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后的态度非常强硬,一定要杀了齐贤王。皇上也是气愤难当,也知道齐贤王早有谋反之心,正好也可以借着三公主的话直接将他斩首。

  乐思凝越来越觉得皇太后的可怕,她和凌郁霄已经可以断定所有的一切都是皇太后搞的鬼。这几年她一直在利用三公主,这先前三次的疯病发作,正是为了这最后一次做准备,如此一来,齐贤王将背上强占亲侄,谋害皇上的双重大罪,莫说别的大臣,就皇上而言,就不会轻易饶他。

  “皇上,仅凭姝璃几句疯话就信以为真,实在是太过草率。臣认为此事理由查个清清楚楚再定夺。”

  “查什么查?”皇上气愤的在吼。“楼上那个是朕的亲妹妹,她被害成这样啦,还有父皇,那是朕的亲生父亲,是齐贤王的亲大哥,他为了一已之私,强占亲侄,毒害大哥,此事已经证据确凿,该杀。”

  乐思凝拉住还想辩别的凌郁霄,对他摇了摇头。

  这时,皇太后走了过来,脸上挂着怒恨的泪水,跪在几人面,道:“哀家求皇上,求安宁王,求王妃,替姝璃作主。齐贤王冷血残暴,犯下如此双重大罪,求皇上下令,将这个恶魔斩首,替先皇和姝璃报仇。”

  一语震惊乐思凝和凌郁霄,不可置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皇太后,她双目含恨,坚决不屈,好似被迫害的人是她自己一样。

  也让乐思凝看到了皇太后的城府,这个女人,不惜身份的下跪,扮演了一个好母妃,好妻子,不惜一切要替先皇报仇,决心之大不说,也明知道齐贤王背后势力的强大,却仍要这样做,不难看出,她把所有将有可能发生的意外都推到了皇上的身上。

  此心计毒不可喻。

  皇上松开握紧的拳头,把皇太后扶起来。

  “母后,朕这就宣布齐贤王的罪证,明日午时,将其斩首示众。”

  看到皇上眼里的凶狠,凌服霄和乐思凝不敢大意的上前劝阻,而是随同御医去看三公主。三公主此次发病以至癫狂,手上到处都是碎片割伤,丝丝血迹不散。

  御医们像往常一样无可奈何,因为查不出病因,根本没办法下药。乐思凝不敢大意的说出三公主很有可能中的蛊毒,她在现代学的一直是西医,中药的知道她都是从书上学来的,对中药并不是很专业。不过,她有理由相信蛊之一说。

  看过三公主后,两人速速离宫。凌郁霄命浅江去齐贤王府看看有没有他的部下,又让他务必看好齐贤王党下的大臣有没有立刻采取什么极端的方法,这才带着乐思凝回王府。

  乐思凝是坐立不安,焦虑难静。

  “你冷静一下。”凌郁霄把茶端给她,安慰了几句。

  “明日午时,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齐贤王斩首的圣旨一下来,临城一定会乱。”

  “你说得对。”凌郁霄皱紧眉头,“过去我一直在打击他,可我没想过要他的命。不过按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皇上一定会借着姝璃的话将齐贤王斩首,这样一来就没有人敢觊觎他的王位。”

  “郁霄,我们也行动吧。务必阻止皇太后的阴谋得逞。”

  两人商量一阵,决定只要圣旨一下,就任由齐贤王堂的人联名上书,他也会站在齐贤王那一方,要求皇上彻查三公主被强和先皇下毒一事,这样还能拖一些时间,给他们更多的时间搜集皇太后谋反的证据。

  事情正如他们预料的那样,圣旨一下,齐贤王党的大臣们争相奔走,商量对策。

  浅江带回齐贤王堂聚集地的消息,乐思凝亲自回乐府请父亲一同参加。本已郁闷几日的乐国涛得到这个震惊的消息后,心情竟好了许多,决定随乐思凝一同去参加。路上,乐思凝道出实情。

  向天逸也被邀请而至,看到乐思凝,乐国涛和凌郁霄同时出现时,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大家不要慌。”乐国涛稳如定盘,向众人一挥手,众人便停下喧哗。“安宁王今日与老夫同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如何救出齐贤王。”

  众人不语,乐国涛轻叹一口气,“过去的争权夺利,老夫不想多说。如今齐贤王遭人暗算,明日午时还被斩首,为了不让奸人得逞,老夫提议,我们大伙联名上书,要求拿出让众人信服的证据,再定齐贤王的罪。如果大家赞同,我们就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马上有人提出疑问。

  “刘贤王是安宁王抓进大牢的,乐丞相所说的奸人难道就是安宁王吗?”

  “就是,齐贤王与安宁王一向不合,今日的救人计划有安宁王参与,乐丞相您让我们大家伙如何信服?”

  酷lm匠N9网正W_版首发

  ……

  面对反对声音,凌郁霄轻轻一哼,“各位所言极是。不过说本王是奸人,恐怕不妥吧。齐贤王贪污银粮,人证物证具在,各位不防自己去查一遍。”

  哼——向天逸哼了一声,站起身走到凌郁霄的面前。“人证是苏前锦,而且此人为官一向不正。难保他不会与安宁王联合陷害齐贤王,再者物证,谁能保证那些银粮是齐贤王藏的?”

  “向将军,你的意思是认定了本王是那样的小人。”

  “事实不是已经摆在眼前最吗?”向天逸冷冷的瞟了他一眼,哼笑一声。引来身后大臣的附和。

  乐思凝看不下去了,上前插话,“向将军头脑清晰,为人正直,果然能得众人信服。不过我希望大家不是一时头疼脑热,大家可以想一想,没有安宁王的帮助,你们以我父亲和向将军为首,能不能让皇上同意查清齐贤王的罪事,如果大家有把握的话,那我们夫妻即刻就走。”

  “凝儿,你这是什么意思?在长辈面前,不得胡言乱语。”乐国涛沉着脸,显然不悦。

  乐思凝却是笑笑,“爹,在座的各位只相信你一人,所以我们再在这呆下去也毫无意义。”

  “凝儿,不要胡闹,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要……”

  “你还替他们说话。”乐思凝瞪了一眼凌郁霄,又指着众大臣道:“你看看他们,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你,你早该听我的话不要来这里。现在好了,你问问他们领你的情了没有?”

  凌郁霄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你和我都清楚齐贤王就算有夺位之心,但在这时候他不能死。我们不能让奸人得逞,不能上我凌家的江山异主。”

  “等等,你们说的奸人到底是谁?”向天逸发觉事情不对劲,看向乐国涛。

  乐国涛也略为迷茫,看向凌郁霄。

  “此事……此事还未有证据,现下不好断言。不过请各位相信本王,现在只有我们齐心协力才能让齐贤王明日免于一死。当然了,如果各位实在不相信本王,那么本王现在就走,你们自己想办法救人去。”

  他拉着乐思凝的手就要走,被乐国涛和向天逸同时叫住。乐国涛来到众臣面前,道:“现在危急时刻,诸位大人还请暂时放下过节,与安宁王为首,我们一齐进宫面圣。如若不然,仅凭我们的力量恐怕难以说服皇上。”

  大臣们纷纷点头,却未对凌顾霄说好话,而是以乐国涛的话为准。

  乐思凝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这一闹成功了。

  向天逸看着乐思凝的表情,感觉到其中隐藏着什么事情,可他猜不到。现在的乐思凝早已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温婉女子,现在的她行事果敢,胆量计谋过人,是东临任何一个女子都无法比较的。只不过她这朵花,他忘尘莫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