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村的太阳像临城的太阳一样,温暖而光明。每一束阳光都像饱含了对人间人和植物的深爱,温柔的铺照在每一寸土地上。

  蝴蝶婆婆的草屋上升起了清晨的炊烟,安静的村子里传来阵阵饭菜香。

  祈心从锅里盛了半碗粥,端到房间的桌子上放凉。床上,躺着仍未醒来的乐思凝。祈心走到床边,拿起毛巾替她擦汗,又看了看她手上已经包扎好的伤,心疼的叹了一口气。

  正要离开时,听到乐思凝喊着郁霄二字,她回到床这,将她叫醒。

  “姐姐,你快醒醒,快醒醒。”

  乐思凝听到了呼唤,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眼认出了祈心。

  “祈心,祈心,我……我要死了吗?”

  祈心笑中带泪,“没有,姐姐不会死。姐姐福大命大,婆婆说姐姐是个奇人。姐姐将来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姐姐您得好好活着。”

  “我没死?那,欲蛊呢?”

  “你熬过去了,你成功了。欲蛊拿你没办法,认输了。只是你现在比较虚弱,手上都是伤,额头也撞破了,你要好好的休息。”

  听到自己熬过去了,乐思凝的嘴角扯出一抹淡笑。但她怎么躲得住呢。马上要求要见蝴蝶婆婆。祈心却告诉她,蝴蝶婆婆采药去了。

  “祈心,你去帮我叫她回来,她还没有告诉我解毒的方法,祈心……”

  “姐姐,你别激动。”乐思凝安抚她,“婆婆去采药,就是为了给你找解药,你放心吧。婆婆已经答应替你解毒了。”

  听到这个消息,乐思凝反而更加激动。她只希望还来得及救三公主。

  由于太虚弱,她喝了点粥就睡了过去,这一觉醒来时已经到了傍晚。夕阳的余晖照进房间,染红了一片,淡淡的,安静而温馨。

  她下床,走出房间,看到院子里散养着几只鸡,正悠闲的觅食,吹着傍晚的风,看着美丽的夕阳,这一刻的平静生活让她向往。

  想起自己这几日的连环遭遇,想起胸口中箭而亡的影儿,她不由黯然泪下。

  院门打开,两手空空的蝴蝶婆婆走了进来。乐思凝高兴的迎上去,叫了声婆婆。

  蝴蝶婆婆抬起眼皮看她,冷冷淡淡的关上院门。“待会儿我会把解毒的方法告诉你,你连夜离开,蝴蝶村,日夜兼城赶回去,或许还来及救你的妹妹。”

  “谢谢婆婆,谢谢婆婆。”

  “不用谢,你受过欲蛊,已经提前把恩情还了。”

  蝴蝶婆婆不再说话,闷声进屋。祈心煮了晚饭,唤婆婆吃。祈心煮的是面,婆婆反而没有吃野菜那般享受,不过仍是一言不发。祈心怕惹到她,端了面进房给乐思凝吃。

  一碗面没有吃完,蝴蝶婆婆来到房间,手里拿了一只手掌大的木盒子。乐思凝见到她,面也不吃了,投向她的目光里满是期待。

  “你虽然身体还没有恢复,但我知道你牵挂你妹妹的病。来吧,这是解药。马上就离开,或许还能救你妹妹一命。”

  “谢谢婆婆。”乐思凝伸手接过盒子。把手里的盒子当成了宝贝。

  祈心看向蝴蝶婆婆,“这个解药要怎么用?”

  “割腕放血,方能重生。血蛊化蝶,双缩双飞。”

  “血蛊?!”

  蝴蝶婆婆再次催促乐思凝离开。眼见天色已晚,乐思凝又是一身的伤,祈心不忍心,想留宿一晚。却被蝴蝶婆婆喝斥。

  “祈心,你别说了。我马上就走。蝴蝶让我走一定是预知了我妹妹的病情,我实在不放心。”

  “可是大晚上的,蝶蝴村里到处都是蛊虫,我们根本就出不去。”

  “胡说。蝴蝶蛊王在你们的手里,所有的蛊虫都得让道,你们就放心的走吧。出了蝴蝶村,蝴蝶蛊王就会沉睡,直到遇到蛊后。”

  念着蛊后二了,乐思凝心中疑惑。

  “婆婆,我有一事不明,我妹妹中的蛊毒,施毒人跟蝴蝶村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笑话,蛊王蛊后天生一对,蛊王在我手里生活了几十年,若不是走失了毒后,蝴蝶村怎么会像今日这样凋零,只希望没了蛊王以后,蛊神之力会再选一对蛊王蛊后,要不然,这个村子……这个村子啊,你们走吧。”

  很显然,后半截的话蝴蝶婆婆不想说。

  临走前,祈心返回屋中,问蝴蝶婆婆,“这个村子会怎么样?”

  蝴蝶婆婆慢吞吞的抬起眼皮子,冷漠的目光中有了笑意,“这个问题,你还不如去问你的父亲。”

  祈心演了一下,昂了昂头,一句话不说。

  “是福?还是祸?是福,也是祸。”

  祈心走出房门,回头看了一眼一直重复这两句话的蝴蝶婆婆,片刻后决然回头,和乐思凝一同离开村子。蝴蝶婆婆说得没错,这一路她们相当顺利,所有的虫子都退开几丈一动不动。但对乐思凝来说,满地怪虫的一幕,却是让她连连作呕,最后吐得人着点昏过去。要不是祈心一直鼓励她,她真担心自己早就被吓死了。

  带着一身的伤,脚程慢了很多。原先离小镇一天多的路程,他们足足走了两天。到了小镇上,乐思凝将金钗、耳环,以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当掉,买了一辆马车,置了几日的干粮和水,便一路马不停踢。

  祈心知道她归心似箭,也不再劝她,一路上细心的照顾她,她的身体勉强能够撑下去。

  路过曾经住过的破庙,乐思凝掀开车帘看了许久,这一次没有再流泪,而是在心底发誓,影儿的仇她一定要报。

  两天后,乐思凝终于没熬住,发起了高烧。祈心强制她看了大夫,煎了药给她喝,要息了一个晚上,烧刚退她又要求离开。她已经失去了影儿了,不想再因为自己的耽误让第二个人死去。

  “姐姐,做你的妹妹真幸福,连我都被感动了。”

  “祈心。”乐思凝握住她的手。“我的存在是老天爷的安排,我所做的一切正是我来这个时代的意义。”

  “姐姐,你放心,有我在,我一定顺利的把你带回临城。”

  “好祈心,你救了我的命,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要是愿意的话,以后就做我的妹妹吧。我会把你当成我的亲生妹妹来对待,一辈子让你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我会尽全力,替你找一个对你一心一意的男人,让你一辈子幸福快乐!”

  祈心流着眼泪,用力的点点头,和乐思凝拥抱在一起笑了。

  马车不停,连夜赶路,终于在天黑之时赶到了临城。看着紧闭的城门,乐思凝激动的笑了。

  “姐姐,城门已经关了,怎么办?”

  乐思凝让祈心扶她下马车,她看了看城门上,吐出一口气。

  “楼上的守卫听着,安宁王妃回府,请速速开门。”

  安宁王妃?

  “姐姐,你是……王妃?”祈心瞪大眼睛,扶着乐思凝的手赶紧松开退后了一步。

  oZ酷匠wI网q唯一正a版,Q其%!他d@都g。是:盗m&版a

  乐思凝转头看她,上前得新握住她的手。“我要不是王妃,又怎么敢承诺让你一辈子衣食无忧呢?”

  “这,这太突然了,我只是个乡下野丫头,我怎么敢做你的妹妹。我……”

  “现在别说这些了,祈心,你就安心吧,我和王爷一定会对你好的。”

  城楼上走出来一个领头的守卫,让人将火把点亮后仔细看乐思凝。他是向天逸的手下,上次寻找乐思莹时他就见过乐思凝,这一眼就认了出来,亲自下楼开城门。本来还要送乐思凝回府,乐思凝不想兴师动众的,和祈心上了马车,驾车离开。

  郁霄,三公主,我回来了!

  乐思凝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着熟悉的街道,心情更加激动。

  可是,当马车在安宁王府门口停下后,她听到府中传来的哀伤之声,心一凉,知道自己还是回来晚了一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