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郁霄扬扬眉。“那还不如说是皇太后栽赃,这不更简单?”

  “聪明。”乐思凝竖起大拇指。“我担心的就是栽赃。你想想,一开始的时候,为什么指定派齐贤王去办这事,要是说是皇上的意思,那还不如说是皇在诟的意思。而皇太后这个人的心思我们早已经知道,所以,这件事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齐贤王想利用百姓暴乱而反。第二种是皇太后在栽赃。如此一来,这件事情就明了。”

  “和我想的一样。”凌郁霄吐出一口气。“皇上已经把这事交给我去处理,我打算明天就启程,去事发地点彻查。”

  “我跟你一起去。”

  “你去干嘛?那地方多危险,而且你又不帮上忙。”

  “谁说的。”乐思凝不服。“水灾过后患病的人多,而且现在缺水少食的,恐怕有不少病人。我跟着你去,一来可以照顾你,二来可以替人看病,这不是很好吧?”

  “不行。”凌郁霄摇头。

  “我是医生,我说行就行。”

  “不行。”

  “我是你老婆,公不能离婆。”

  “还是不行。”

  “反对无效。睡觉。”乐思凝也不急了,脚上两只鞋子一甩,倒床睡觉。

  凌郁霄愣了愣,学着乐思凝的样子踢掉鞋子,倒到床上钻进被窝吃豆腐去了。

  一夜春风缠绵,情深意浓。至第二日清早,神清气爽。

  乐思凝起床后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好了换洗的衣物。两人用过早点,带上影儿和浅江离开临城。四人乔装一翻,悄悄离开,目的就是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其实乐思凝也在怀疑这一次是皇在后故意要支走凌郁霄。她本来想让下人将担心带给向天逸,可一想到这样会让向天逸太为难,也就罢了。只愿这一次离开能平平安安就知足了。

  她正是不放心凌郁霄一个人,才要跟来的。

  四人快马加鞭,第三天下午日落之间来到最重的灾区。街道破败,仍有大水时带来的残渣和黄泥未能及时清理。他们打听到齐贤王在城外建营安扎,也了解一些震灾后的作法,看上去却不你信中说的那样惨痛。

  “郁霄,是不是皇太后故意要支开我们?”

  凌郁霄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这样吧,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这些事情稍后再商议。”

  三人在天黑时终于找到一家早已经没有生意的小客栈,客栈里就住着店老板一家三口,看他们是外来人,好心收留了他们。

  店老板热心,请他们一起吃晚饭。不过食物却很简单,小半碗米和一盘子野菜,看到这样的晚餐,没有人下得了筷子。

  “几侠客官,实在是不好意思,家里就这么点吃的了,这米是昨天到城外领的,这菜是我在山上摘的,粗是粗了点,不过都很新鲜。”店老板的妻子说着说着已经满眼含泪。

  店老板碰了碰妻子的手,“哭什么哭呢,我们这已经算是好的了,城外那些没了家的人只能天天喝粥,还顿顿吃不饱。比咱们可怜着呢。”

  坐在店老板身边七八岁的女孩子看着碗里的菜不敢动,一次一次咽着口水。

  乐思凝收回目光,鼻子酸酸的。

  这一顿饭谁也吃得不开心,当然也没有吃饱。乐思凝饿着肚子回房,灌了几口水。

  “早知道,我真不该带你来。”凌郁霄实在心疼,皱着眉头。

  “才不呢。早知道我才更要来。不经历过苦日子的夫妻,怎么才能增进感情呢是不是?”

  “怎么什么事到了你嘴里都变成好事。那行,你赶紧说说吉言,让老百姓明天就能脱离这样的苦日子。”

  乐思凝拉凌郁霄到床上坐好,她习惯性窝到他怀里,有点以苦作乐。

  “要相信自己,一定有那一天的。”

  两人聊天小半个时辰,影儿和浅江打探消息回来。说齐贤王的确在城外安营扎寨,还设了粥棚,附近全是另一个地方逃过来的灾民,好几千人呢。而且,这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齐贤王还在别的地方建起了震灾营地,已经长达一个月。

  凌郁霄细细想着,分析着贪污一事的真伪。

  “如此可见,以高价转售粮食一事似乎不成立,接下来我们要查的是灾银。刚才店老板也说了,他们还没有拿到灾银,只是分了些粮食。这大水刚退不久,接下来还有一个月是最艰难的。如果银子没有了,那么会有更严重的后果发生。”

  谁都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决定先查出银子的下落。影儿和浅江身手好,查找银子下落的事自然落在他们身上。凌郁霄和乐思凝打算深入了解灾情,以便更好的做出判断。

  两人刚要睡下,听到后院有惊叫声,听着像是店老板的声音,很着急的样子。乐思凝和凌郁霄赶紧下楼一看,竟是店老板的女儿昏倒了。

  这个时候,乐思凝义不容辞,仔细一看,得出了结果。

  “你们孩子这是饿昏了的。大嫂,赶紧去给孩子弄些吃的吧。孩子现在还在长身体,没有营养提供,很快就会坚持不住。咱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

  “可是……”女孩娘含泪道:“不瞒客官,家里的米已经全部吃完了。要等到明天才能去城外领,还不一定能领得到。”

  一听这话,乐思凝愧疚不已。

  “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们来,孩子不会挨这一顿饿。”

  一时间,屋子里气氛低沉,难言的悲痛。凌郁霄安抚了乐思凝,说一定会尽快让老百姓吃上米。

  “两位客官,你们别自责了,我们一家三口一定能熬过去的。”

  闷闷不快的回到房里,乐思凝再也睡不着。后半夜的时候,店老板夫妻焦急的敲开了房门。

  “女客官,快救救命呀。”

  》m酷@匠99网y.首发ZB

  这话差点没把乐思凝吓死,起床开门,才知道原来是对面街的一个孕妇要生了。

  乐思凝头大了。“你们想让我去接生?可是我不是妇产科的大夫,我不会接生。”

  “可是你是大夫呀。”

  “可我真的不会接生。你们还是去找接生婆,这样比较保险。”

  店老板夫妇看了一眼,均叹息。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凌郁霄见他们面露难色,追问道。

  “说起来都是泪啊。城里本来有两位接生婆,可其中一个在水灾时来不及逃,被淹死了。另一个上个月已经举家迁移啦。这城里已经没有接生婆了。”

  乐思凝一颗心落了地一样。她从未体会过这样让人看不到希望的日子,此刻心痛难忍。

  “凝儿,我们帮帮他们吧,我陪你一起去。”

  天末亮,走过街道时能感觉到清冷,甚至还能闻到水灾留下来的霉味。让人作呕。

  未进门就听到孕妇一声惨叫,像是快生了。房间里面孕妇的丈夫焦急的安慰,看到四人进来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

  “我老婆快生了,快帮帮我吧。”

  乐思凝走到床边,把脉,观孕妇脸色,松了一口气。

  “你放心,孕妇现在的状况还是很稳定,只要胎位正,顺产没问题。”

  随后,她让店老板的妻子留下来帮忙,让孕妇的丈夫去烧热水。凌郁霄本来是等在门外,但看到大家都在忙,他自己跑到后院去帮忙烧水。

  等待小生命的到来,他觉得这实在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当太阳第一道光芒照进窗子里时,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生啦生啦,是个胖小子。”

  凌郁霄放下手中的柴,看向婴儿哭泣的地方,听着那一声声洪亮的声音,惊呆了。身在皇家,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民间的幸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