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傍晚时,客栈饭肉飘香,乐思凝和店老板妻子在厨房里忙着。

  香喷喷的白米饭摆上桌,野鸡和兔子分别炒熟,煮了一个野菜汤,分别端上桌。看着就能让人流口水。

  店老板按照凌郁霄的要求,请来了四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四人一进客栈,立刻被那一桌子的饭菜吸引了。

  “老张,你哪为那么多的米,居然还有肉?”

  “太丰盛了,自从水灾后我就没吃过肉。”

  “我也是,想肉都快想疯了。”

  ……

  要不是店老板拦着,那四人一定会扑上桌去抢吃一空。

  “老柳哥,李四叔,王五王六,你们别着急,这些饭菜本来就是为你们准备的。不过我是受人之托,我店里有个客官说有要事要找你们帮忙。我这客官就在楼上,咱们先先听听他要我们帮什么忙,好不好?”

  四人催促店老板去叫人,就听楼上传来脚步声。凌郁霄和影儿从楼上走了下来。

  乐思凝带着店老板妻子也人后厨进来,把碗筷摆好。

  看到霸气侧漏的凌郁霄来到跟前,店老板请来的四人都呆了呆,一看凌郁霄就知道他不是个简间的小人物,当即被他那份尊贵和霸道震慎了。

  影儿上前一步道:“各位都是店老信得过的人,自然也是我们信得过的人。在此我想告诉大家,这位是临城来的护国公,称号安宁王爷。此次来到这里,正是为了调查镇灾银粮失踪一事。就在昨晚,我们已经查到这批失踪的银粮藏在何处。此刻请大家前来,正是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把失踪的银粮找回来,分到所有受灾的民众手里,让大家再也不用挨饿。”

  影儿这一番话,着实把店老板一家人和四个请来的人震惊了,几人张大嘴,不可置信的看着凌郁霄。

  “王爷?你真的是来替我们老百姓找粮食的王爷?”店老板热泪盈眶。

  “掌柜的,您放心吧,这位就是临城来的王爷,他是来替老百姓申张正义,带我们一起走出现在无粮的黑暗,迎接光明的。”乐思凝走到店老板身边。

  店老板和四个年轻男子神色激动,赶紧跪了下去感谢凌郁霄,称他是好王爷,是老百姓的福音。

  此时此刻不是摆形式的时候,凌郁霄将人扶起,真诚道:“今晚请大家过来,的确是要事想请大家帮忙。此事关系重大,务必请各位乡亲保密,不知大家是否都能做到。”

  店老板带头答应,其他四人亦马上跟着附和,均表示只要能帮百姓找到粮吃,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

  凌郁霄先让他们坐下吃饭,多少天没吃过饱没吃过肉了,他们一开始还是挺犹豫的,毕竟同桌的人是王爷,身份高贵。乐思凝劝他们,告诉他们若想以后都能吃到饱饭,必须吃饭饱了,要不然今晚行动失败,那可是犯大错误。

  店老板的妻子把满满一碗饭端给乐思凝,双眼含泪道:“我这乡下妇人眼拙,实在认不出您就是王妃,盾您这几日对我们多好,还经常给我女儿讲故事,教她识字,您产我该怎么感谢您才好呢?”

  “大婶,你别哭了。”乐思凝接过饭。“其实你们夫妻对我们也很好,不收我们的银子,还免费给我们吃的,正因为有你们这样热情的人,才让我和王爷以及两个属下能够有地方住,有东西吃。”

  店老板叹了一声,说这几顿乐思凝他们就没吃过一顿时饱肚,实在对不起大家。

  一顿饭充满了感激和温情。影儿没忘记弄来白米的浅江,留了一份饭菜。

  饭后,见大家都已吃饱,凌郁霄亲自安排任务,让影儿去浅江打个招呼,再由店老板带路,几人趁着夜色悄悄去了西边的山路,提前做好埋伏。

  大家安静的埋伏在路两旁的石头后面,凌郁霄察看地形,猜测他们肯定用马车,这下山的路虽然不好走,但刚好能通过马车,下了山马上就是官道,到时候四通八达,他们的去路多了去。

  乐思凝把准备好的迷药拿出来,把解药先给大家,并嘱咐他们,在她点燃迷药以后,用解药捂住鼻子,这样自己就不会不昏倒。

  约一刻钟后,影儿来到埋伏地点,告诉他们县衙的人已经装银粮上马车,选择的正是这条下山的路。

  店老板等几人精神一振,视线的末端就像是看到了满袋子的白米和肉干。

  夏夜的山里蚊子多,可为了银粮大家伙忍了这吸血的蚊子,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来时的方向。

  月色明亮,高挂如盘,望着这人间万千变化。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让人欣喜的马蹄声终于响起。店老板等人神色激动,纷纷伸头去看。凌郁霄让他们千万别出声,并示意乐思凝做好准备。

  掏出火折子,乐思凝早已做好准备,只等那些人靠近,他将迷药点烯,仍到他们路上,就能把他们都放倒。

  凌郁霄示意影儿出去看看,影儿小心翼翼怕隐藏,站在高处看到一长列的马车队走来。每辆马车上都堆着数袋粮食,要么就是大箱的银子,看起来沉甸甸。她向凌郁霄打了手势,告诉凌郁霄有多少马车和多少人。

  凌郁霄会意后告诉乐思凝,迷药必须分散扔,多扔几处,否则车队太长,很可能不能完全放倒。

  “那怎么办?我又不会飞。”

  $酷hp匠{网!…首发,t

  凌郁霄指指自己,“我呀,我办事你放心。”他夺过一包药,从怀里取出火折子,自己到另一处隐蔽去了。

  乐思凝来不及叫住他,便也顺了他。看到车队渐渐靠近,他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她以前不知道什么叫时事造英雄,现在似乎懂了一些。就比如自己,在现代顶多是个外科大夫兼三流草药师,可在这里不同,她是个安宁王妃,是救万民于水火的一员,这都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当然她求的不是名利,就像最初一样,她只想找个自己爱又爱自己的人,平平安安快快乐我泊过一辈子。

  视线中凌郁霄向她打了个手势,她惊醒过来一样看到马车已经到了面前。凌郁霄是在告诉她可以行动了。

  她深深吸气,打开火折子,点燃迷药,然后交给店老板,并告诉店老板扔到哪里。

  嗖——一包迷药扔了出去了。同时,凌郁霄也扔了一包出去。

  提高警惕的押货守卫在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时,立刻抽出腰间佩刀,可是马上就觉得全身发软。

  一连几包迷药扔到路上,慌乱的士兵呼喊小心,却都来不及说第二句话便纷纷倒下。最后一个站立的士兵倒下去后,乐思凝和凌郁霄互相竖起了拇指。

  影儿率先出动,确定没有人醒着时向身后挥手,店老板几人心痒痒似的从石头后爬出来。

  一直尾随在车队后的浅江走出来,松了一口来到凌郁霄面前。

  “王爷,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凌郁霄拧着眉头,把剩下的两包迷药交给他。

  “去县衙,把活着的人全部迷昏,我要把银粮全部再运回去。”

  浅江领命离开,凌郁霄吩咐大家用绳子把所有的人绑得严严实实,并串起来一个连一个,一边让影儿带店老板他们去检查银粮,好嘛,整整四十几大车满满的银粮。

  “不少嘛,这背后的人果然了不起。”乐思凝来到凌郁霄身边。

  “下一次,这个背后的人就是我们的目标。凝儿,你怕杀头吗?”

  “怕,不过我们不会被杀头的,因为我乐思凝就是上帝派来给老百姓造福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