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皇太后冷笑一声。“后宫的生活你们这些男人懂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又整日整日的独守空房,下一个不知道死的是谁,这种胆颤心惊的日子你们能想像吗?我就是不甘心,我不甘寂寞,所以我要反抗命运,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登高一呼,我要证明,女人一样可以强过男人。我有错吗?”

  没有人开口说话,皇太后大笑三声,擦掉眼泪。

  “本宫没有错,本宫只是不甘命运,本宫只是在反抗命运。如今输了就是输了,本宫毫无怨言。凌郁霄,你动作够快,你有乐思凝这个军师,注定了我会失败。也罢,也罢。”

  “母后,你太让朕失望啦。”

  “如果本宫告诉你,对你好只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利用你,你应该会更加失望吧?”

  “什么?”皇上寒了心,目光中对皇太后渐起了恨意。

  乐国涛上前进言,“如今事情已经真相大白,还请皇上尽早定夺。”

  皇上气得咬牙切齿,瞪着皇太后片刻后转过身去,“将皇太后打入冷宫,剥夺皇太后封号,除去皇籍,永生永世不得踏出冷宫半步。”

  “不劳皇上赐罪,本宫自行了断。”皇太后依旧挺直了腰杆,走到苏永安面前,终于露出了一丝怜惜。“苏卿,本宫这辈子最感激的是遇到了你。你走好。”她将一颗毒药喂进了苏永安的嘴里,柔柔的笑了许久,直到苏永安彻底没气。

  她站起身,双眼一眼也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毒药。药入口下腹,立即让她口吐鲜花。

  乐思凝大惊,冲过去,“不要,你不能死,你还没有告诉我解药在哪里?你快说,解药在哪里?解药呢?”

  皇太后笑了,抓紧乐思凝的手,用尽力气道:“我终于看到了你无计可施的时候。告诉你,她是我的陪葬品,陪葬品。”

  皇太后音落咽了气,终究是死不眠目。

  皇上瘫软在龙椅上,闭上了眼睛。

  皇太后意图谋反一案,终于告破,齐贤王无罪释放,但也被皇上加了个震灾不利的罪名,收回了他手上的兵权,他成了光杆王爷。

  而凌郁霄破案有功,本来皇上要给他加功,他拒绝了,称自己失职,没有做到护国一职,担不起先皇厚恩。

  因为此事,齐贤王党遭遇了重大的打击,齐贤王告了病假在府中休养。

  皇上在宫里失去皇太后这个军师,在朝政上更显弱势,凌郁霄不得不担起教导的责任,幸好皇上愿意接受。而三公主,自从皇太后死后,她每日都会昏倒一次,病势越来越堪忧。

  乐思凝走访民间土医,到处打听医治蛊毒的方法,却无人知晓。

  第五日过去了,看着三公主越来越苍白憔悴,乐思凝怒从心来。恰好这时,浅江来报,说向天逸找王爷决斗,两人已经在后院打起来了。

  乐思凝急急忙忙赶到后院,此刻刀光剑影中,两个人影飞来闪去,万分惊险。

  “快住手,你们别打啦!”

  乐思凝觉得此刻特别无力,眼睁睁看着刀剑又是刺又是砍的,害怕是不得了。

  “浅江,影儿,快去阻止呀。”

  浅江和影儿刚要冲进去,打得厉害的两个人分开了,凌郁霄因为乐思凝来了而分心,手腕上挨了一刀。向天逸乘机而上,剑指凌郁霄。

  乐思凝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挡在凌郁霄面前,向天逸的剑尖已经逼近她的胸前。

  “凝儿?”

  凌郁霄和向天逸同时惊叫。

  “向天逸,你有什么恨请发到我身上来吧,他是我的男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凌郁霄摸着受伤的手,疼惜的来到乐思凝的面前,用身体把向天逸的剑挡开。

  “你是我的女人,我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浅江和影儿松了一口气,就要上前抓向天逸,被凌郁霄喝止了。凌郁霄回头看向天逸,恨意少了很多。

  “我能理解你失去亲人的感受。”

  “不要假惺惺,我不会相信任何人。”向天逸扔了刀,冷眼看凌郁霄。

  “换作是我,我也会像你一样。可是,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她必须承受这个后果。”

  “可她罪不至死。”

  “那是你无知。”乐思凝气得抢过话,来到向天逸面前,“不要以为你失去了亲人你就是受害者,我告诉你,真正的受害者是三公主,如果再没有解药的话,她的日子不长了。”

  “这跟皇太后有什么关系?”

  乐思凝气得咬牙,“我真想拍醒你。好,你跟我来。”她抓起向天逸的手直奔三公主房间。让向天逸好好的看一看病床上的三公主。

  “三公主,为什么会病成这样?”

  “因为蛊毒。”

  “蛊毒?”向天逸震惊的回头看乐思凝,似乎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三公主中的蛊毒是皇太后下的?”

  “没错。”乐思凝点点头,叹了一口气声音缓了很多。“你可还记得那次我去你府上找你,我是故意让自己受伤,好套取关于你姨母的信息。你当时就说你姨母对蛊略知一二。你大概并不知道,我对中医也是有研究的。若是人自身的毛病,宫里的御医不可能瞧不出所以然。而只有蛊毒,操控者是别人,才至使三公主多次病发,却让御医们无计可施。”

  “她居然,居然如此狠心?”

  “天逸,我知道你其实是善良的,你一定知道怎么替三公主解毒,对不对?”

  面对乐思凝满怀的期待,留给向天逸的则是更多的心痛和懊悔。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姨母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女人,直到看到三公主,和听到乐思凝的话,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

  可是解毒的事他无能为力。他摇头,无奈的叹息一声,道:“我对蛊医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不是我不想救三公主,而是我做不到。”

  乐思凝失望的看向三公主,暗然落泪。凌郁霄安慰她,劝她想开。

  向天逸临走前,想起一事。

  “凝儿,虽然我不能替三公主解毒,不过我知道蛊之乡就在东边的大连山,那里的人基本上都会用蛊解蛊。也许对三公主会有帮助。”

  向天逸这一句话,让乐思凝终于看到了希望。她决定去大连山,无论如何要找到替三主公解毒的方法。不过,却遭到凌郁霄的反应。

  “你连大连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怎么去找?再说了,此去路途遥远又危险,万一发生意外,你怎么办?”

  倔强的乐思凝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郁霄,你放心,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再说了,我带影儿一起去,就算发生意外影儿也会保护好我的。”

  “还是不行。我不能让你冒这样的险。”

  “我不是在冒险,郁霄,你不能这样,眼见三公主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既然有方法就一定要去试一试,你阻止不了一个医者的心。”

  ●酷h匠网正m2版首*发

  凌郁霄无言以对,思考再三,乐思凝又再三哀求,他终于敌不过。

  “那我,我陪你去。”

  “万万不行。”乐思凝一口回绝,“朝中此刻不能没有你坐阵,皇上需要你,国家需要你,百姓们需要你。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况且还要影儿在,我们不会有事的。”

  凌郁霄又提议让浅江一起陪她去,又被她回绝。

  “郁霄。”乐思凝握着凌郁霄的手,深情款款的道:“你身边的危险大过我,有浅江在你身边我才能放心的去寻找解药。你万万不能发生意外,要不然我一个人也活不下去的你知道吗?”

  凌郁霄动容的将乐思凝抱在怀里,“你可知道,这也是我想说的话。你万万不能发生意外,要不然我一个人也活不下去。”

  感动让乐思凝流下眼泪,她窝在他的怀里,享受分开前的最后一次柔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