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好办事!浅江和影儿夜探县衙。约摸两刻钟这样,两人先后从县衙出来,依旧趁着夜色迅速离开。

  回到客栈,两人敲开凌郁霄的房门,乐思凝睡得正香,但也知道事情轻重。两人起床穿衣,把浅江和影儿让进房间。

  “查到什么没有?”

  浅江和影儿此刻目中带着几分兴奋,对视一眼,浅江上前道:“回王爷,查到了,银粮都在县衙的后院废旧的马厩里。”

  乐思凝一听,皱了眉头。

  Z?酷(匠◎网首4发c“

  “果然呀。”凌郁霄既兴奋又更是担忧。“把银粮藏在灾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让人根本就无法想像得到。些般心思和智谋绝非常人所为。”

  “王爷,齐贤王正符合这种条件。”影儿说出心中所想。

  凌郁霄问浅江是怎么盾的,浅江赞同影儿的说话。他左想右想,又不能确定齐贤王会冒这么大的险。

  陷入思考的同样有乐思凝,她总觉得他们四个人漏了什么因素没有考虑到。

  “凝儿,你想到了什么?”

  “没有。”乐思凝摇摇头。“这件事情一旦公布出来,那么就等于告诉这里的灾难,他们这些子当成神一样的人原来只是一个魔鬼,暴乱随时会起。”

  “王妃说得有道理。”浅江低叹一声,“可是如果不马上处理这批银粮,他们明天晚上就会运走。”

  “是的。”影儿接过了话。“我亲耳听到县太爷和两个守位在说话,说明天晚上就会把这批钱粮运走,所以,在银粮离开县衙前,我们必须出手。”

  “不可轻举妄动。”乐思凝神色凝重,“郁霄,浅江,影儿,我有一种预感,我觉得这批银粮的失踪跟齐贤王没有关系。我们现在所查到的所有,很可能是另一个势力早已设好的路子。”

  三人惊讶,凌郁霄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是说皇太后?”

  乐思凝点点头,“这里两个问题,第一,假设皇太后暗中安排了一切,那么她最终的目的是针对你和齐贤王。第二,她根本就打算让你们都活着回去。”

  “王妃,这是何解?”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凌郁霄叹了一口气。“如果真是皇太后做的,从一开始特意让齐贤王押银粮镇灾就是第一步。而后面故意把银粮动夺藏好,再派我离临城来查案子,支走我以后她就可以有恃无恐的参政。凝儿所说的第二点,也就通了。我把银粮找出来,指证齐贤王贪污,老百姓怨恨四声,一定会发生暴乱,到时候我们将会被灾民围攻,她暗中安插的人只要发狠,我们很难躲过,所以必定是死路一条。”

  “一箭双雕!”浅江和影儿异口同声。

  乐思凝点点头。“所以我们不可大意。在这里,我们也不能依靠官府,可仅凭我们四个人的力量基本上不可能把银粮弄到手。”

  此刻天色太晚,凌郁霄让浅江和影儿先回房休息,他需要好好的考虑考虑。

  乐思凝重新爬进被窝,刚盖好被子凌郁霄也钻进去了。不让她睡。

  “赶紧把你的方法说出来,看看这一次我们想的是不是一样。”

  乐思凝故意想了想,小手伸到他的肚子上搔痒痒,“就我这种让人着急的智商哪比得了你呀,我还是早点睡觉吧。明天还得早起上山挖野菜呢。”

  关键时刻,他怎么能放过她。

  “睡什么睡,得把问题解决了才能睡。”

  “行啦行啦行啦,还是你说吧,想得比我周到呢我就向你学习,反之我就补充。”完了她又小声嘀咕道:“当个在古代的现代人真不好受。”

  凌郁霄无视她的报怨,抓她坐起来,兴致悖悖道:“我有了初步的计划,就是找店老板帮忙,找几个靠得住的人,我们明天晚上一起去劫银粮。”

  “然后呢?”跟她想的果然一样。

  “然后把劫到的银粮当成朝庭的再拨款,这样一来既能体现了皇帝体恤民情,爱民如子。也不会给齐贤王和我们带来危险。”

  “可是这样一来,皇太后可是什么也捞不着,人家会生气的,到时候说不定派几个杀手来,趁着你安宁王熟睡的时候抹了你的脖子,我看你怎么办。”

  乐思凝捏着他的鼻子,另一只手抹了他的脖子。她就是不爽他老是帮着一事无成的小皇帝干嘛,明明他比他更有能力。不过他的愿意是带她离开分争,估计是不会有称帝的想法。

  凌郁霄拿掉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揉捏。

  “我思来想去,觉得县太爷不简单,能扛这样一件大事的人背后一定有一个指使者。而这个指使者的官职定然不小。只要我们顺着县太爷这条线索摸上去,一定能找到有用的东西。到时候皇太后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你忍心杀了那么一个风韵犹存的大嫂?”

  凌郁霄冷不丁抬眼皮看她,“说什么话呢,我是那种人吗?”

  “谁知道你是哪种人。再说啦,人不都说嘛,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哎哎哎,要不把皇太后抓来让你玩玩?”

  “还有完没完,再这样我可就要生气啦。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越来越不拿本王当王了是吧?快说正事。”

  嘿嘿——又一次看到凌郁霄的脸色泛起的红昏,乐思凝心里偷着乐。

  “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我决定再给运银粮的人加点迷药,让他们睡一觉,然后一个一个的绑起来拷问,然后将县太爷抓了,我相信只要严刑逼供,一定会知道他们的所有的事情。”

  “不错,这事就这么定了。明日傍晚,让店老板请几个可靠的壮丁,安排好以后我们就提前做好准备。”

  计划已定,这一觉终于安稳了些,直到太阳升高时。

  店老板的妻子在后园护理刚发牙的青菜,时不时的自言自语,希望小菜苗快点长大,在这个没有粮食的日子里,就提望着吃菜度日。

  如今还能挖到一些野菜,可再过不了多久,估计树林里的树叶都会被吃光。

  早餐依旧是清粥,乐思凝只草草吃了几口,便全倒到了店老板女儿的碗里,小姑娘眨着大眼睛大口大口的吃。吃完了却还想要。凌郁霄见状,把自己只喝了两口的粥递给了她。一旁影儿想制止,可是被浅江拦着。他太了解主子,这个时候劝也没有用。

  “快吃点,吃饱一点,要长好身体。”

  小姑娘说了声谢谢,大口大口的喝。

  店老板夫妻感激涕零,连声说谢谢!凌郁霄趁机上前,寻问店老板,要想出县城,除了城门还有没有别的路。

  店老板想了想,道:“往县城以西,有条上山的路可以出城。不过那条路都是些樵夫啊放牛娃走的路,估计不好走。”

  这一听,凌郁霄等人终于知道县太爷为什么要选择晚上走。他一定是想走那这西边的路,只要出得了城,这批银粮就能到达另一个安全的地方,再次藏好。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批银粮出城。

  为了预防万一,凌郁霄早早安排浅江守在县衙外,一旦发现异动,立刻回来报告。浅江趁着无人时,还偷偷潜进马厩装了一袋米送回来。

  看到一小袋子米,凌郁霄呵呵的笑笑,“知我者,浅江也。”

  乐思凝看得有些莫明其妙,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深知他和浅江在一起多年,虽是主仆关系,但也像一对兄弟。她想到了影儿。影儿这么漂亮,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暗地里偷偷的看过她。

  不行,她决定以后让影儿跟着她,所有美女在他身体边都是祸端。

  尔后,凌郁霄又让影儿去弄些野货,今晚要让大家饱饱的吃一顿,再去夺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