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成昌回到了临城,第一时间面见齐贤王。

  “这么早就回来了?比我想像的还要早了几天,不错,是个干大事的人。”

  吴成昌垂着头,跪了下去。“回王爷话,属下把事情办砸了。”

  什么?

  “办砸啦?怎么个砸法?”

  “成亲的晚上,向将军和安宁王,还有乐思凝,把乐思莹救走了。”

  啪——齐贤王扔掉手中的茶杯,“救走了?都成亲了还让人给救走了。喂,我给你想好的一条计策,你说你都成亲了还能把新娘子弄丢?”他几次拍额头,懊悔极了。“你说你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在自己的地盘上,让几个人生地不熟的外人把新娘子给救走了,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说到后面,齐贤王气愤的怒吼,吐着粗气,真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属下知错,辜负王爷一翻好意。属下甘愿领罪,请王爷惩罚。”

  “罚,罚,罚你什么好呢?”刘贤王冷悍的目光停留在吴成昌的身上。

  亏他苦心安排一切,替他抱得美人归。他却办事不利,丢了美人不说,更重要的是坏了他的大事。他不怪别人狡滑的救走了人,只怪自己的人能力不足。

  他一直不觉得吴成昌是个废物,至少这些年他忠心耿耿,替他上下打点了秀多事。而且身份一直隐秘,方便了很多事。

  所以,这一次就算是没能成功的破坏乐家和皇上的关系,也不能就此否定吴成昌。

  “罢了,阿昌啊,你跟随本王多年,本王无率如何,也不会因为这一件事情而看轻你的能力。有时候不得不跟老天爷妥协,因为我们无法预测下一步,老天爷这尊大神安排了哪一步棋与我们对奕。”

  “谢王爷!”

  “不必谢啦。本王还想告诉你,你的心上人恐怕这一次非进宫不可了。”

  “啊——”

  “不是本王不帮你,本王很早以前就告诉你,对女人不能动真情,怪你自己一不小心啊,所以到了今天就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该知道知道,本王的大事是任何人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挡的。不要怪本王,要怪就怪不通情达礼的老天爷。”齐贤王指着天上,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不过,本王可以向你保证,只要大事成功,乐思凝还会回到你身边,到时候你可以带她远走高飞。”

  远走高飞!

  就为了能够远走高飞,吴成昌在齐贤王的安排下,进宫暗查。喻妃这些日子参政,或多或少的表现让他不安,他曾经一直查不出的另一股势力,现在渐渐的清明。他把怀疑目标定在喻妃身上,也对向天逸实行了跟踪案查,所有对他不利的事情,他都要清清楚楚的明了。

  东临的天,莫名的阴雨连连,半个月来不见阳光,空气湿润,天气闷热。

  乐思凝一个大意,感冒了。

  看到姐姐一日好过一日,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未吃晚饭,一个人回了安宁王府。前脚进王府,她感觉到了一股异样,周围的花草似乎已经凋零,潮湿的空气里散发着一股清冷,这跟她以前住的王府完全相反。

  N更E}新最&快VY上y酷匠@网"

  她轻叹一口气,已经猜到了原因。带着深深的歉意去了厨房,撸起袖子开始准备晚餐。

  凌郁霄回到府,闻到了炖鸡的味道,这种熟悉的味道惊醒了他。他移步膳厅,看到桌子上摆着几道精致的小菜,一色样式色泽就知道是乐思凝回来了。

  脚步从门外传来,凌郁霄回头看去,刚好看到乐思凝端着汤进门,那贤淑的样子充满了一个妻子该有的意味和勤劳女人的魅力。他一时间收不回目光,被她深深的吸引。

  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和她的婚姻交易占在第一位。

  “郁霄,你回来啦!菜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吃了。”乐思凝带着浅浅的笑容,把鸡汤放到桌上,回过头,把凌郁霄带到桌前坐下。

  “以后这些事情让下人去做吧,我不想让别人说我养了一群下人,而让府里的女主人去干这些粗活。”

  “这话听起来怎么酸溜溜的?”乐思凝不以为意,坐在他旁边,盛了一碗鸡汤放到她面前。

  其实在看这一桌子的菜时,凌郁霄就觉得自己内心中的欢喜说来就来,真实到他自己都有些不可思意,他从来都觉得他的生活中可以少掉任何一个人,包括乐思凝。可一看到她辛苦的为自己准备晚餐的样子,那种被关心的滋味又抢先一步,将他升起的忧伤给压下去。

  原来,他是多么的渴望这个女人。

  暖暖的鸡汤入口,润滑甘纯,清香满口,入脾入肺。这种味道从他们成亲的第一天开始,一直到他们一起去的乐思莹,时隔半月,这浓情蜜意实感久违。

  这一顿饭,简单满足,两个人将四盘茶和一大碗的汤全部吃光。

  “虽然做得很好吃,但是以后还是让下人做吧,你是王妃,身分尊贵,不要让人把闲话传出去,省得我被人骂虐待妻了。”

  乐思凝摇头轻笑,却不以为然。“我给自己的丈夫做饭,还后别人说闲话吗?谁爱说就让他说去好,反正我自己高兴就行。”

  “那我不高兴呀,谁被骂了还有高兴得起来?”

  乐思凝故意不理她,掰着手指道:“明天中午炒个酸辣鸡杂,一个尖椒炒蛋,再来一个鱼头豆腐汤,外加一个菜心。晚餐嘛,煲个鸡爪汤,胶原蛋白丰富对人好,再来个凉拌红萝卜,一个五彩饭,不够的话加个茄子煲……”

  “你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我记得应该没有你说的这些菜名吧?”

  乐思凝自满得意,“我自创的呀,你要相信本王妃,因为本王妃无所不能。”

  无所不能!

  凌郁霄真的开始相信,他娶的王妃无所不能。正如他当初担忧的那样,他无法驾驭她。

  用过饭后,凌郁霄去了收书房,他的闷闷不乐引起了乐思凝的注意,乐思凝泡了茶,端到书房,有意陪他说说话。

  “郁霄,宫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看你一直脸色不开,说来与我听听,或许我能帮帮你。”

  女人能力太强,男人的尊严就会备受打击。凌郁霄也一样。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自己逞能的时候,乐思凝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宫晨这些争斗,她比他看得还要透彻三分。

  “喻妃干政,这事让几位大臣很是头疼,包括我。”

  乐思凝愣了愣,这些日子一直忙着乐思莹的事情,她已经彻底把喻妃这号人给忘了。现下这么一提起来,一些事情陆陆续续回到脑海里。

  三公主几年前那个雨夜离奇的遭遇,令雪说喻妃会把脉,还有三公主这两次诡异的发病。这一件件事,虽然不时隔年份,便若是连系起来仔细的想,还是有些关联的。特别是三公主发病时说齐贤王收买朝臣欲谋皇位,这种话对于一人不参政的公主来说,她是如何知道的呢?所以,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若是好好的连在一起理一理,不难发现端倪。

  “你在想什么?那么认真?”

  “郁霄。”乐思凝神色凝重,“我也许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怎么一回事?”

  “我说的是三公主的病,和喻妃娘娘绝对脱不了干系。”

  “这怎么可能?喻妃对姝璃一向很好,这次太子登基她也出不少力,三公主前后两次病发,都是她前前后后的打点照顾,如果你怀疑她,我不敢赞同。”

  乐思凝不想因为这事把两个人的关系搞僵。笑笑来到他身边。

  “你先不要激动,先听我把话说完,如果听完以后你还觉得这事跟喻妃没有任何关系的话,那么我以后再也不会说喻妃的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