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国涛回到家中,终于气出了病。乐母劝他干脆顺了皇上的意,更何况他年纪也大了,只要他肯放手,两个儿子就能回来,到时候儿媳妇啊孙子啊什么的全都回来了,一大家子团聚多好呀。

  乐思莹一向不管朝政,但也不想眼睁睁看着父亲整日为这事愁。她让父亲去安宁王府找妹妹妹夫商量,可父亲完全觉得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并不愿意因为朝廷里的事去找她,不愿低声下气,毕竟他至始至终都站在齐贤王这一边,与凌郁霄算是对立关系。

  乐国涛坚决不去找凌郁霄,还警告妻子和女儿也不许去,他宁愿辞官,也不愿意去跟凌郁霄低头。

  而他的决定,恰合了皇太后的意。

  凌郁霄还在彻查皇太后和苏永安的事,影儿带回来的消息上他吃惊。

  “凝儿,你果然猜对了,皇太后和苏永安两人一直关系非同寻常,已经长达数年。”

  乐思凝愣了愣,随后叹息一声,“这个女人太可怕。现在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反对你扶持太子上位了吧。明明你……”她很快住了口,叉开话题。“如果这样的话,还不如让齐贤王反了算了,省得皇帝落到皇太后的手里,这天下凌姓就得改啦。”

  “你这话是在气我吗?”

  乐思凝嘟着嘴别开脸,她真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哪有人不愿意当皇帝的。

  “本姑娘哪舍得气你,你可是本姑娘想方设法才弄到手的男神,本姑娘还等着你什么时候全身而退,带本姑娘去游山玩水,过风流快活的日子呢。”

  凌郁霄没闷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些。他知道乐思凝是有意想逗逗他。

  “好啦好啦,那你接下来想怎么办,反正皇太后的目标已经很明确了。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把她打败,然后继续巩固凌家的天下。”

  凌郁霄吐出一口气,“打倒皇太后,这可是个艰巨的任务。主要是皇上向着她,而皇上的话又没人敢不听,所以要想打倒皇太后,必须出奇不备,一举奸灭。”

  “赞同。我建议直接抓了苏永安,屈打成招也没所谓,只要有人指控皇太后,到时候群臣跟着躁动,皇太后势力不稳,自然落不到好。你再以护国候的身份,严惩奸后,最好是将她打入冷宫,永远不能与外人接触,如此一来,不怕她有死灰复燃的机会。”

  凌郁霄定定看了乐思凝好一阵儿,最的点点头,又对老天喊不平。

  “如果你是男儿身,我能想像到你是个攻于心计的人,想必你的官会越来越大,势力会越来越广。假如你是前线杀敌的将军,我更能想像到你驰骋沙场,将敌打得屁滚尿流,从此不敢犯我东临。”他顿了顿,叹了一口气。“只可惜呀,你偏偏是个女儿身,这女儿身……”

  “再说下去,我可就要打人啦。女儿身怎么了,没有女儿,谁给你们男人传宗接代,没有女人,世界阴阳不调,你们男人恐怕个个都会爆血管而死。”她轻咳两声,转过身去。“不过也有可能在没有女人的世界里,男人跟男人也能产生爱情,哈哈,多有爱的一对对基/友呀。”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说什么呢,男人跟男人怎么可能产生爱情?你看你又调皮了。”

  乐思凝早就练就一身厚脸皮,此刻脸不红心不跳。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嘛。算了,还是说正事吧。你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

  “建议不错。”凌郁霄走上前搂住乐思凝的腰。“你这个计够毒呀,这样才对嘛,否则外人只骂我心狠手辣,在你面前我会很不好意思的。现在有你陪着我一起毒,这样的生活才更有趣。你说对不对?”

  毒妃的名头就此被他挂上来了。

  “不过。”凌郁霄故意拉长尾意,若有所思。“你说皇太后对你其实还不错,你这么为难她,她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很望?”

  原来是吃醋了,因为皇太后当初想将她嫁给向天逸。

  “呵呵,其实你吃醋的样子很可爱。”

  “开玩笑,我才没有吃醋呢。你……”

  “王爷,不好啦,三……”浅江突然打开房门,一眼看到正搂在一起打情/骂俏的俩主子,他这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尴尬的站在那儿傻愣愣的。

  乐思凝赶紧跳开,凌郁霄也瞪了一眼浅江,似笑非笑,“三公主怎么了?”

  浅江回过神来。“回王爷,三公又发疯了,而且这一切比以往都要厉害。”

  啊——凌郁霄和乐思弹凝速速进宫,浅江一这告诉他们三公主的情况,说此次三公主发病急而且异常凶猛,令雪被她咬伤,其他的丫环全部离开寝宫,她钭寝宫里所有的东西再一次砸光。更诡异的是,她一直在控诉齐贤王,说齐贤王三年前禽/兽不如。

  “奇怪,她为什么会骂齐贤王禽/兽不如?”乐思凝停下脚步,皱紧眉头。

  凌郁霄想了想,“看来皇太后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凝儿,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治好姝璃。”

  三人进宫,直奔三公主寝宫,皇太后和皇上早已在寝宫门口,这一次请了很多侍卫把守门口。只听到里面砰砰砰的还在响,还有对齐贤王的破口大骂。

  行过礼,凌郁霄问起此刻三公主的情况,皇太后诉说过程中几欲落泪。

  凌郁霄当机立断,请皇上恩准他进入寝宫,将三公主打昏,再做定夺。

  “我跟你一起去。”乐思凝抓紧凌郁霄的手,期待的看着他。

  凌郁霄不作思考,点头后让侍卫带头,进入寝宫。里面散落一地的碎片,桌子椅子全部打翻,乱七八糟一片。

  乐思凝抓起凌郁霄的手,凑郁霄让她躺在他的身后,一起寻着声音走去。

  阁楼里,传来痛骂声和捶打声。两人看着打开窗户的阁楼,心惊肉跳。本想上楼,可刚要走,就看到窗子上有个人影。

  是三公主。此时她已完全疯掉,衣衫不整,蓬头乱发,上在那里看着凌郁霄和乐思凝大笑。尔后又指着他们大骂“齐贤王,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这个魔鬼,你禽/兽不如,你该死,该死。”她一抬手,一个花瓶砸了下来。

  凌郁霄抱着乐思凝迅速跳开,花瓶砸到他们原先站的地方摔得粉碎。

  皇上和皇太后也焦急的走来,看到这一幕惊讶的台头看窗子,拼命的劝说。

  三公主又是哈哈大笑,指着地上的几人,骂他们是傻子,是废物,说他们斗不过齐贤王,说齐贤王才是真龙天子。

  皇上气得半死,一甩袖怒道:“这个姝璃,简真该死,竟然当着朕的面说这样的话。”

  “皇上啊,姝璃也是够可怜的了,你好歹也是她的亲哥哥,不要跟她计较好不好?”皇太后流泪乞求,就像三公主是她的心头肉一样,几次伤心得要昏倒。

  乐思凝扶着她,安慰了几句。皇太后更是伤心的大哭。

  “朱璃她命苦,从小没了娘,她是我一手带大的,就像我的亲生女儿一样,她怎么会发疯呢。凝儿,你救救她,求求你救救她。”

  “太后,太后,您不要这样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可是三公主到底是什么原因至使她发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不是不想救她,我是没办法。”

  “没办法?”皇太后定定的愣了愣,随后又是摇头哭泣。“我可怜的孩子,母后无能啊。”她挣脱乐思凝的手,来到窗子底下,对着三公主道:“孩子,你告诉母后,母后要怎么样才能治好你的病,你告诉母后,只要母后做得到,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母后也要把你治好。”

  楼上的三公主突然停止了喊叫,目光如遇死神一样盯着某一外,惊恐喊道:“齐贤王,你这个禽/兽,三年前你兽性大发,夺走我的清白,你逼我帮你对付父皇,是你,是你,就是你下的毒,你毒死父皇,夺走我的清白,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话音刚落,三公主就昏倒了。而地上的几人,早已震惊得呆愣在那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