到了第五日,离三公主醒过来的时间越来越近,可是从早上等到太阳落山,三公主也没有醒过来。乐思凝看着沉睡的三公子,想起了植物人三个字。

  “祈心,三公主到现在也没有醒,该不会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吧?”

  “不会的。”祈心摇摇头。“三公主气息已经平稳,她只是身体太虚弱,所以很可能因此而延迟清醒的时间。姐姐,你放心,三公主一定会没事的。你经历千辛万苦就是为了治好她,我相信老天爷看得到,一定会被感动而让三公主醒过来。”

  但愿老天爷真的会被感动。

  凌郁霄像往常一样回到家里,带回了向天逸对乐思凝的问候。乐思凝问起向天逸的近况,凌郁霄没有隐瞒什么,该说的都说的。

  得知向天逸再不像过去那样意气风发,乐思凝的心里也很不舒服。第二日,她跟凌郁霄说明想去看看向天逸,凌郁霄没有说什么。

  出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没有影儿了。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直奔将军府。

  向天逸已经大半个月没有上早朝了。整日待在家里,不是喝酒就是睡觉。

  乐思凝到的时候,他仍然宿醉未醒,房间里乱七八糟,他就躺在床侧,侧着身子睡觉。窗外的阳光已经充足,屋子里却有是未散的酒气。

  乐思凝皱了皱眉,将窗子打开,阳光直接躲了进来,照在向天逸的脸上。煞白的日光刺痛了他的眼。他咒怨的翻个身,却一不小心掉到床底下,这回才惊醒过来。正要爬起来,看到一双脚出现在视线里。

  “滚出去,谁让你……”话未说完,他已经呆滞了。“凝儿——”

  乐思凝笑了笑,“你以为会是谁呢?”

  看c正R版C章;节☆(上S#酷*◎匠4网7.

  他以为齐贤王又安排了什么美女过来,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他从不敢胡思乱想的曾经恋人。

  “凝儿,你怎么来了?”他爬起来,看着一屋子的凌乱,不好意的将衣服整理整理。

  “你的问候郁霄已经带给我了。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看到你如此轻松,早朝都不用上,真是爽呆了。”

  向天逸却是苦笑一声,摇摇头,“现在只要我一进宫,大臣们就会对我投来厌恶的目光,皇上那里更不用说。我现在就是一个瘟神,走到哪里,哪里就会不太平。恐怕也只有你敢踏进我这将军。”

  “哟,还真当自己稀罕了呢。”乐思凝笑笑,厌恶的看着他一身,“你要是忍心让我闻着一股酸臭味跟你聊天,那我也要远离你了。我建议你还是赶紧洗个澡去吧,换身干净的衣服。我去花园里看看。”

  看她轻笑转身,那恬静的样子,在向天逸的心头激起了一圈小小的波浪。他心里紧着的弦瞬间放松,落意的露出笑容。随后闻了闻自己的身上,嫌恶的屏住呼吸离开房间。

  花园里的花依旧盛开,像上次一样,乐思凝发现自己现在特别喜欢看花。因为花是代表了美好事物的东西。看到花开正好,人的心头也会放松。

  人和植物息息相关,离了这些美好的事物,人的精神世界或许会少掉一半的美好幻想。她觉得今天的自己平静了很多。

  “我记得你说过,你不是真正的乐思凝。那个时候我以为你在说胡话,为了让我能够放下对你的感情。”向天逸一边走一边说,在乐思凝的身后站定。“不过现在,我相信了。因为真正的乐思凝没有你的机智果断,没有你的勇敢决然,更没有你的胆识和如此超乎人常的成熟心智。我所认识的凝儿,是个温柔善良,乖巧听话,安安静静的女孩子。如果你真的是凝儿,是绝对不敢独自出门,去偏远的地方找什么解药。”

  乐思凝平静的回头,迎接向天逸的目光。轻笑道:“天逸,我真的很好高兴,你能够重新审视这一切。这说明你能够放下乐思凝,能够坦然的接受这一切。”她走近向天逸,两人就这么平视对方。“不管我是不是真正的乐思凝,这件事情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能够放下一切,好好的重新来过。”

  “你怎么就能够断定,我已经放下了一切?”

  “你的态度已经出卖了你。”乐思凝笑容放大,吐出一口气。“其实我就是乐思凝,只不过摔了那一跤后,我得到了另一个人的灵魂和意志,老天爷知道我的将来一定是超乎想像,所以它安排了我的改变,让我有足够的能力来迎来未来的每一次挑战。天逸,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