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找到失踪银粮那一刻起,乐思凝就觉得她和凌郁霄必须尽早回临城。她已经不敢相信皇太后。分粮完毕后,凌郁霄命随齐贤王震灾的临城的官员负责后续工作。她和乐思凝商量,尽早离开。

  影儿回客栈收拾东西,店老板一家人恭恭敬敬,说要当面感谢王爷和王妃,影儿知道两位主子一向不喜欢这些场面,并不想告诉店老板他们离开的时候。可是店老板一家人非缠着问,影儿无奈只好道出两位主子打算明天一早就动身。

  当天晚上,乐思凝怎么也睡不着,刚要起身,睡在身边的凌郁霄睁开的眼睛。

  “睡不着吗?看你一直翻来覆去的。”

  乐思凝柔柔一笑,索性坐到床头。“心里想着临城,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不可预知的事。”

  “不要想太多。”凌郁霄起床给她倒了一杯水。“皇帝虽然年轻,处理事情也不够力度,不过我还是相信,他不可能做出什么让我担心的事。”

  “但愿如你所想。”乐思凝靠在他的肩膀上,叹了一口气。“自从嫁给你之后,我变得越来越敏感了。虽然我父亲现在跟齐贤王已经不像过去那样亲蜜,而齐贤王也已经被押在劳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放心。还有三公主的毒,我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

  “说来说去,是我没做好。是我能力浅薄,才让你跟着我受累。”

  “怎么怪到自己头上去了呢?”乐思凝捏捏他的下巴,淡淡一笑,“俗话说得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命好,嫁给了王爷,自然是富贵荣华,锦衣玉食。好了,不想那些有的没的。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回去呢。”

  如此娇艳又知书达礼,聪明懂事的妻子陪在身边,凌郁霄万分的感谢上苍。他觉得自己赌对了,不管当初是出于什么原因,最终的结果都是他找到了一个好妻子。他信任她。

  他将她拥在怀里,安然的闭上眼睛,不去想那些明争暗斗。此刻温情暖暖,他只想将她记住。

  第二日天刚亮,乐思凝起床,和影儿准备好早餐,又做了几个馒头带着路上吃。四人带上行礼,准备出发。

  可县衙的大门一打开,看到的情景吓了他们的一跳。

  “王爷和王妃出来啦。出来啦……”

  “王爷和王妃……”

  一时间,将大门围得水泄不通的老百姓兴奋的叫喊着,陆陆续续跪下去,给乐思凝和凌服霄磕头谢恩。

  影儿一看带头的人是店老板一家人,缩缩脖子上到浅江身后。浅江看了看她,宠溺似的点了点她的额头。

  “最好别让王爷王妃知道,否则有你好看。”

  影儿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浅大哥,你一定不要告诉王爷王妃是我透露的消息,拜托拜托。”

  浅江轻叹一声,却没有责怪的意思,来到凌郁霄身边,以防发生电外。

  一大早县衙外跪了一地,的确让人意外。凌郁霄和乐思凝只好劝大家有话起来说。纯朴善良的老百姓对这次分粮的事情表示万分感激,得知今天王爷和王妃就要离开,特意前来相送。

  店老板走到凌郁霄跟前,“前几日几位住到我店里,我是有眼无珠不知贵人驾到,还请两位恩人不要计较,让我们全县的百姓送一送,以表示我们的感激之情。”

  凌郁霄扶起店老板,“掌柜的,你听我说。大家要感谢不是感谢皇上吧,是他派我来这里给大家分粮的。”

  乐思凝看向他,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让皇帝的形象走入百姓心中,从而让百姓更多的拥戴皇帝。只是此番作为,她并不觉得妥当。其实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百姓的心也是纯朴的,他们只会把直接受惠于自己的人当成心中的神。

  事实证明,确实如乐思凝所想。全县的百姓对皇帝做了做样子,再次对凌郁霄下跪。

  “大家都起来吧。”她站到凌郁霄身边。“大家只要记住,为官者,食百姓之粮,自然要为百姓办事。因为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在半封建的社会里,老百姓不敢把这句话放在心里。可是经乐思凝这么一说,大家伙都觉得作为普通老姓所存在的价值,是他们创造了衣食住行,才能让这个国家繁荣富强。

  “王妃,王妃……”

  人群里挤出一对年轻的夫妇,两人手里各抱着一个孩子。

  乐思凝一看,来人正是她亲自接生的那对夫妇。赶紧迎了上去。

  “你们怎么来啦?你也真是的,刚生完孩子,身体都没调养好,一大早出来受这风吹清冷的,坏了身体可怎么办?”

  两个孩子在父母的怀里嗯嗯了两声,可爱极了。

  孩子的父亲感激道:“我这两个孩子,幸亏得王妃相助,要不然很可能来不到这个世界上。无论如何,请王妃受我们一拜。”

  说着放时,夫妻俩扑通跪下去,俩孩子啊啊两声,像是跟父亲一样感谢乐思凝。

  乐思凝赶紧把他们扶起来,实在承受不起这样的跪谢。

  “行医者,为人民服务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们可千万别这样,我受不起。”

  这一下,围观的百姓更是把乐思凝当成了救苦救难的菩萨。

  末了,夫妇俩求乐思凝替他们起两个名字,乐思凝受宠弱惊,毕竟是别人家的孩子,二这名字当然由父母来取。她就算顶着王妃这块头衔,也不能替孩子取这个名。可是转百姓一嚷嚷,她不取都不行了。

  她求助于凌郁霄,凌郁霄笑着看她,并不打算插手这件事。她只好硬着头发想名字,想啊想啊,那些好词都快想光了,但都觉得不合适。

  她抱歉的笑笑,“实在想不出好名字,要不这句字还是你们自己想吧,想怎么取就怎么取。”

  凌郁霄上前,笑看他们。“我这倒有两个名字,如果你闪夫妻不嫌弃的话,可以用用。”

  /l看N正版章!-节5w上酷匠7@网L

  夫妻俩当然不会介意,王爷王妃一家人,谁取的还不是一样。

  “那就这样,男孩子叫建临,女孩子叫念凝。临字便是我东临的临,希望这孩子长大以后能够为国家效力。而这凝字,取字于王妃闺名中的一个字,希望她长大以后,像王妃一样善良,聪明,更希望她有一颗感恩的心,孝顺父母长辈。”

  众人拍手称好,纷纷表示祝福。那夫妻二人感激涕零,再次给凌郁霄和乐思凝磕头。

  尔后,凌郁霄让浅江亲自去大牢提齐贤王,先行离开,在城外等候。他牵着乐思弹凝的手,带着影儿在全县百姓的欢送中离开。

  出了城门,凌郁霄颇有感触的回头看城门内的乡亲们,心中有种不言而喻的激动。

  “怎么样,能得到百姓如此的爱戴,心里有没有想要替他们做更多事情的想法?”乐思凝挽着他的手,笑看他。

  “咳咳——。”凌郁霄收回目光,走向早已等候的浅江。“还行,感觉吧一般般。”

  乐思凝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不过她内心里的想法倒是渐渐清晰。

  几人上马策马而去。从出发到回到临城,齐贤王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他总是以一幅淡然的表情看待,似乎自己根本没有做过任何亏心事。

  乐思凝并没有给齐贤王好脸色,她不会忘自己的姐姐遭受的一切。若不是因为他必须押回临城让皇帝亲审,她真想痛打他一顿,让他知道什么叫痛。

  齐贤王被关进大牢,朝中纷纷举言,要保齐贤王。不过凌郁霄目光一扫,大伙儿都不敢高声喧哗。凌郁霄看向大殿的宝座上,除了皇帝竟然还有皇太后。心中惊凉,有种不安的感觉。

  退朝后,他抓住一大臣问了情况,不想自已被吓了一大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