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圣的事让皇上大发雷廷,在殿上出言暴怒。加上皇太后的阻拦,凌郁霄和乐国涛被狠狠骂了一顿。

  但是,再强烈的反对,也阻止不了他们的决定。

  凌郁霄无所畏惧,与皇上道出其中利害,皇太后说什么也不松口。最后,乐国涛率领众臣集体请辞,将皇上彻底激怒。

  皇太后哭天喊地,骂他们对不起先皇,骂他们不忠不义。最后凌郁霄怒斥。

  “皇太后,朝中大事自有朝中大臣与皇上商议,你乃后宫之主,若是过多的参与朝政,想必天下人早已不快,若是还想母仪天下,自当自重。”

  “你……,凌郁霄,你居然骂本宫。本宫这是在替先皇和三公主报仇,你这样做如何对得起先皇,和先皇对你的重托?”

  “先皇重托,臣弟凌郁霄永不敢忘。”凌郁霄转头看向气极败坏的皇上,“国有规定,后宫女人不得干政。皇上不尊规矩,竟让皇太后亲政,还在这大殿上设下第二宝座,敢问皇上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如何对得起先皇?今日,我以护国候的名义,请皇上立刻取消皇太后参政一事,并对皇太后有意干政一事做出处罚。”

  “你说什么?”皇上震惊的看着凌郁霄。

  一旁的皇太后也瞪大了眼睛。

  乐国涛首先反应过来,上前一步与凌郁霄并肩,道:“请皇上取消皇太后参政一事,并做出处罚。”

  身后的大臣们也在同时齐刷刷跪下,一时间反对皇太后参政的声音如潮水涌来。

  向天逸站在边上,扫过群臣一眼,最后把目光定在惊恐不安的皇太后身上,亦来到乐国涛身边,“请皇上即刻宣布,取消皇太后干政之事。还我朝规矩。”

  皇上慌神了,全朝的人都反对,他孤立无摇。许是年轻气盛,他不甘心的指着从臣道:“你们这是在逼宫。一定是你安宁王,你想夺位。”

  “皇上。”乐国涛声间哄亮,把皇上都震了一下。“后宫不得干政这是国之规矩,如今皇上不听忠言,却反污蔑他人逼宫,实在让老丞寒心。”

  “你,乐国涛,你要是寒心大不了朕准你辞官,你满意了吗?”

  “住口。”凌郁霄气坏了,站到皇上身边,一身威严把皇上吓坏了。“你如此不争气,我如何对得起先皇所托?好在先皇早有遗言,若是你不务朝政,只知贪图享乐,我便以护国候的身份将你废除。”

  这么一来,皇上慌有极了,马上改口说什么都听皇叔的,并立刻下旨取消殿上皇太后的位置,再不准皇太后参与朝政。

  皇太后冷眼看凌郁霄,不服输的站起身。“先皇也曾有遗言,让本宫督促皇上,本宫何来干政一说?全是你们,你们自私自利,害怕皇上熟络朝政,你们就没有机会谋朝纂位,齐贤王是这样的人,你安宁王何偿不是早就觊觎皇位?如今齐贤王被抓入牢,便没有人再与你对抗,你便可以毫无顾忌的逼宫,请问你这是何居心?”

  “太后说臣逼宫,请拿出证据来。”

  皇太后指着软在皇位上喘息的皇上,向众人道:“这还不是证据吗?你安宁王仗着护国候的身份,对皇上喝斥,这又作何解释?若非你心中早有谋位之心,又怎会如此胆大妄为,往大了说你已经犯了欺君之罪。”

  “对,你仗着护国候的身份,对朕大不敬,朕要问你的罪。”皇上也跟着附和。

  凌郁霄气得不行,心中万分后悔扶持眼前无能的皇上登基。他当初应该听乐思凝的,若不然何来今日之祸。

  “皇上,你真是糊涂呀。”凌郁霄失望的摇摇头。“事已至此,臣不得不做一件大事。”他立刻叫来侍卫,去安宁王府请王妃把重要的证明据带进宫。

  殿里乱成了一锅粥,皇太后和皇上指责凌郁霄意图谋反,话已经说得很清楚,让侍卫们马上抓了凌郁霄。可她不知道,这些侍卫是齐贤王的手下,他们知道凌郁霄要救主子,当然不会再听皇太后的。

  皇太后预感事情不妙,对一旁的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宫女迅速离开。

  向天逸看到这一幕,怀疑的走向凌郁霄。“王爷,你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H6酷@…匠*网?)永bx久%免费。看Rj小^R说

  凌郁霄只是看着皇太后,“宫变。一个能够替皇上除掉身边杀手的宫变。”

  皇太后一颗心掉了下去,已然从凌郁霄的眼里看出了事件真相。她怪自己还是后知后觉了。本以为一步一步的计划得逞后,这最后一步除掉齐贤王,剩下的凌郁霄就好对付,没想到最不好对付的人是凌郁霄。她想起他刚才说让侍回去请王妃进殿,恍然大悟。她第一眼见到乐思凝时,就有种不安的感觉,要不然当初她不会急于请求皇上赐婚于向天逸。

  如今,看来是晚了。

  “母后,母后你怎么了?”皇上扶着就要昏倒过去的皇太后,愤恨的看向凌郁霄,“亏你还是朕的皇叔,竟然用这种自卑劣的手段对付我们母子俩,还口口声声称自己为了东临好。好你个护国候,你居心叵测,早晚会遗臭万年。”

  “是你执迷不悟。你可知道,你现在扶着的人,东临的皇太后,她的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难道你就不奇怪,她一步一步的利用你的无能无知,利用这份母子情谊,背里她却做了什么?”

  所有大臣惊叫出声,看向义正言辞的凌郁霄。

  向天逸道:“王爷,你此话是何意?”

  殿外传来报告,乐思凝带着浅江影儿,押着受过大刑的苏永安走了进来。大臣一见到口吐鲜血,一身是伤的苏永安,纷纷认为是凌郁霄要造反。

  “安宁王,原来是你要造反。”向天逸手指向凌郁霄,怒言相向。

  凌郁霄毫不畏惧,“本王要是想造反,当初就不会扶太子登基。这件事情,你还是问问你的好姨母吧?”

  向天逸惊凉了一下,看向皇太后,此刻皇太后的眼里只有苏永安。他不由得怀疑。

  “郁霄,苏永安和苏前锦均已招供。”乐思凝走上前。

  凌郁霄点点头,让浅江把供词拿给众大臣看。大臣看从词更是惊恐不安。向天逸拿过供词一看,脸色陡变,看向绝望的皇太后。

  皇上也发觉皇太后不对劲,夺过乐国涛里的供词,看完之后,所有的痛惜变成了恼怒。

  凌郁霄示意大家安静,厉声对皇太后道:“你贵为皇太后,受先皇宠爱,恩泽万千,皇上和公主更是拿你当亲生母亲,可是你呢,你不甘寂寞,和工部尚书苏永安勾勾搭搭,暗度陈仓。不顾水患严重,唆使县令苏前锦秘密偷藏银粮,任百姓生死,陷害齐贤王。加上这几年来,你利用苏永安经营人脉,收买某些官员为你所用,你更是利用皇上年幼,蛊惑皇上利用乐家双子逼乐丞相请辞,以方便你进一步控制朝政。如此居心,已昭然若雪,你还有何话说?”

  趴在地上痛不欲生的苏永安努力的挣扎起来,对皇太后磕了一个头。

  皇太后从地上站起身,摇摇晃晃的来到众大臣面前,昂起头冷颜面对。

  “自古以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本宫今日无话可说。”

  “姨母,你……”

  “天逸,姨母这一辈子无怨无悔,最对不起你的是,没能帮助你娶到你心爱的女人。”她看向乐思凝,泪光中含着冷意。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向天逸痛心的摇摇头,努力的控制情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