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临的天终于彻底转晴,火辣的阳光照射大地。

  齐贤王府里,吴成昌跪在地上。走来走去的齐贤王紧紧皱着眉头,看起来心情极差。

  “阿昌啊,本王早就跟你说过,人一旦沾上感情这档了事就会失去理智,就会忘了自己的初衷。你看看现在的你,为了一个人女人,你竟然跪求本王,本王很痛心啊。”

  “王爷,属下想了很久,的确也像王爷说的那样,一旦沾上感情就会乱套。属下知错,但凭王爷处置。”

  “但是,你只要乐思莹。”齐贤王接过吴成昌的话,也替他说出了心声。“阿昌啊,本王从来没有亏待过你,这件事情本王也是真心实意的要帮你。可是你把最好的机会给弄丢了,现在凌郁霄已经去新圩查你的老底,这个精明的人恐怕很快就会知道你是我的人。可想而知,他还会让我们抓走乐思莹吗?他和乐国涛早就不知派了多少人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就等着我信再行动。到时人脏俱获,咱们就完蛋了。听本王的,放弃女人吧,等将来你有了权力,这女人还不是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吴成昌的目光越来越暗淡,慢慢站起身。“谢王爷教悔。”

  齐贤王看着他走出去后闭上眼睛。他实在太失望了,早知道当初他就不应该给他和乐思莹远走高飞的机会。现在的吴成昌,一颗心全系在乐思莹的身上,对他的帮助已经不大了。

  Gz看◎D正版S)章Vr节上酷p#匠*》网Z

  “千算万算,算到了自己头上啊!”

  齐贤王够头疼的了,喻妃干政,理由是为了教导好小皇帝,听起来顺理成章,谁知道背后打的是什么算盘。可他没有证据,又无可奈何。

  同样为喻妃干政的事伤神的人还有凌郁霄,这几日他就没有哪一刻放松过。现在表面上小皇帝还听他的话,对他尊敬有嘉,可却依然放权给喻妃,又不听几个大臣的劝,任性的一面已经表露。

  “怎么了,你这几天总是心事重重的。”

  凌郁霄没什么胃口,放下筷子倒了一杯酒喝。

  “皇太后干政,皇上无所谓,又不听劝,听说还派人去民间选秀,充盈后宫,简直是荒唐。”

  “眼看下个月就是封后的大日子,皇上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去选秀呢?”

  “我哪知道,这是他秘密派人去干的,就是要躲过我们这些人的眼睛。我更担心的是皇太后,上次你说了那些话以后,我这几天仔细的想过,越来越觉得她似乎有什么企图,可是我猜不到她的企图是什么。”

  乐思凝低叹一声,“自古王者独霸天下,呼风唤雨,纵然是个女人,也不想放过这样至高无上的地位和身份。”

  啊——“你的意思是,皇太后想攥位?”

  “是你说的。”乐思凝轻笑。“既然你已经想到了这一层,那我就可以告诉你另一件事情。三公主的毒我已经查出来了,下毒的人我也知道是谁了。”

  凌郁霄双眼一亮,“那太好了,姝璃有救了。你快告诉我,是什么毒,又是谁下的?”

  “蛊毒。皇太后。”

  凌郁霄再次震惊!

  乐思凝继续安静的吃饭挟菜,跟凌郁霄完全是两个太度。“我以为这些事情你早就做过不少假设。不过现在看来,你还是心太善良。这跟外界传言怎么完全不一样。过去我还想着我要嫁给一个霸道无理,心狠手辣的王爷,那日子够挑战又不寂寞,我这一辈子风风火火也不错。嘿,不过现在啊,一切都反过来了。”

  凌郁霄把一块肉挟到乐思凝的碗里,“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能说了。那就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扁吧。”

  “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要不你今晚帮我洗脚?”

  “换!”

  “帮我捶背?”

  “按摩还可以。”

  “那我在上?”

  “什么意思?……咳咳,这个可以有。”

  “成交!”

  乐思凝高兴的勾唇一笑,对凌郁霄放电。马上睦到凌郁霄害羞似的低下头。她心中偷笑几百遍,才言归正传,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

  听完乐思凝的分析,凌郁霄久久说不出话,他一直想着当初乐思凝跟他说过,太子继位没有顺应民意。他当时也确实有些侥幸,觉得太子年纪喝轻,但当了皇帝以后断然炒会再像从前那样贪图享乐。可是没有想到,性格是无法改变的。

  套用乐思凝以前问他的话,如果太子登基,只会是宫斗演变的一个步骤,他该怎么办?

  现在,他真的遇上了。难过的时候,也对乐思凝刮目相看,她像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一样,洞晰这一切。

  “凝儿,你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如果你是皇帝,一定会将东临带上盛世昌平。”

  “你也可以呀,有我在,我会尽一切力量帮你。”

  “胡闹!”凌郁霄不悦了,又倒了一杯酒。

  经历过先后驾崩这件事情以后,乐思凝已经知道凌郁霄心中的想法,不论东临遭遇什么样的巨变,他凌郁霄也不会登基称帝。

  “行啦,我知道你无意于那张龙椅,虽然东临除了你很难再找出第二个好主人。”

  “该罚。待会儿给本王端洗脚水去。”

  “想得美。”

  两人闹了一阵,乐思凝取来那残破的半册书让凌郁霄帮忙解读,她对古文懂得不多,只能乖乖的只凌郁霄讲解。不过到最后,这本书也只是在介绍何为蛊,对三公主的治疗没有什么作用。

  为了等到消息,乐思凝和凌郁霄一直等在书房,实在太困就靠在一起休秘,直到后半夜,影儿才回到府里。

  凌郁霄让影儿小声说话,不想吵醒乐思凝。

  影儿很识趣,看到凌郁霄抱着乐思凝睡觉,乖乖的把目光闪到一边。

  “属下把皇在后的寝宫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可疑之处。”

  “那就是说没有任何发现?”

  影儿轻叹一口气,“王爷,属下在宫里几年,皇太后的为人不至于做这种事情吧?”

  “行啦,你先下去,这事明日再跟王妃商量。”

  影儿走到门口时,又回过头,“那个,王爷,您还是把王妃叫醒把水消息告诉他吧,要不然明天再说的话,恐怕被欺负的是您。”

  “我……”

  影儿已经一溜烟的没人了。

  “怎么可能呢,我可是堂堂的安宁王。”逞了一口气,低头看怀里的人,小眉头还皱着,他伸手替她扶平,决定就不叫醒他,他要看看明天她醒来以后会怎么对他。

  事实证明,凌郁霄真的错了。

  “你丫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王妃,我可是府里的女主人,影儿有事必须得第一时间向我报告,你竟敢擅自做主,我……”

  丫环们一个二个偷笑,都忘了手上的活。影儿伸伸腰扭扭脖子,将那些还在笑而不语的丫环们赶紧出院子。

  “不听影儿言,吃了老婆亏,王爷啊王爷,王妃就是您的克星。”

  “王爷吃什么亏了?”

  一个男声响起,影儿一回头看到浅江。

  “浅大哥,你回来啦?”

  浅江点点头,“昨晚回来得太晚,怕打扰王爷和王妃休息,所以就没有来。对了,他们个个捂嘴偷笑,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房里传来的训话,影儿又忍不住笑了笑,“听到没,咱们家威武不屈的王爷,被聪明绝顶的王妃拿捏在手里啦!”

  浅江有些替王爷可惜,不过随后还是肯定道:“说实话,王妃的确有胆识,有魄力,还够聪明,有她陪着王爷,以后咱王府的日子一定会风风火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