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守卫的话,向天逸确定了自己的推断。

  “如此看来,这位吴大公子带回来的女子一定是乐思莹。我们必须再进一次城,不过不是走城门。这两天我查看了下地形,城外这条河可以直通城内,我们走水路。”

  三人做了一次详细的计划,由乐思凝在船上接应,凌郁霄和向天逸负责夜探吴宅。

  计划已订,三人再次换装,这次扮成渔夫,上了小船,趁天未黑划向城中。

  凌郁霄和向天逸提高警惕,进入城中后,几人将船泊在岸边,那里还有另外几艘船,顺道可以方便他们隐藏。

  其实让乐思凝一个人守在船上,凌郁霄实在不放心,几次嘱咐她务必小心,才和向天逸下船离开。

  两人小心摸观察四周,发现先前隐藏在暗中的人已经撤离。看来对方已经失去防范。

  凌郁霄和向天逸,两人一直走着,却半句话不说,看得出两人之间若不是为了救乐思莹,恐怕早就不屑对方一眼。

  但救人总要有一套方案吧。凌郁霄主动开口叫住向天逸。

  “向将军,这次我们是为了救人,所以我希望我们能暂时放下仇恨和不和。”

  向天逸哼笑一声,“末将还不至于像你想的那样。计划我已经想好了,一个人进到吴宅,摸清情况,迷昏新郎,把人带出来。另外一个人在外面观察,如有可疑的情况,以鸟叫声提醒,速速撤离后以最快的时间内到达岸边。好啦,该你选择了。”

  选择?这还有得选择吗?

  凌郁霄想了想,不多做犹豫选择了前者。

  向天逸怔了一下,不说话,两人埋伏在吴宅附近,等待天黑。

  夜幕拉下时,凌郁霄对向天逸点点头,告诉他现在要行动了。

  “站住。”向天逸轻声一哼,看也没看他一眼,“上房这种事情你会吗?还是看本将军的本事吧,就你这样的身手,把把风就不错啦。”

  绳子利索的抛到树上,向天逸抓住绳子顺着往上,三两下人已经到树上了。对树下的凌郁霄比了个弱的手势,便专注于吴宅之内。

  空气中有酒味弥漫,想来不少人醉了。向天逸轻轻吐出一口气,只愿今晚的行动能够顺利。

  凌郁霄仔细一想,觉得向天逸哪里是真正的鄙视他,而是完全考虑到了乐思凝。如果他有事,乐思凝不会太难过。可如果自己有事,乐思凝一定会悲痛欲绝。

  这似乎能够说明,向天逸已经在渐渐的放下乐思凝,和那些过去的仇恨。

  对于凌郁霄而言,这当然是好事。

  皱紧的眉头没有松开,他找了个地方隐藏,仔细的观察四周围。深知此刻,救人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好在一切还算顺利,他只担心只身入吴宅的向天逸有没有找到人。

  黑暗中,向天逸摸索前进,在主院的角落隐蔽,确定没有人后才慢慢摸向那间贴了红字双喜的屋子。此刻新房中,但愿新娘没有发生意外才好。

  红烛如泪,将房中的双喜照得太过艳丽,隐隐透着一层冷淡。加大了危险的气息。

  吴成昌此刻与新娘正在饱酒,新娘子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吴成昌倒是心中欢喜,添酒添菜,热情不减分毫。

  新娘子背面而坐,看不到她的脸,光看背后不太好辩认。向天逸没法确定一定就是乐思莹,正打算换个地方,不料听到新娘子说话了。

  不是!

  那声音轻轻柔柔,音如蚊蝇,且与乐思莹的悦耳之声完全不同。他不禁心凉,新娘子怎会是别人。

  如果新娘真的不是乐思莹,那乐思莹到底被带到了哪里?

  他不死心,也不相信。直到新娘子起身走到新郎身边,他终于看到了那张脸,娇小弯眉,的确不是浓眉大眼的乐思莹。

  这一次,他不得不信了。

  凌郁霄看到向天逸一个人出来,从黑暗中出来,一听新娘不是乐思莹,着实不敢相信。

  “难道我们之前所做的推断都是错误的?”

  “不知道。”向天逸摇摇头。“此地不宜久留,先回河边再作商议。”

  两人离开后,从过处的房顶露出一个头,那人冷笑一声跳进主院,敲开了新房的门。

  “大少爷,果然不出您所料,那两个人真的来了。”

  吴成昌松了一口气,满满饮了一杯酒,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低头不敢说话的新娘子,对那名家丁做了个杀的动作。

  那名家丁会意过来,直接捂住新娘子的嘴,把人拖出新房。吴成昌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将门关上,只听到门外传来一声闷闷的惨叫,他吐出一口气,走到床边,将被子掀开,真正的新娘子乐思莹闭紧双目,安安静静。

  他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白色瓷瓶,打开盖子放到乐思莹的鼻子前,不肖片刻乐思莹就醒了过来。

  “我,我在哪里?”

  “莹儿,你醒啦!这是我们的家呀。你可担心死我了,你知道吗,我们刚拜完堂你就累得昏过去,幸好只是太累而已。”

  wW看正版q章:$节H上酷d匠u网

  家?

  乐思莹仍觉得很疲劳,脑袋里模糊不清,意识也不太清晰。便任由吴成昌说什么就是什么。

  夜渐深,圆月倒是一直明亮如新。

  凌郁霄和向天逸回到船上,告诉乐思凝实情,本来充满希望的乐思凝,一下子又彻底失望。

  三人商量了一阵,决定先出城,看看情况再说。向天逸拿起竹篙要划船,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赶紧返回仓中,把灯吹灭。

  不出片刻,两个人男人抬着一个麻袋来到岸边,二话不说把麻袋扔下河,之后迅速离开。

  待看不到人了,乐思凝三人走出船仓,看到麻袋浮浮沉沉,向天逸把船迅速划过去,和凌郁霄二人之力把麻袋拖上船,打开一看,二人傻眼了。

  “是个女子。”凌郁霄我小声道,伸手探鼻息,心中一凉。“已经断气了。”

  乐思凝站在身后腿软,蹲在凌郁霄身边不敢看。

  向天逸不由得多看一眼,惊叫一声。“不对啊,这人女的是吴家的新娘子,我在新房外亲眼看到的,怎么会死在这里?”

  新娘子!?

  不用问,三人很快得到答案。

  凌郁霄和向天逸再次来到吴宅外,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小心。不过情况不允许他们再做考虑,只能按照先前的计划,向天逸再次潜进吴宅。

  他再次来到新房前,往里看的时候,发现真的还有一个新娘,还清楚的看清了新娘的脸,千真万确就是乐思莹。

  他观察四周没有异动,房中新郎和乐思莹还在说话,悄悄退出主院,找到凌郁霄。决定由凌郁霄去放一把火,把吴成昌引开,再由向天逸将乐思莹带走。

  商量已定,两人再次进到吴宅。

  向天逸躲在暗处,听到隔壁院子传来了预期的救火声,屏住呼吸,等待时机。眼看着偏院的火已经烧起来,可房中的新郎就是没有出来。情急之下,他悄悄退出主院。

  “快救火,别让火烧了新房。”

  他连喊数声,终于看到新郎打开房门,头也不回的朝偏院跑过去。

  时机已到,向天逸迅速冲进新房,把惊讶回头,来不及开口说话的乐思莹打昏,随后扛起人就走。

  刚跑到偏院的吴成昌,一看火势只在厨房,马上想到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气急之下回到新房,可哪里还有新娘的影子。

  在墙外焦急等待的凌郁霄,看到向天逸扛了个人出现,赶紧接住向天逸放下来的乐思莹。此时吴成昌已经派人追过来,两人不敢停留,扛起乐思莹就跑。

  “你去河边,我引开他们,各自尽快回临城。”向天逸就此做下决定,并不等凌郁霄同意,故意往城中跑去。

  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一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