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皇上允许皇太后参政?”乐思凝吓一跳。“我的猜测果然应验了。皇太后的野心就是夺位称王。”

  “你说话还需小心些,这一些只是我们的猜测。”凌郁霄的眉头皱得紧紧的,看起来担心坏了。

  “还是猜测吗?”乐思凝吐出一口气。“你不是不清楚现在的时局,而是你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皇帝扶正了,希望他是一个有用的皇帝。可是,你所想的一切并不是他想的,他的懦弱和无能已经被皇太后利用,甚至如今恐怕已经是皇太后主持大局,你……”

  SG酷匠J%网fR首1}发“!

  “别说了。”凌郁霄懊悔的看乐思凝。“我承认,我一直不愿意相信皇上会是这样的人,也不想去怀疑这一切是皇太后在操纵。”他顿了顿,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扶太子称帝,除掉齐贤王,到底是对还是错。”

  “郁霄。”乐思凝放软了声音,来到他身边。“我知道你身上的重担,也知道你心里的不容易。你放心吧,我们一起齐心协力,趁皇太后还在破茧之时,将她的企图消灭。我们要有信心,一定能够做到。”

  时世变幻,容不得凌郁霄做再多的考虑。

  “眼下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齐贤王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件事情也是让凌郁霄头疼。“我在想,搜集皇太后欲谋朝纂位的事情,可不可能和齐贤王的案子一起调查。”

  “跟我想的一样。”乐思凝鼓掌叫好。“我早就说过,苏前锦的话太值得怀疑。浅江也说过,临城的大官之中有两位,一个是史部侍郎,另一个是工部尚书。我们要查的,是这两个人和皇太后的关系,同时也要查清这二人跟苏前锦的关系。”

  “老婆太聪明了,对男人来说真是一件打击人的事情。”凌郁霄摇摇头,假意不高兴。“你的话跟我想的一样。所以我现在应该先去见一个人。”

  “没错。这个人就是苏前锦。”

  凌郁霄拉过乐思凝,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乖乖等在家里,我回来可要吃好吃的哟。”

  乐思凝拉住他的笑,抛了个媚眼,道:“敢问王爷,今晚想吃什么口味的。”

  凌郁霄假意思考,“温柔的,可爱的,风情的。不过,这次可不可以不要那么主动?”

  “你……调,戏我?”

  凌郁霄大笑走了。

  从苏前锦的口中,凌郁霄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苏前锦一口咬定是齐贤王安排了一切,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凌郁霄恼怒的离开大牢,在出大牢门时,他想起齐贤王,最后决定暂不去看他。

  在这件事情上,他知道齐贤王是被冤枉的,可想起他的过去,他不由得依旧寒心。这一次他努力的查案子,并不是帮他洗脱罪名,更多的是要除掉皇太后这股势力。

  吩咐浅江出去调查苏永安苏游与皇太后的关系,又让影儿去找裴辛。影儿趁夜,再探裴辛府。

  “少爷,参汤好了,特意加了红枣。”

  果然,暗号一出,裴辛前来开门。影儿查看无人后迅速钻进心间。再见到裴辛,依旧是往日英俊健朗的风采,但影儿再看他时,却没有了往日的心动。他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放下了身份悬殊的顾忌,也放下了对他的那份悸动。

  她想起那日在县衙门口,浅江宠溺的笑容,和他在她额头上那轻轻一点,那一瞬间,她双眼一亮,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属一样。正是浅江那样的笑容和那个动作,令她砰然心动。此后,他就这样在她中生根发芽。

  “影儿姑娘找我有什么事?”

  影儿回过神来淡淡一笑。“裴将军,我此次前来,是想问问你,你是否清楚苏游和苏永安这二人与苏前锦的关系?”

  “苏前锦?就是那个指证齐贤王贪污震灾银粮的人?”

  “正是,现在苏前锦已经关押在牢,皇上命王爷彻查此事。”

  裴辛背着手想了想,道:“三年前,有一次在苏永安的家里,我好像见过一个叫苏前锦的人,苏永安介绍说那是他的侄子,还让我们多多照顾。事后就不知道了。现在想来,怕是当时的苏前锦就是现在牢里的那个人。这么一来,苏游可以排除在外。”

  “可苏永安为什么要让苏前锦替他转移银粮,难不成苏永安想谋朝纂位?”

  “不然。”裴辛摇摇头。“我现在有一个怀疑,我怀疑皇太后这个人有问题。”

  影儿眼前一亮,定定的看着裴辛。

  “怎么了影儿姑娘,我脸上花啦?”

  “没有。”影儿淡淡一笑。“裴将军才智过人,低调之时更是洞察一切。你可知道,我们王妃早就怀疑皇太后,故让浅江调查皇太后去了。”

  裴辛目露欣喜,“多次听你提起王妃智谋过人。想来裴某还只是与王妃见过一面。那日在宫里,王妃虽是女辈,却知顾全大局,并不动声色的打击齐贤王的势力。已令裴某刮目相看。不知影儿姑娘可以代个话,就说裴某敬仰王妃,不知能否与王妃见面而谈。”

  “裴大人放心,你的话我一定代到。”

  “多谢影儿姑娘。”

  “如此,我先走了。你的消息将是一个突破口。对王爷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告辞。”

  回到王府,刚好在门口碰到浅江,影儿赶紧追上去,浅江也是眸光微动,便和影儿一同进府,直奔书房。

  乐思凝和凌郁霄早已经书房等候,看到二人回来,满怀期待。

  “情况如何?”

  影儿先开口,“据裴将军所说,苏前锦正是苏永安的侄子,可以排除苏游。”

  浅江接口,“这样一来,我这边的事情也就说得通了。我发现苏永安悄悄派人去大牢给永前锦送吃的,随后,他一个人入宫。我趁夜也摸进皇宫,发现他并没有去见皇上,而是直接去了永坤宫,而且进去的时间足足有两个时辰。”

  乐思凝看了一眼凌郁霄,“这皇太后和苏永安不会有一腿吧?”

  什么叫有一腿?

  凌郁霄干咳两声道:“现在还不好下定论。影儿和浅江的消息,至少可以证明了我们的猜测,也就是说此次钱粮失踪一事,一定跟皇在诟脱不了干系。也正王妃之前所言,皇太后之所以陷害齐贤王,正是要一步一步的让他失信于民,达到彻底除掉他的目的。把我调去彻查此事,则是故意将我引开,达到他亲临朝政的目的,两者一结合,也就坐实了她要纂位的动机。”

  “你说得对。”乐思凝赞同。“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趁她羽翼未丰之时,将她彻底灭杀,否则后患无穷。”

  “可是她可是皇太后,皇上的母妃,加上向将军在朝中势力不容小觑,我们想要动她,恐怕不易。”

  “浅大哥说得地。皇太后多年来能够稳坐后宫,说明她必定有过人之处,想要一朝将她拿下,务秘计划好一切。”

  “你们的顾虑都是对的。”凌郁霄吐出一口气了。“皇上年纪轻,不排除被皇太后威胁。我们在对皇太后进行攻击的同时,一定要保护好皇上。”

  乐思凝别过脸,看着窗外,心中却是另有所想。

  四人商量一阵,决定从苏永安下手。只要苏永安能够站出来指证皇太后,那么他们的胜算就大很多。加上凌郁霄在朝中的势力,必要的时候来个联名上书揭露皇太后的野心,不怕拿不下皇太后。

  乐思凝提议,这件事情要悄悄的进行,不能让向天逸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