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凌郁霄的眼里,喻妃是个开明大度,知轻知重,知书达礼的女人,她如今能成为后宫之主,替皇上打理后宫,也是因为她有这个能力。可是,乐思凝却偏说喻妃是个怀疑对象,他的确很难相信。

  乐思凝也是瞒他,把令雪说的话都说了一遍,并问凌郁霄,是否知道喻妃懂医一事。

  凌郁霄摇头,称这大概是令雪看错了。

  乐思凝有几分失望。“那我再问我,令雪和三公主是不是一块儿长大的?”

  “这倒是,令雪这个丫头年长姝璃,很会照顾人,知礼节,跟姝璃的关系也非常好。”

  “那就对了。如此看来,令雪对三公主的事必定会非常上心,她又怎么会看错呢?再有就是,喻妃如果不懂医,她把脉干什么?又者,她既然懂医,为什么宫里无人知晓?她故意隐瞒自己懂医这事,想必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凌郁霄就是再觉得不可思意,也不得不考虑乐思凝的话。他并不傻,知道乐思凝是想告诉他,有时候越是觉得这个人不可能做出一些,往往所有的事情就是这个人做的。眼睛可以蒙蔽一时,但不可蒙蔽一世。

  “我想,有一个人可以解除我们的疑惑,让我们能够把真相看得更清楚。”

  “谁?”

  乐思凝只是笑笑,带着几分玩味儿,伸手到凌郁霄的胸前。柔媚一笑,“我可不想当工作狂,而且天都那么晚了,加班加点也不是我的习惯。所以,接下来不谈公事。”

  凌郁霄愣了愣,慢半拍知道了乐思凝的想法。

  “怎么,现在不会脸红了,我可是记得某天深夜,在御医馆,某人对我下迷药准备那什么什么的时候,被我撞破,然后反压成功时,那脸上可是红云深深,含羞带怯,娇媚无比,可口可乐呢。”

  “那时候……”凌郁霄挺直了腰,加大音量掩饰尴尬,“今时不同往日,哼,你就等着侍候本王吧。”

  “喂,放我下来。”

  凌郁霄当作听不到,抱着乐思凝回房。

  其实还有一点,乐思凝没有跟凌郁霄说明。那就是她不仅怀疑三公主的毒是喻下的,还怀疑她在利用三公主达到某一个目的。至于是什么目的,她心中有数。

  第二日,送凌郁霄出门后,她故意支开影儿,独自一人去了将军府找向天逸。向天逸正好在府中,在花厅接见了她。

  对面而坐,各自心中有些不自在。端着茶也无心细品。

  “王妃找我,不知有何要事?”

  “想跟你聊聊关于我姐姐的事。”

  “我不想聊这个话。”

  乐思凝笑笑,“你在害怕?”

  “开玩笑,我为什么要害怕?”

  “你越是表示得无所谓,越能表示你心中害怕。因为你不愿意面对我姐,你清楚的知道她是那么爱你,对你暗许终身,这一次下旨赐婚,害得她差点遭遇大祸,你告诉我,你心里难道一点愧疚也没有吗?”

  “我为什么要愧疚?”向天逸好笑的看乐思凝,嘴角带起一个玩味的笑容。“我没让她喜欢我,而且我并不喜欢她。我想你比谁都清楚,爱情这种事情是不能强求的,就像当初我一样。”

  怎么每个话题都会牵扯到两个人的身上?难道过去的事情不能真正的做到过去吗?

  乐思凝不想说那些无用的,苦知摇头道:“天逸,你是明白人,我不想拐弯拐角。其实我也知道爱情这种情强求不得。可是我姐姐……,好吧,算我多话了,我本不该再提这件事情。我姐姐好不容易从那件事情中恢复过来,我不图别的,只希望她入宫以后能够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你在担心什么?难道做皇后不好吗?”

  “你身在官场,又怎会不知后宫寡情,但凡有自己追求的女人,谁愿意进宫去挨那漫长的一辈子。争宠斗智。就算母仪天下又如何?假若是我,我宁愿选择田园生活,日出而耕,日落而归,一家人平平淡淡,无忧无虑的过着日子。”

  向天逸看向乐思凝,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目光向往,似乎已陷入瑕想。

  他没有忘记,那天湖边,他也是这样告诉她,他愿意放下一切带她离开,去过这样的田园生活。

  “王妃真是个性情中人,荣华富贵在王妃的眼里竟如此不重要,你可知道,天下有多少女人巴不得过上你现在这样锦衣玉食的生活?”

  “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也管不过来。于我面言,只要身边的亲人,朋友们过得幸福,就是我最大的满足。”

  “敬王妃。”向天逸以茶代酒,一口喝尽。

  喝完茶,乐思凝让向天逸陪她逛逛他家的花园,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吓了一跳。他的花园里种满了红色的玫瑰,此时正是开放的季节,清香扑鼻,艳丽多姿,娇嫩新鲜,阵阵风中花海泛起涟漪,美丽致极。

  “玫瑰花代表爱情,向天逸,这是你自己种的吗?”

  很明显,向天逸的目光中一阵失落。

  “我说错话了吗?”乐思凝闷闷的微低头,深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而惹到他。

  “没有。”向天逸摇摇头,走入那片花海。“为什么你称这些花为玫瑰花?”

  “这本来就是玫瑰花呀,我怎么可能认错。”

  向天逸无奈的看看天,“我差点忘了,你不忘记以前的事,那当然也不会再知道这种花的名字。”

  难道这花还有另一种名字?是过去那个乐思凝起的?

  看到向天逸的表情,乐思凝已经猜到了一些,但她是真的没有过去那个乐思凝的记忆,也没办法知道她的过去。

  “这种花是我在山上无意中挖到的,看着它漂亮,我就移栽回来。它的名字叫永爱。是我最爱的人取的。”

  向天逸看向乐思凝,企图从她的眼里搜索到一些关于过去的记忆,但是很遗憾,看到她眼里的陌生时,对他来说只会增加更多的伤痛而已。

  “天逸,我相信,你爱的那个乐思凝总有一天会再次出现。”

  她再次确定,向天逸不会对乐思莹点头,甚至也不会再去见她一面。她该死心了。让乐思凝进宫,或许真的是她的命运。

  她想着心事,脚下一滑,摔了一跤,玫瑰花根部的刺划划了手背,一条血痕刺目。

  “怎么这么不小心?”

  “没事,一点小伤。”

  向天逸皱着眉,蹲下去握住她的手看了看。“伤口不是很深,不过还是要上药才行。走,我扶你去后院。”

  乐思凝忍着痛乖乖的跟向天逸走。她没想到,他带她到后院是为了给她上药,而药就是止血肖炎的小蓟苗,他将晒干的小蓟苗捣碎成粉,擦去伤口上的血后就要涂上去。乐思凝及时拦着他,让他先拿点酒给伤口消消毒。

  “你放心吧,小蓟苗还具有杀毒作用,伤口不会感染的。”

  出于医生的职业习惯,乐思凝坚持让他去拿了白酒。

  酷。匠网c√正`版@3首发

  “有点疼,你忍着点。”

  酒浸进伤口,乐思凝忍不住叫了一声,向天逸放轻动作,动作麻利的把药粉涂上伤口。

  “天逸,你怎么会懂得这些草药的?”

  “一个在前线打仗的人,经常受伤,不懂得一些简单的草药来处理,怎么行呢?”

  乐思凝哦了一声,假装若无其事的说:“我听说这些都是有家族遗传的,你的父母,可者你的亲人中有做大夫的吗?”

  向天逸动作顿了一下,抬起头看乐思凝,目光里再次加了些陌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