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不舍的分开后,乐思凝上了马,凌郁霄再三交待影儿务必保护好乐思凝,看着两匹马儿离开,他从此刻开始无法安宁。

  赶了三天的路,乐思凝和影儿傍晚时分落脚在一处破庙里,吃了些随身带的干粮后,困乏的两人就地而睡。一向警惕的影儿手里握着长剑,一刻不敢放松。

  风高月隐,大地漆黑一片。偶尔听见几声凄厉的鸟叫声,划破夜空,远远的传递哀嚎。

  影儿突然惊醒过来,细细的聆听破庙之外的声音,待确定后脸色大变。她立刻将身边的乐思凝摇醒,并告诉她有人在靠近破庙。

  “什么?是人是鬼?”乐思凝惊得赶紧往影儿身后藏,望着这漆黑的夜晚,毛骨悚然。

  “是人,三个以上,不超过六人。”

  “你没看到你怎么能确定?”

  “靠听力。”

  乐思凝佩服影儿,问影儿该怎么办。影儿的手已经握住了剑柄,准备快刀杀人。

  “王妃,您待会儿千万别动,由我来应付,不管我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生,等天亮以后立刻原路返回。”

  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能看到火把的光亮。

  “完啦,这回想藏也藏不住啦。”

  “不要害怕,有影儿在,不会让王妃有事的。”她想起出门前凌郁霄千叮万嘱,要保护好王妃安全。此刻情况危急,她只担心自己做不到。

  脚步声突然停了,来人已经到了门口,火把的光亮传到了庙里。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速速缴械投降,大爷我会从轻发落。如若不然,教你们不得好死。”

  “靠,拍警匪片呢?”乐思凝低咒一句。

  影儿让她别出声,两人没有应外面人的话,而是侍机而动。

  外面的大汉又发话了。“大爷我数三下,你们要是再不出来,大爷我可就不客气了。一,二……”

  乐思凝咽咽口水,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影儿已经慢慢的把剑拔了出来。

  “三。”外头大汉暴喝一声冲啊,就听大门被撞击,两扇门倒了下来。

  影儿迅速跳跃而上,长剑一挥,将进门的两个人剖了腹。可是却没有惨叫声。

  “娘的,好厉害的娘们,把我的稻草人都斩断了。”

  影儿方知中了计,回身再护着乐思凝,但却看到乐思凝正软软的倒下去。她惊恐的睁大眼睛。

  “有毒。”

  \z酷uh匠?y网\r永kE久免*…费p看({小N说

  话音刚落,影儿也倒了下去。

  大门外走来几个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当火把的光亮照在乐思凝和影儿的脸上时,几人哈哈大笑,目露淫光。

  “带回去,给大当家的压寨夫人。”

  月光透射云层照进破庙里,只听到大汉们远去的脚步声,而这个破庙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乐思凝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床上,手脚被缚,又到处找不到影儿。跳到门边试图开门,奈于手脚动弹不得,气得大吼。

  很快有人来开门,看到她时咽了咽口水,笑眯眯的跑去叫人。

  “王八蛋,臭土匪居然敢抓我,你们最好别让我出去,否则我让我家亲爱的带兵踏平你这破山寨。”

  光骂是没有用的,乐思凝焦急的想办法,只有逃出去才能免去危险。只是,她好担心影儿。影儿脾气硬,说不定会跟对方硬碰硬,恐怕要吃苦头了。

  拐角处出现几个人,走在前面的男人三十岁上下,仪表不错,只是那周身的霸流之气让乐思凝很不爽。看到这种人她就有揍人的冲动。

  “小娘子,果然醒了。”男人的目光盯着乐思凝,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最后把目光停在她的脖子以下。

  乐思凝不动声色的观察,却又是遭来对方调/戏。

  “小娘子,我喜欢,安安静静,美艳不可芳物,真恨不得现在就洞房。”

  乐思凝嘴角扯起一抹冷笑,“只可惜,我对你没兴趣。”

  一看到乐思凝不慌不乱的样子,那几个人笑得更加放肆。

  “够味道,我喜欢。叫两个小丫头过来好好的侍候夫人,今天下午就拜堂,晚上洞房。”

  忍了一口气,乐思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问道:“我朋友呢?你们要把她怎么样?”

  “她?”几人哈哈大笑,“兄弟们忍了一晚上,一大早就扑过去啦。哈哈——”

  “什么?”乐思凝再也淡定不住,“该死的禽兽,你们居然敢她下手,你们这群王八蛋,猪狗不如的东西,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一定要杀了你们,将你们统统千刀万剐。”

  “哟,这嘴真够厉的呀,也不知道玩起来够不够浪。”

  几人不再理会乐思凝,离开房间,说是准备婚礼去了。

  乐思凝气得跳脚,恨不得烧了这个寨子,可又无可奈何。气愤的她只能在屋子里吼叫,但又不愿屈服,想尽办法也要解开绳子。

  无奈办法想尽,仍是无济于事。她最担心的还是影儿,她现在是不是真的像刚才好土匪头子所说的好样,正被人……

  她不敢再想下去,为影儿伤心得流泪。她无力的坐在地上,靠着床沿念着凌郁霄的名字,她好希望他能够出现,救走她和影儿。

  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总是不明白为什么老天凶爷要安排这么多的灾难给自己,难道穿越的代价就是一直这么背下去,怎么也无法过上她想要的安宁生活吗?

  她想起亲人,想起这一场穿越后的经历,趴在腿上,默默的流泪。

  她告诉自己不能放弃,无论如何都要逃出去。

  她刚要站起身,就听到门外有细碎的脚步声,心紧了一下,尔后看到有人开门。

  “影儿?!”乐思凝又惊又喜,看到安然无恙的影儿,她真想扑上去抱抱她。

  “嘘——”影儿将门关好,一边解绳子一边小声道:“我问过了,寨子的厨房后面有条小路,我们马上从那里离开。”

  乐思凝终于得了自由,跟在影儿身后小心的离开房间。可惜她们对这个山寨不熟悉,一路躲躲藏藏,几次差点暴露。好不容易闻着饭菜香味找到厨房,偏偏有两个大汉坐在后门那儿聊天,急坏了乐思凝和影儿。

  “影儿,能不能用石头把那两人砸昏?”乐思凝捡起地上的两颗小石子,她想着电视剧里都这么演,小小一颗石子砸中脑袋立刻昏过去,厉害极了。

  影儿想了想摇头,“距离太远,我没有把握。”

  正在二人急得不行时,突然看到有人大步跑来,告诉那两个大汉说昨晚抓来的小娘子跑了,让他们守好下山的小路,千万不能让人逃走。

  乐思凝和影儿暗叫不好,握紧了拳头。

  “王妃,我去引开那两个人,你待会趁机从小路下山,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回头。”

  乐思凝拉住影儿,“要不是有我,凭你的力量这山寨怕是来去自如。现在为了我,你去跟他们拼,可他们人多,我担心你……”

  “王妃不必担心,就这么定,趁他们现在人还在前面搜,对付两个那是小菜一碟。”影儿立刻现身,手里握着石子冲向坐在后门旁的两个大汉。石子掷了出去,打中期中一名大汉的眉心,那大汉吃痛的惨叫一声,却没有倒下去。而另一人,已经取出腰上的刀,砍向影儿。

  被石子打中的大汉立刻高声叫喊,马上听到前院的脚步声向这边涌来。

  乐思凝急得不行,看影儿正跟两个大汉在缠斗,显然影儿占上风。她迅速跑向后门,将后门打开后朝影儿呼喊。

  影儿只想脱身,边打边退向后门,还让乐思凝先跑。乐思凝不想拖她的后腿,率先离开,刚跑出去几步,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影儿的惨叫声,她惊恐的回头之际,看到影儿被一支箭直穿背后。她的身本正在慢慢的倒下去。

  “影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