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区的夜晚,安静得让人害怕。唯有客栈里,时不时传来乐思凝和店老板女儿的谈笑声。

  凌郁霄在房间听得清清楚楚,时不时望望窗子外面,有些焦急。

  又等了许久,终于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他提前将门打开,风仆尘尘的浅江和影儿进了门。

  “怎么样,查到什么了没有?”

  影儿和浅江对视一眼,同时摇头。

  “主子,县城外围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是呀,我和浅大哥分头去搜,都快周边的村落翻遍了,也没找到有用的。”

  凌郁霄皱着眉,越想越觉得糊涂,银粮那以多,这么大的目标,怎么会一点点线索也没有?这不可能的,除非银粮自己会飞,从空中飞到别的地方去了。

  还有一点就是,齐贤王对这个地方不熟悉,他只能用这里的人手来做这件事情,难免会惊动百姓,而两人都没有查到蛛丝马迹,只能说明银两并没有被挪动过。可是,何来丢失一说?

  写奏折的人正是县城衙门的县太爷吴禀成,看来,他得想办法会会他。

  “王爷,接下来我们怎么做?”浅江主动寻问。

  凌郁霄摆摆手,仔细的想了想,对二人道:“今日我在城中转达一圈,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也许能解释你们为什么查不到线索。”

  随后,他向浅江和影儿说起了白天在县衙后门发现米粒的事,三人一合计,决定由浅江和影儿夜探县衙府。

  看着二人离开房间,凌郁霄一颗心提了起来,他担心事情真像自己想的那样,是齐贤王一手策划的,那么他恐怕真的只能大义灭亲了。

  又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乐思凝哼着儿歌进了房间,刚洗了澡的乐思凝心情好好,表面上的气已经消了。

  “哟,我当是谁呢?怎么,你另外两位小伙伴呢?不陪你玩一玩?”

  听着乐思凝的话,凌郁觉得特别不是滋味。

  “就不能好好说话呢,夹枪带棍还酸溜溜的,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吃他们的醋了,怪我没有多陪陪你?”

  “醋是留给男人吃的。”乐思凝绕开凌郁霄,直接上床卷铺盖。“今晚你睡地上,切记。”

  “为什么呀?”凌郁霄坐到床边,伸手就去掀被子。

  乐思凝抓紧被了不让他下手,瞪着他脸色拉黑。“因为我的气还没有消,所以你就只能睡地板,赶紧爬下去。”

  “大胆。”凌郁霄突然冷了一张脸,低喝声起。但一看乐思凝变得更黑的脸色,又软了,“好啦好啦,不闹了行吗,我们永久性休战好不好?”

  “那你吼我干嘛?”

  “我这不是着急嘛,再说啦我真的有正事要跟你说。”

  “你这个样子像有正事的人吗?”乐思凝觉得他实在是欠抽,都落在灾区了还想摆谱,作做。

  可怜的凌郁霄,只好低头认错,生平第一次的道歉用在了乐思凝身上。他服了,因为女人的执着大于男人。

  既然他肯错,那她乐思凝自然也会大慈大悲的原谅他,不过,放他上同一张床是不可能的。

  “唉,要是中午就把这歉给道了,那你今天也不会睡一夜地板。”

  这话不对劲儿呀!“凝儿,你这意思是?”

  “意思是你继续睡地板,晚安!”

  活这么大,他还睡过地板,这乐思凝居然敢这样对他,他堂堂的安宁王爷,要是被老婆欺负的话传了出去,那他安宁王哪还有脸在临城待下去。

  不过来硬的恐怕不行,乐思凝一向吃软不吃硬,所以还得用计。

  “睡地板就睡地板,不过我有事情要跟你说,说完了你就睡觉。”

  乐思凝嫌恶似的瞟了他一眼,懒懒的靠在床头。“说吧。”

  闻着她身上散发的香味,浴沐后的清新感看起来更是香甜可口,他咽咽口水,含笑坐到她的身边。

  “如果你是齐贤王,你拿了银粮会藏在哪儿?”

  乐思凝的注意力被话题转移,思考了一会儿,道:“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一般聪明人都会想到这个问题。当然抱括敌人。那如果我是齐贤王,手上有这么一批财富,我干脆就利用这一点,马东西放在这个最危险的地方,只要稍加掩饰,骗个短时间应该没有问题。”

  凌郁霄点头,顺势悄悄的拉拉被子,盖住自己的腿。

  “照你这么分析,那么我的猜测应该就不会有错。”

  “听你这话,你找到了?”

  “或许吧。”凌郁霄假笑两声,伸手放到乐思凝的肩膀后面。

  气氛看起来相当和谐。

  看.正vG版G章“3节((上E酷E√匠网

  “说话别说半截呀,把后面的一起说下去呀。”

  凌郁霄干咳两声,认真道:“我今天跟你……吵完以后,我自己到街上逛的时候发现了有个可疑人,后来我发现地上有米粒,一直跟着米粒走,竟然跟到了县衙后门。我离开时一走一边想,想来想去,觉得很可能这个县衙不简单,所以,在你进门之前,我让浅江和影儿查探去了。”

  乐思凝愣了愣,直接扯过铺盖睡觉。

  “怎么了这是?我哪儿又说错了?怎么这风雨来得这么快,哎哟凝儿,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就别跟我闹了行吗?再闹我可就真的生气了!”

  “你还有理了不成?凌郁霄,你说有你这样的人吗?你自己什么都安排好了,你才来跟我说这件事,你是想干嘛呢?是考验我智商呢还是我要试探我是不是整天口吐白沫的白痴,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聊呢?”

  这一次,凌郁霄恍然大悟了。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中午也跟她刚才一样的情况。

  “看什么看,中午都这样了,你怎么没反应过来呢?难道在你眼里,我乐思凝真是个傻子?乐思凝顿了顿,卯足了劲儿似的。“还有你,你这样做对你让我怎么想你?我知道在你们古代我没办法要求男女必须平等,但是我希望你能给我留点尊严行吗?没错你是个聪明人,你智商高得让我望尘莫及,但是我请以后别这样,我不想这样被你考验智商。我是个人,我会因为这样而难过,我的自尊心也会受伤,这样的后果直接导致我们的感情出现问题,你懂了吗?”

  懂了,他本来还觉得乐思凝和别的女人虽然想法不一样,但同样身为女人,以夫为天这是天戏地义的事,可是没想到,她那么在乎自己的个人感受。

  他有些奇怪,她刚才说‘在你们古代’,他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凝儿,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感受了。看来还是我疏忽了你。好啦,现在说开啦,别再生气了好吗?”

  乐思凝白了他一眼,不悦道:“你这是道歉吗?我一点也没感觉到我的真诚。”

  从来没干过讨好女人的事,这一次,凌郁霄的确觉得不知如何再接话。不过,一向聪明的他,又怎么会没有办法呢。

  他欺身向前,趁她不备亲了亲她的脸,坦然道:“怎么样,气消了没有?”

  “还……没有。”不多亲几下岂不是便宜他了。

  再亲!

  “现在呢?”

  “呃……好像还没有。”

  啵啵啵——“现在呢?”

  “不够不够不够……!”

  乐思凝脸上带起了兴奋的笑容,直接扑上去勾住凌郁霄的脖子,咬上他的唇。凌郁霄没站稳,倒到床上。

  “凝儿,暴女,快放开我。”他想起第一次在御医馆,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也是用这种方式强占了他。

  “再吵我把你扔下床去。”乐思凝抽空威胁,双眸桃色浓浓,双手撕扯凌郁霄的衣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