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做错了事,就应该跟女人道歉,在乐思凝的观念里,就是这样的。不过从她进门到现在都快一顿饭的时候了,他就是没讲过一句抱歉的话。她干脆紧闭嘴巴,不发一言。

  “凝儿,你干嘛呢?一声不吭的。”

  乐思凝瞪了他一眼。

  “说话呀,我没再招惹你吧?”

  乐思凝真想一脚踹过去。

  “还在为早上的事生气?我都解释一百次了,我就是担心你的安全,看在我其实是对你好的份上,你就大发慈悲吧?”

  忍不住了!

  “凌郁霄,你一个大男人做错事,连句道歉都没有吗?我不就是在等你跟我说声对不起吗?你说一声对不起有那么难吗?等你道个歉你就会掉价了吗?”

  凌郁霄呵呵一笑,握着乐思凝的双肩,“这样就正常了,要不然我还以为换人了呢。”

  好冷的笑话呀。乐思凝握紧拳头真想打向他胸膛。

  “算啦,就当本姑娘看错人了。”打掉凌郁霄的手,乐思凝无所谓的走向大门,被凌郁霄抓住了头发。她吃痛的退后,不爽的抓紧那只手。“敢暗算本姑娘,以后有你好看。”

  “还以后呢,你没看到现在就已经很好看啦,因为我的脸都绿啦。”他当然不会下手太重,因为疼的是自己。

  乐思凝也不客气,伸手左右拍拍他的脸,“绿的不好看,还是红一点好看,娇滴滴的样子才够味儿哦。”

  “你存心的呢?故意为之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知不知道。”

  “你少跟我摆谱。”乐思凝挣扎不了他的手,只好作罢,“有本事你再锁我一次呀?”

  “好端端的我锁你干嘛?”凌郁霄努力端出笑脸,不过乐思凝就是不给她面子。

  “听你这意思,早上那会儿我不好?我抽疯了我傻了我口吐白沫了还是怎么的,你这么咒我?”

  “哪能呢?”凌郁霄感觉头都大了。“行啦行啦,能不生气吗?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乐思凝其实能猜到凌郁霄找她是想跟她商量什么事来着,不过早上的事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居然敢锁她,没天理了。

  “你打算要一直抓着我的手吗?你觉得这样我能好好说话吗?”

  “那你不许再生气了。”

  “哪儿那么容易原谅你。这事咱们以后再算,先说说正事吧。本姑娘已经习惯给你当军师了。”

  咳咳——“有人就是爱臭美。”

  “你说什么?”

  “我说有人说粮食和钱被藏起来了。夫人,您怎么看?”

  “监守自盗嘛,要看这个人的性格和做事风格来参考,你觉得他是这种人?”

  凌郁霄摇摇头,“他心心念念登高一呼,当然也会懂得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个道理,所以这件事应该不是出于他的手。假若真是出于他的口借了别人的手,那么这个人也太可怕了,绝对不能让他有机会得逞。”

  “从丢粮丢银到现在有多少时间了?还有在哪丢的?”

  “半个月。就在这。”

  “这么久足够安排很多事。我建议你现在不要急着去找银子的下落,面是找人。转运粮食银子是需要人手和藏货地点。他长居临城,对这个地方不会熟悉,只能通过本地方的人来完成。只要找到本地方跟他有联系的人,从其下手,说不定还能钓到大鱼。”

  凌郁霄面带喜色,“跟我想的完全一样。说真的,凝儿,你果然跟别的女子不一样,你实在不像我这们年代的人,意识超强,聪明理智,勇媒兼备,实在是天上仅有,人间难寻。”

  “真夸我呢?”乐思凝倒有点不适应了,凌郁霄过去那么腹黑,今儿吹南风吧,嘴这么水水甜甜的。

  “还能有假。”凌郁霄扬扬眉,“这么多银粮绝非毛贼敢为。我已经让浅江去暗查地方的官史,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凌郁霄顾自高兴,事件有了新的突破口,他期待事情水落石出的时候。不过,为什么乐思凝的反应……

  “你怎么这幅表情,到底是哭还是笑?”

  `M酷1匠网正。版…首发

  “被人当猴耍了你说我能笑得出来吗?我这是哭笑不得。”

  “为什么呀?”

  乐思凝气得对他翻白眼,刚才他还觉得他挺聪明的,她用现代人的思维思考分析他都能想到一模一样的,这个人不是聪明是什么?可是,他都已经知道了,还找她商量个*呀?

  “凌郁霄,你什么时候能把你对国家大事的执着也用到我身上来?还要我明说吗?用你那聪明绝顶的脑袋好好想一想吧。哼——”

  受不了这样的,实在是过分。

  “我哪儿说错过了?”凌郁霄摸摸头,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什么都没变呀,可乐思凝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

  乐思凝气呼呼的下楼,直接出门朝大街走去,影儿一看事情不对,赶紧追上去。

  “夫人,出了什么事?”

  “你们主子是乌鬼,是狡猾的狐狸,是天上掉毛的老鹰。”乐思凝噗——“水里陆生天上都齐了,真绝!”

  “别跟着我。侍候你们家主子去。”乐思凝直接瞪了一眼影儿,把影儿瞪老实了。

  “千万别,说实话,属下跟夫人的判断是一样的。主子这人吧,平时动作缓慢,不爱出风头,就跟乌龟一样。可他呀又狡猾得很,这么多年吃过谁的亏呀?更可恶的是,他那双锐利,对待敌人时那种杀意能让人死一万次,偏偏还很伪装,还……”

  “你这么一解释,我怎么觉得我就成了乌龟夫人,成了狐狸精,侍候一只掉毛的乌?”

  噗——影儿憋不住笑,把头压得低低的。

  噗——“我这,我这骂着骂着怎么全骂到自己身上来了呢?”乐思凝也乐呵了,但又不好意思在影儿面前笑,努力的忍着,再瞪一眼影儿。

  “这都什么跟什么嘛,乱七八糟的。走开走开,我要看小宝贝去。”她走过对面街,倒回头去了街坊家看刚了生的小宝贝去了。

  影儿没有跟上去,而是回了客栈。她知道凌郁霄现在最缺人手,她必须去帮助他。

  本来凌郁霄是安排影儿保护好乐思凝,不过看到店老板一家人很热心很友善,在影儿的再三要求下,同意影儿去帮助浅江。

  他离开客栈到处走走看看,潇条的大街没有往日的景气,连行人都少得可怜。他知道这个县城在以前其实很富有,只是这一次超大水灾,让这个小县城附近几个县城全部遭殃,变成如今这样。

  新一轮的农作用才刚刚播种,要想得到吃的还得等两三个月,接下来这些日子只能依靠朝庭的补助和各家自种的蔬菜维持生活。

  一朝水灾,把富有的县摧毁到一无所有,在天灾面前,人类的力量竟如此渺小。他想利用每年雨水季节的‘天灾’,只要把水储存起为,发展渔业,还能给人们带来一笔收入。

  一个计划在他的脑海中成形,他立刻返回客栈。不料刚转身,与一个男子相撞。那男子道了歉赶紧走了。

  凌郁霄叹息自己倒霉。刚要抬脚步,看到地上掉落一颗颗白色的东西。他蹲下身一看,竟是雪白的米粒。心想刚才那个人或许是刚从城外领米回来吧。他起身向前走,可地上时不时就在脚印上有一几颗料粒。他想心现在米那以珍贵,哪个人会这么粗心大意?

  一个怀疑在心头出现。

  他小心的跟着米粒脚印走,跟到了一个座看起来很气派的宅子后门。他再次小心的绕到前门,才发现这座宅子正是县衙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