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bg永s久PA免‘费K_看小!!说.-

  蝴蝶村的村口,有一条小河,河里开满了美丽的荷花,五颜六色的蝴蝶飞来飞去,汇成一幅幅和谐的画面。

  乐思凝松了一口气。

  “祈心,你还是不要跟我进村,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感激不尽。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想让你陪我去冒险。”

  祈心给了她一个安逸的笑容。

  “姐姐,你就放心吧。其实我的父母就是蝴蝶村里的人。不过那是十年前蝗事情了。当时我的母亲被人下了蛊,我的父亲很气愤,后来得知有个男的喜欢我的母亲。我父亲便一气之下带着我和母亲离开村子,从此再不用蛊。”

  “那你会吗?”

  祈心摇摇头,“那时我才七岁,我娘没有教我,因为我父亲一向不喜欢蛊。”

  听着别人的故事,乐思凝有了一种被信赖的感觉。她却不能把自己的故事告诉祈心。不过,她相信祈心。

  “好啦,快走吧,我们直接去找蝴蝶婆婆。”

  在祈心的带领下,两人在傍晚的时候来到一间草屋前,此时正是做晚饭的时间,草屋里闻到了饭菜香。

  乐思凝激动的就要去敲门,祈心紧张的拉住她。指了指门上道:“看到那个白色的圆点吗?那个东西不能碰。”

  “那是什么?”

  “蛊。蝴蝶婆婆的蛊能识生人。你是外地来的,而我也多年没回过村子。所以就会被这只蛊挡在门外。”

  “原来是这样,听起来好神奇。”

  “谁在外面说话?”

  院子里传来一人苍老的声音,随后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位白色苍苍,满脸深深皱纹,弯腰驼背的老婆婆出现在眼前。

  唯有那双眼睛,依旧明亮如利箭。

  祈心赶紧挡到乐思凝的面前,对蝴蝶婆婆道:“婆婆,是我,我是祈心。我回来看看您。”

  “祈心?!”蝴蝶婆婆吃力的想了很久,直到祈心提起自己的父母才想起来。把两人请进屋子。

  乐思凝一进屋子,就感觉全身冰凉发毛,四下张望,却除了简单的家具其实什么怪异现象也没有。这才松了一口气。向蝴蝶婆婆说了自己的来意。

  蝴蝶婆婆听完只是哦了一声,随后去端饭菜,还热情的给乐思凝和祈心准备了一碗饭。

  “孩子,咱乡下没什么好吃的,就着些野菜,填填肚了吧。”

  祈心看了看碗,又看看乐思凝,像是有话要说,但最终是什么也没有说。端起饭认真的吃。

  乐思凝心里挂着重要的事情,食不知味,吃了两口忍不住又问道:“婆婆,您发发善心,帮帮我好吗?我的妹妹她如今不知生死。好心的婆婆,您……”

  “等你过了俗蛊这一关再说吧。”

  “欲蛊?”乐思凝和祈心惊讶的看向蝴蝶婆婆,祈心反应过来,直接拿开乐思凝面前的那碗饭。一开始她就觉得那碗饭有问题,可又什么都没发现,不好当着蝴蝶婆婆的面说。

  “什么是欲蛊?”乐思凝面色刷白,语气却仍显得平静。

  祈心欲言又止,看了一眼蝴蝶婆婆后低下头。蝴蝶婆婆则是继续吃着饭,野菜在她的嘴里犹如山珍海味。

  乐思凝还想说话,可突然觉得小腹有燥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游动,她下意识伸手去摸,开始觉得有些痒,轻微的,那种感觉像是被另一双手伸手抚摸。

  “怎么回事?我怎么了?”她求助的看向祈心和蝴蝶婆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觉得全身开始发热。我……”

  “婆婆,您替她解了这欲蛊吧,婆婆。”

  “小孩子知道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拿人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吗?”

  “婆婆,如果我过得了欲蛊这一关,您真的就会给教我解了我妹妹的蛊毒吗?您说话可一定要算数。”乐思凝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幻影。

  “郁霄,救我……”浑身热得难受,又虚软无力,她整个人跌到地上,两手撕扯着身上的衣服,身体里欲/火难耐,身体像澎胀了一样。

  “姐姐,姐姐,你怎么样了姐姐?你要忍住呀!否则你会全身溃烂而死。”祈心在一旁干着急,也不敢再求蝴蝶婆婆。

  蝴蝶婆婆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吃自己的饭,凭乐思凝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喊叫,还让祈心坐下好好吃饭。

  “有得到就会有失去,我让你痛苦一次,以报答我给你的解药,咱们两不相欠。”

  祈心吃不下饭,皱着眉头不右如何是好。

  “我会熬过去的,我一定会遨过去的。”乐思凝倔强的咬牙强忍着仍在升腾的欲,望,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额头撞到桌脚破了皮,浸出了一丝血迹。

  她感觉不到痛,只能感觉到身体极度的需要抚慰,为了保持清醒,她不得不把手伸进嘴里用力的咬,直到把两只手都咬破,鲜血淋淋,也不能夺制快让身体爆炸的欲,望。

  欲蛊,就是要让人因欲而死。

  “外婆。”祈心再也看不下去,再次求求婆婆。“她已经受过了欲蛊的苦,您放过她吧,可以吗?婆婆,我求求您,看在外孙女的份上,放地她好吗?”

  “你娘早就不认我这个母亲了,你也不必再叫我外婆。当然,我也不会再认你这个外孙女。”

  “外婆。”祈心摇摇头,泪水哗啦啦的流。“上一代的恩怨是非我不懂,我只知道,心儿从小是外婆带的,心儿这些年从来没有忘记过外婆,您是我的外婆,疼我爱我的外婆。”

  蝴蝶婆婆哼哼笑了笑,起身收拾碗筷,像是看破红尘了一样,不再言语。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乐思凝已经筋疲力尽,全身颤抖。皮肤像是涂上了红色的染料,透明鲜艳。衣衫凌乱,却终于忍得住没有过分的失礼。但欲蛊是就是要活活的折磨人,不死不休。

  她紧闭着双眼,意识早已模糊,嘴里始终叫着凌郁霄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祈心在一旁默默的流泪,“姐姐,你始终叫着一个人的名字,说明你是个用情专一的人。欲蛊对付不了一心一意的人。你要撑下去,撑下去就能熬过去的。加油啊!”

  “我,我不会,不会输的,我能,熬过去。我能。”

  欲蛊的最后一波痛苦即将来临。祈心看着乐思凝的脸色慢慢变得粉红,先前的鲜红退去,皮肤逐渐转为白里透红,鲜嫩可口一般。乐思凝的双手,不由自主的伸向腰间的腰带。

  “不。”祈心捂住嘴摇摇头,“不要啊姐姐,你要撑过去,你一定要撑过去,欲蛊对付不了一心一意的人,欲蛊对付不了一心一意的人……”她不断的重复这句话,试图把迷失了意识的乐思凝唤醒。

  “欲蛊的毒不是每个人都能扛过去的。我老婆子活这么大,你娘是第一个熬过去的人。她对你爹一心一意,若不是这样,我当年是绝对不会同意你娘嫁给你爹。”蝴蝶婆婆从里屋走出来,花白的头下脸色有些红润,虽然是布满皱纹,却透着一分年轻。

  祈心呆呆的看着蝴蝶婆婆,“外婆,我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爹,但是我现在知道了,你将我们赶出村子,是为了保护我们一家三口。要不是您当年忍痛做出这个决定,我爹和我娘恐怕早就因为提倡禁蛊而被族长下令杀害。我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蝴蝶婆婆笑了笑,“老婆子年纪大了,早就把这些事情忘记了。如今你爹娘不是照样死在蛊毒之下。天意呀。蛊之乡,不能没有蛊,只要蛊神的信仰还在,就不会断了蛊传。”

  祈心收回目光,失落的坐下,看向已经滚到墙角咬着手腕的乐思凝,她再也帮不了她,只能给她加油,祈求老天爷可怜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