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几包迷药,成了智取银粮,拿下贪官的功臣。

  整个县衙的人都被绑,扔到县衙的校场上,包括县令苏前锦。此刻火把净校场照亮如白日,送银粮出城的那十多人最先醒来,一看到这阵势,个个吓懵了,挣扎不脱,狂叫不断。但一看到凌郁霄冷着的一张脸,那目光中让人不寒而粟的杀气时,直接不敢吭声。

  凌郁霄扫过十几人的脸,冷哼一声道:“私藏灾银灾粮,犯下弥天大罪,真是罪不可恕,等事情弄清楚,明天午时本王便将各位的人头挂到城门上,顺便在那儿给百姓分银粮。”

  这声音,这姿态,在衙役们的眼里却如同夜间狂魔,陌时都会要他们的命。

  “你,你是谁?”

  凌郁霄立刻扫向说话的人,只见那人吓得直接摔到地上。

  “本王是阎王,来索你们命的。”

  十几个衙役再不敢乱叫,个个跪地求饶。

  乐思凝一直在旁边看着,细细的欣赏凌郁霄的办事姿态,她喜欢他冷静的样子,不说话也能把人吓死。还有他的手腕,加上以生俱来的魄力,直教人心中大快。

  县令苏前锦被单独带到一间房晨,乐凌郁霄和乐思凝,还有浅江三人正在等他醒来。

  “郁霄,你觉得这个姓苏的,会把责任推给谁?”

  凌郁霄抬头看乐思凝,“你的意思是,他会责任全扣到齐贤王的身上?”

  乐思凝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我总感觉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罢了,先听听姓苏的怎么说吧。”

  苏前锦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还以为自己做梦呢,待睁开眼睛时才觉得自己手脚被缚,怎么也挣扎不了。

  W酷5^匠,网#唯一s正xP版!,其他1都'是盗版

  “王爷,人醒了。”

  “让他坐起来。”

  苏前锦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已经被浅江抓了起来,一看到眼前功冷眸素面的凌郁霄,惊得无法开口说话。

  凌郁霄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蹲下。

  “知道安宁王这个人吗?”

  苏前锦惊恐的睁大眼睛,机械的点点头。

  “很好。”凌郁霄冷笑一声。“看清楚了,本王就是那个被世人说成心狠手辣的安宁王。所以呢,你最好把银粮的事说清楚,否则天亮以后,你将身先土卒,我会把你的人头挂到城楼上,让全城的人都知道你干的坏事。”

  “我我……”苏前锦喘了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狗官,你最好一个字也不要隐瞒,否则皇上一生气,直接判你个欺君之罪,诛杀九族,到时候可没人救得了你。”浅江掐着苏前锦的肩膀,满带威胁。

  乐思凝假意制止浅江,伸手拍拍苏前锦的头,“苏大人,为官不为民,想必须背后有靠山吧。浅江,在临城大官中可有姓苏的?”

  “回王妃,史部侍郎苏游,工部尚书苏永安。”

  “哇——”乐思凝夸张的表示吃惊。“不小哦,几乎都在御前,我说呢你一个小小县令怎么敢这么胆大妄为。”

  “官官相互,历来是本王最为痛恨的为官方式。苏前锦,你很不幸,落到本王手里,本王以护国个候的身份,可以直接将你就地正法。你可要想好了。”

  苏前锦吓得直接软下去,摇头痛苦。

  “我招,我全招。”

  “那还罗嗦什么?”浅江喝了一句,哼一声杀气腾腾。

  苏前锦头也不敢抬,痛悔道:“银粮的事,小人也是无能为力。当初朝廷派齐贤王来震灾。带着大量的粮食和五十万两黄金,起初齐贤王告诉小人,说要把一部分的银粮存在县衙内。小人按吩咐照办。随着时间的过去,灾民们的粮食越来越少,很多人吃不上饭,城外的几千灾民已经喝了十天的稀粥,实在熬不下去了。”

  苏前锦深叹一口气,继续道:“三日前,小人实在看不下去,便去找齐贤王,建议把县衙里存的粮食分给灾民们。可是这个时候,齐贤王亲口跟我说,存在县衙内的银粮不能动,他已经想了办法去附件的县城调粮。小人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又不敢多问。当天晚上,我府上就来了个人,他自称是齐贤王的手下,要替齐贤王传话。让我三日后的晚上,将县衙里的所有银粮全部装车运走。来人还给了我十张银票,总数是十万两。小人官职低微,不敢得罪齐贤王。便只能按照吩咐连夜净银粮送走。没想到你们早就盯上了。”

  乐思凝三人互看一眼,最后把目光放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苏前锦身上。

  “我苏前锦为官多年,虽然没为百姓做过什么大好事。但也没有做过对不起百姓的事。只是迫于齐贤王的压力,不得不这以做。还请王爷从轻处罚。”

  乐思凝皱眉,别有深意的看着苏前锦,却一话也说不出来。

  凌郁霄让浅江把苏前锦带下去,并让他和影儿带着店老板等人安排好明天分粮的事。

  “凝儿,你怎么看?”

  “假设是齐贤王这么做的,那么他会把这批银粮运到哪里?”

  “军队里。”凌郁霄接口。“为夺位做好准备。”

  乐思凝点点头,“假设是皇太后做的,她这么做的目的那可一箭双雕,相较之下,我更偏向于皇太后这一方。”

  思来想去,没有想到更正确的答案。乐思凝和凌郁霄一合计,决定将计就计。

  银粮已经到手,接下来一步就是放分粮,天刚亮,店老板带着人敲锣打鼓上街大喊分粮的事。还在睡梦听城民纷纷披着衣服探出脑袋,随后,城里就像炸开了锅一样热闹。

  凌郁霄让乐思凝和影儿留在且衙帮主持分粮的事,他自己带着浅江,两人速速出城,直奔震灾银地。

  齐贤王早已醒来,正在帐逢里着急粮食的事,就听帐外来报,说安宁王带着圣旨来了。

  吴成昌惊了一下,“王爷,他来干什么?”

  同样惊讶的还有齐贤王,他愣愣的看着帐外,眼里闪过一丝不安。

  “阿昌,你马上离开营地,以后的事随机应便。”

  “王爷,出了什么事?”

  齐贤王抚着胡子,冷笑一声,“本王这几日眼皮跳得非同寻常,看来今日一定是不同寻常的事。你赶紧走,本王的性命可以就交给你来救了。”

  吴成昌点头应是,速速离开。

  齐贤王率手下以及随同的震灾官员,在帐外迎接圣旨。凌郁霄来到齐贤王跟前,看了他一眼后拿出圣旨。

  “奏天承运,皇帝昭曰。齐贤王奉旨震惊月余,灾区无一改变,百姓水深火热,经查,齐贤王私吞震灾银粮,数额巨大,朕怒急,今命护国候凌郁霄严加查办,接手震灾一事,并即刻将罪臣齐贤王押解进临城。钦此。”

  听完圣旨,齐贤王脸色全白。

  “来人,将齐贤王绑了,由本王亲自押解回城。”凌郁霄看着一声不吭站起来齐贤王,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想的最多的是乐思凝的话。不过理智告诉他,既使齐贤王是被冤枉的,就凭他有谋反的意思,也绝不能轻饶。

  顺利接手震灾一事,凌郁霄马上清点剩余的粮食,又拿人火速去邻县调粮,让官兵搭建草房,受灾的百姓才终于有了一处遮风辟避雨之所。

  把齐贤王带回县城,县衙门口正在分粮,百姓排成长队。

  齐贤王却是面无表情,索性闭上眼睛,不看,不言,也不反抗,对凌郁霄也没有任何不满。倒是他的忠心手下,一个二个气得牙痒痒,把凌郁霄诅咒了千百万遍。甚至想即刻起事,先杀护国候,再攻城夺位。不过,都被吴成昌压制住了。他安抚众人,说王爷自有妙断。

  其实,齐贤王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遭遇此祸。当初银粮弄丢的时候,他想过自己会被利用,现如今落入凌郁霄的手里时,他方才醒悟。同时,也更加确定了自己前期的猜测。幸好,他让吴成昌赶紧走,自己倒还有一线生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