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急等在河边的乐思凝,本来黑夜就已经让她感到恐惧,偏偏身边还多了具尸体,这不是要她命又是什么呢?于是她一直坐在原位,动也不敢动,直到凌郁霄带着乐思莹出现。

  郁霄。

  乐思凝激动得快哭了,当看到昏睡的女子正是姐姐时,眼泪扑扑扑的往下掉。

  凌郁霄看了一眼已经死去的假新娘,不忍心再将她扔下河。

  “凝儿,先别哭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好。”乐思凝这才发现,似乎少了一个人。“向天逸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你别着急。我们则才被发现了,他负责引开敌人,我负责把人带回来。你放心,向天逸是个聪明的人,他不会有事的。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否则向天逸的作法就毫无意义了。”

  时间紧迫,容不得他们罗嗦。听着远处奔跑声和喊打声,乐思凝很担心向天逸的安全。

  小船划向河中心,顺水而下,分明看到城中燃起的火把,还有不停的狗叫声,似乎整座城沉睡的人们已经苏醒。

  乐思莹身上那一身红嫁衣看着就碍眼,乐思凝气愤之下将之扒去,扔下河中,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姐姐穿上。她希望姐姐醒来后,不会被那一身红衣勾起伤心之事。

  小船原想靠岸,但看到吴家居然带人出城搜索,只能划得更远一些,深怕让人看到。

  “郁霄,你说向天逸会不会被他们抓住?”

  凌郁霄走进船仓,来到乐思凝身边,轻叹一口气。“你放心吧,向天逸一定会没事的。而且吴家的人已经出城来搜,这就能证明他们找不到人。”

  “嗯,我相信向天逸一定能顺利回到临城。倒是我姐姐,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别太担心,她只是昏过去而已,就像我们睡一觉一样,很愉就会醒的。”

  任小船在湖中心晃荡,两个人相坐无言。

  天刚破晓,朦朦胧胧中,白光透射,越来越亮。

  “凝儿,我们现在靠岸,趁早上尽快离开。”

  乐思凝点点头,才发现乐思莹的手动了一下,她激动的叫来凌郁霄,果然,乐思莹很快睁开眼睛。

  “姐姐,你终于醒了,你把我担心死了。”

  “妹妹?”乐思莹仍觉得头昏沉沉的,努力的坐起来。“这是哪里,怎么这么晃?”

  看G#正'版章节上$I酷r匠网b

  “我们这是在船上,姐姐,我们带你回家,你不要怕,现在已经没事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乐思莹揉着眼睛,忽然看到船头的尸体,惊叫一声,“她是谁?怎么会躺在那儿?”

  凌郁霄挡在她面前,“别怕,她很有可能是吴家的丫环,被掳走你的吴家大公子利用她代替你拜堂成亲,事后将她杀了扔到这河里。若不是发现她的尸体,我们还真的不知道你真的就在吴家。”

  吴家?丫环?

  乐思莹睁大眼睛,一些记忆蜂拥而来。

  醉酒,失身,清白,血迹,逃跑,吴家,成亲,丫环,被杀……

  “啊——”

  乐思莹抱着头出一声凄厉的叫声,随即昏了过去。

  乐思凝呆呆的不知所措,慢半拍的回过神,可怎么叫姐姐也没有醒过来。

  凌郁霄不停的劝解,才终于让她暂时安稳下来。他小心观望四周,确定没人后将船划到岸边,速速离开。

  乐思凝背着姐姐,凌郁霄抱着尸体,找了个树林,将尸体埋了。

  不管怎么样,死者为大,况且她也是因为乐思莹才会遭此横祸,也算是一种恩情。

  “姑娘,我乐思凝替姐姐谢谢你,不管怎么样,你是因为我姐姐才死去的。我给你磕头了,以报此恩。”

  随后,两人继续前行,在林子深处,发现了昨日拴在林子里的马儿。

  “向天逸的马还在这里,说明他还在城里。我真担心他。”

  凌郁霄愣了愣,看着自己妻子望向新圩城那担心的模样,心头百般不是滋味。随后,她将乐思凝扶上马,自己和乐思莹同乘一匹,向天逸的马仍然留在原处,两人策马而去。

  清晨的阳光刚刚穿透云层,两人身后的景物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清新,包括那座无名的坟墓。

  这一次,又是马不停蹄的赶路,终地在第二天天黑前回到临城,只是醒过来的乐思凝已不同往日,那深渊一般的眼中,再也没有任何光彩。

  而回到乐府的乐思莹,回到房间后将大门反锁,谁也不见。

  乐思凝还打算问出原因,却不想为此更加担心。决定留下来陪姐姐。可无论她在门外喊到嗓子都哑了,乐思莹也没有吭一声。

  乐家的人都急坏了。

  凌郁霄远远看着她悲伤的样子,拧紧了眉头心疼不已。可眼中地微淡的光芒却异于平常,直到此刻,他都会想起她对向天逸的期盼和担心,那模样,想起来他就会觉得心痛。

  越是这个时候,他本不该为这些计较,可是他做不到看淡。

  就这样,乐思凝在乐思莹的房门口守了一夜,凌郁霄则在看得到她的地方,陪了他一夜。

  清晨的溥雾中,他将外套脱上给她披上,一个人离开乐府。

  太阳初升时,向天逸也回到临城,他来不及回府,首先来到乐家,当看到乐思凝守地房门外时,一颗心终于落地。

  “向天逸!”乐思凝来到他身边,看他风仆尘尘,看到他平安无事,高兴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总算回来,总算可以放心了。”

  “你一直都在担心我?”他痴痴的目光,像是有所期盼。

  乐思凝笑笑点头,“你有没有受伤,吴家的人有没有打你?”

  向天逸心中动容,伸手将乐思凝抱在怀里,闭上眼睛享受这份久违的关怀。他是有多久,没有看到她担心他的模样,依旧会让他心疼,也同样让他觉得幸福。

  原来,他并没有失去……

  “向天逸,你先放开我,要是让人看到我们这样,会……”

  他睁开眼睛,番然醒悟,其实,他早就失去了她。

  “我先回去了。”他转身就走,恢复他的冷漠。

  乐思凝叫住他,劝他去看一看乐思莹,他回过头呆呆的看着房门,最终无言,依旧选择离开。他曾经说过,他这颗心只给乐思凝一个人。

  再多的劝说都无法做到满意,乐思凝失望的目送他离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吱呀——乐思凝回头看去,乐思莹双眼红肿,面色发白,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她。

  “姐。”

  她知道说再多都没有用,她不打处再逼问她逃婚的原因,她只想好好的抱一抱她,给她安慰和生尖的勇气。

  “妹妹!”

  晶莹的泪珠滚落,乐思莹决定面对一切。

  这过去的小半生,她一直努力好好的生活,虽然她做不到最好,但在她喜欢上向天逸时,她就心量的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到最好。因为爱,她有了期盼和对未来美好的梦想。

  因为爱,她也痛过了,向天逸一次次的拒绝,终于把她弄一身伤。她早该知道,他的爱只给了妹妹一个人,他早该死心的,早该将他忘记。

  现在这样也好,她要进宫了,当皇后了,从今天以后,她母仪天下,再也不会被人冷落。

  她也会把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统统忘记,她只要记住,自己仍旧是个完好无损的女子,干干净净的迎接未来的日子。于是,她隐瞒了一切,也让乐思凝发誓不再追究吴成昌,因为,她不想这些事情被更多的人关注,不想因为这样而失地母仪天下的资格。

  她的爱已经回不来了,剩下这颗空空落落的心,陪着这副身体一起入宫吧。

  乐思凝没有再追问。她知道这是姐姐多么艰难的选择,她能做的就是好好的陪她,尽量的让她开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