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思凝对向天逸的陌生表情已经不再抗拒,也不怕这样的陌生的自己在他面前表露。她只愿他能够相信在湖边她说过的话。

  “我家没人做过大夫。不过,我外婆家倒是懂得一些蛊医。”

  乐思凝双眼放光,心中激动,追问道:“那你娘和喻妃也懂吗?”此刻管不了向天逸对自己的怀疑,她只想知道答案。

  向天逸低下头,取来纱布动作依旧轻柔的包扎。

  “当然会,不过不多。”

  “哦!我只听说过蛊毒,还没听过蛊医,要不你给我讲讲蛊医吧。”

  向天逸无奈摇头,“起初听别人说你懂医,我还真的不相信,现在我不得不信。至于蛊医和蛊毒,其实就是相生相克,分不得,离不得。如此而已。不过,会蛊者轻易不施蛊,只会治疗那些被施蛊的人。”

  听得乐思凝还是很模糊,干脆发挥不耻下问的精神,再次追问下去。

  “蛊有两种,一种是施蛊者,这种人大多良心已泯,施蛊的次数多了人的外貌会随着心灵而变丑。第二种是解蛊者,这种人心中存善,专治那能些被施了蛊的人。”

  “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说蛊毒和蛊医相生相克?”

  “那是因为蛊毒者也不是天生就是施毒者,他们在学蛊的过程中也会施毒为了解毒,稍有心术不正,就会控制不住,走上了蛊毒这条路。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施一次蛊毒,若是习惯了,会更严重。这是相克。之所以说它跟蛊医相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蛊毒也可以是蛊医,蛊医也可以是蛊毒。”

  “那就奇怪了,这两种……”

  “打住!”向天逸做了个停的动作。“再问下去,我也不知道了。”

  再问下去,恐怕向天逸也该怀疑什么了。

  “包好了,这几天别碰水,药每天一换。”

  看着自己的手,乐思凝点点头。伤口不再钻心的痛,药效发挥时还有一种凉凉的感觉,可以定人心神。

  她庆幸自己学的是中西都懂。

  出了将军府,她一路走一路想,据向天逸提供的信息,她猜测三公主这病并不是自身的问题,而是中了蛊毒。蛊毒留在三公主的体内,喻妃何时想要操控都不成问题。

  现在最重要是想办法解了这蛊毒,其次才是揭穿喻妃的真面目。这些信息她打算告诉凌郁霄。

  回到王府后,凌郁霄还没有回来,她想起影儿曾经在宫里待过几年,对皇宫绝对够熟悉,看来她得想办法去查一查喻妃的寝宫。

  为了更加了解蛊这个东西,她跑去老中药店找老大夫,一连跑了几家也没有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最后只在一个老中医那里得到一本残破的半册蛊书。这对她来说已经是不小的收获了。

  不过让她头疼的是,这些文字全是繁体,她实在猜不全。找了影儿来帮认字,影儿心中还纳闷了,堂堂乐家四小家居然不识字。可影儿一看到那些字的时候,也抓头了。

  “王妃,属下识字不多,看来帮不到您了。”

  “……”

  乐思凝合起书,想着只能等凌郁霄回来,或许他能帮她认全。趁着天色还早,她打算回去看看乐思莹。影儿这次陪同,带了些补品回到乐府。

  府中再无往日欢乐的气氛,显得极为沉闷。乐思凝秀眉一拧,委实不安。

  先去见了母亲,两人聊了几句,她便去了后院看姐姐。

  看到姐姐在房中写字,玉米在一旁侍候,那种安静让乐思凝安慰。

  “哟,乐家的三小姐这是要当才女吗?竟然迷上了写字?”乐思凝笑着走进去。

  “四妹,你怎么回来了?”

  玉米也高兴的迎上去给旧主子问好。

  “想你们了,所以就回来看看。”

  乐思莹虽无往日的调皮欢乐,看起来了沉淀了不少。“是想我们人呢,还是想念小白和小黑,或者想念我们乐家的好酒好菜?”

  “都有,行了吧?走吧,咱俩斗鸡去,好久没疯玩过了。”

  乐思莹摇头叹息不为所动。玉米上前道:“四小姐,您以后恐怕都斗不了鸡了,因为小白和小黑已经和好了,成了好兄弟。”

  “什么?”公鸡也搞/基?

  姐妹俩带了些吃的,去了花园的亭子里一边吃一边喂鱼。乐思凝觉得,乐思莹的眉头总是拧着,像有极重的心事。可是她又不愿意说。刚才,她故意支走下人,其实就是想听听她逃婚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逃婚的事,乐父气得不行,她回来的那日就给她下了禁足的命运,让她在闺房中好好的反省。乐思莹本已无心再对生活,除了乐思凝陪伴,她平时就一个人待在房中,偶尔让玉米侍候。

  “三姐,我们姐妹好久没有好好的聊聊心事了,今天我们再像从前一样好好的聊天次,好不好?”

  乐思莹淡淡一笑,将手中的糕点分了些给小鱼吃。

  “思凝,我还没有好好的谢谢你呢,要不是你和王爷,还有……向将军,我恐怕真的因为一时任性给乐家带来杀身之祸。”

  “姐,我想听的不是这些。”乐思凝何其不知姐姐心中的痛。“姐,你跟我说,那个姓吴的他是不是,是不是把你那个了?”

  “那个?”乐思莹皱眉。

  “就是……他是不是对你下手了?哎呀,我的意思是,他是不是强迫你和他发生了男女关系?”

  “思凝,你想什么呢?”乐思莹站起身走到一边,内心泛起疼痛再次让她的平静打扰。

  乐思凝其实心中已经猜了八九不离十,看到乐思莹此刻的反应,更回确定心中的答案。

  “好姐姐,我们都是女人,我理解你的感受。”乐思凝抱着乐思莹,“我这么追问你,不是一定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想给你一个依靠,一个人心中藏着事,慢慢的就会把一个人的快乐全部腐蚀,我不那样没有心的姐姐。姐姐,你要是有什么怨恨,有什么不平,或者愤怒,统统朝我发吧,我当你的出气筒。”

  乐思莹的眼睛一瞬间就决了堤,紧紧抱着妹妹,泣不成声。

  她何偿不想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何偿不想把那些可耻的事情都放开,可是,她做不到,一个没有清白的女人,还有什么资格要这要那。

  乐思凝也跟着掉眼睛,姐妹俩抱在一起寻找依靠。

  这一次,乐思莹没有再隐瞒,把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全告诉了妹妹。心事吐出来了,她突然觉得心脏放空了一样,不再抽紧,不再痛。

  面对即将到来的封后大婚,没有人敢把这件事情传出去。这才是当初乐思莹死也不让乐思凝追究吴成昌的原因。

  *看^#正P¤版1章。节上、*酷匠r网

  “姐,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不要想那么多,最重要的是你还好好的活着。我们家人也都好好的。人活在世,不是事事都能圆满,但只要我们问心无愧就行了。”

  “思凝,你不用再安慰我,我要不是看开了也不会跟你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入宫以后,如果被人知道我非完壁之身,恐怕又会是一场风雨。”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别忘了我是大夫,我自然有办法不被人发现。”

  “如今,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对了思凝,这件事你不能告诉任何人,我只想大家的心中我还能保持最完美的形象。”

  看到乐思莹此刻的小心翼翼,乐思凝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她总觉得这样饶过姓吴的实在太便宜他,她咽不下这口气。她真打算让影儿去教训姓吴的一顿,可看到姐姐心中那可怜的期望,她心软了。

  就这样妥协吧,只要姐姐能够好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