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圩县位于临北,县城中有一条河沿着整个县继续往北,河水悠悠,清澈干净,确是城中一大美景。

  清早的河边,聚集了很多中年妇女,在他们的身边,是一篚一篚的萝卜青菜,兴奋的妇女们一边洗菜一边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乐思凝和凌郁霄是城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城中不一样的气氛,像是谁家要办喜事。打听之下才知道确实是城中首富吴家的长公子,今日成亲之喜事。

  这对他们来说,听过就过了,丝毫没有因为这件喜事而让心情好起来。

  “郁霄,你说我姐姐最有可能被他们藏在什么地方?”

  “很难说。”他不敢说太多,其实心中早有了多种猜测。不过他相信齐贤王苦心安排人带乐思凝来这里,不见得会对她下什么毒手。所以,那些假设性的猜测,不做还好。

  看到乐思凝始终担心着,他握住她的手安慰,“不要太难过,你姐姐一定会没事的。我们现在最好是能和向天逸联系上,他比我们先到这里,或许会有发现。”

  dR酷0t匠5网首发.

  两人顾不上歇息,奔波于大街小巷,可是一无所获。

  县城的吴宅倒是越来越热闹,门前来来往往送礼的客人络绎不绝。

  这一圈走下来,乐思凝和凌郁霄也对吴家的事有所耳闻,大伙都说吴家是药材世家,也是新圩的大善家,没少帮助乡亲们的忙,乡亲们对吴家的人都十分感激。这不,吴家长公子外出做生意回来马上就举行婚礼,很多人都要去围观,还有很多主动去帮忙的人。

  已经乔装改扮后的向天逸,站在人群中看着吴宅,目光锐利的扫过每一处,半响之后转身离开。

  他现在要尽快找到乐思凝和凌郁霄。穿棱于大街小巷,放不下心中的焦虑。

  终于在中午的时候,在一家街边小食摊上找到了正在吃午饭的凌郁霄和乐思凝。他悄悄的坐过去,淡定的要了一碗面。

  乐思凝和凌郁霄同时瞪大眼睛。

  向天逸看看四周,小声道:“今日吴家大公子娶亲,新娘子很可能就是乐思莹。”

  啊——“小声点。”向天逸再次看四周,没有发现异样才松了一口气。“表面上看吴家不做任何防范,但暗中安排了很多人在街道各处和宅子四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这里是吴家的天下。”

  凌郁霄沉着脸,似在想办法。乐思凝只吃了几口的面,已经吃不下去了。

  “这次无论如何要多吃一点,因为接下来一定还会发生很多事。如果想顺利的救出你姐姐,首先就不能让自己失去战斗力。”

  “王爷说得对。”向天逸接过店老板端来的面,有意无意的看了看两从。“只要自己保护自己,才能对抗敌人。”

  闻不到火药味,却能感觉到两人之间无法靠拢的间隙,乐思凝怔了怔,端起面大口大口的吃。

  她完全知道,只有做好准备的人,才有把握做好每一件事。无论如何,为了救出姐姐,她必须保持体力。

  置了两身衣物,凌郁霄穿上男装,看起来书生模样,尊敬中带着几分洁净气息。乐思凝则挽起长发,依旧以凌郁霄的妻子陪在身边。而向天逸,则扮成下人模样,三人一同来到吴家,以吃喜宴为由,混了进去。

  看起来神不知鬼不觉。

  向天逸进门后就与乐思凝和凌郁霄分开,拿着贺礼跟在吴家下人去了另一间院子,交付礼品后,他以上茅房为由,独自走开了。幸好今日吴家下人们忙得不可开交,也没人有心思顾得上他。

  他四处转了转,发现宅子里并没有暗中安排守卫,不难想到劫走乐思莹的人知道有人要来救人。现在就剩下一个问题,只要找到新娘子,就能知道是不是乐思莹。

  他摸进另一个院子,从他离开的地方走出来一个身穿红色喜服的男人,赫然就是吴成昌。他皱了皱眉,立刻招来身后的下人,悄悄说了几句话,那人便离开了。

  眼见吉时已到,新娘子和新郎牵着大红花带,在媒婆的挽夫下来到正厅,吴家双父已经上座,一旁站着吴家的家人,一眼看去竟有十几人,加上一旁落坐的族人和当地的父母官员,不难想像什么叫这是吴家的地盘。

  乐思凝和凌郁霄早已混在人群中,向天逸及时来到他们身边,小声告诉他们没有发现。

  一颗豆子大的石子出现在凌郁霄的手中。

  新娘新郎在双父面前站定,只等礼声起,他们照着行礼就是。

  “一拜天地——”

  吴成昌满面笑容,和新娘子同时拜了下去。一旁雷呜般的掌声响起。

  “二拜高堂——”

  媒婆扶着新娘子转身,新娘和新郎并非站在一直,慢慢的跪下去。

  “啊——”

  新妨子突然呼尖叫一声,整个人往前摔去,红盖头提落,露出了一张惊惶失措的脸。

  乐思凝、凌郁霄和向天逸三人同时睁大眼睛。

  “快扶新娘子起来。”吴成昌亲自上前扶起新娘子,把红盖头再次盖上。媒婆嘴里吐出一溜儿的吉祥话,婚礼继续进行。

  乐思凝失望的摇摇头,在凌郁霄的带领下离开现场。三人很快走出吴宅。

  “难道我的推断真的错了?”向天逸百思不得其解。

  “我好希望是我姐姐,可是我又好希望不是。”

  “别想太多。我们还有办法。”凌郁霄握住乐思凝的手。正要再安慰,突然被迷漫而来的危险气息怔住了。转头看向向天逸,“有人跟上来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我们不熟悉这里,能去哪里?”乐思凝有些紧张。

  向天逸想了想,接过话,“先出城。”

  三人假装若无其事的走向城门,大摇大摆,说说笑笑的离开。

  没有找到乐思莹,他们的任务没有完成。

  “你们说,我姐姐到底会在哪里?”

  凌郁霄和向天逸互看一眼,垂眉低目,叹息一声。

  “我不信,好端端的人怎么可能会一点头绪也没有。我要再回去找,她一定在新圩。”

  “回来。”凌郁霄拉着她的手,“你不能这么不有惜自己。你知不知道,我们刚才是被那些人赶出城的,我们早就暴露了。如果现在回去,很可能连我们都会落入对方的手里。”

  乐思凝气哼一声,“这些人太可恶了。”

  “两位稍稍平息一下。”向天逸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走向守城的卫兵。“两位小哥辛苦啦,听说今儿是吴家大公子成亲的大好日子,二位小哥喝不上一杯喜酒,馋了吧。”他将银子在手里抛来抛去,一不小心,银子掉到了其中一位士卫的脚边。

  呃——士卫愣愣的看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向天逸笑笑,“既然银子跟二位有缘,那就送给二位当酒钱吧。”

  士卫欢快的捡起来。另一人倒是有几分醒目,上前一步道:“兄弟有要打听?”

  向天逸呵呵干笑几声,凑上去道:“听说吴家这次婚事操办得很着急,哥儿几个可知道原因?”

  两位士卫同进摇头。

  向天逸一副八卦婆的样子,再凑近神秘道:“听说新娘是被拐来的,吴家大公子贪图美色,从外地强抢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姑娘,怕那姑娘的家人找上门来,所以急急的操办婚事。”

  “竟有这种事?”两人不可置信,说了吴家好几件善事来证明。可向天逸非说是某亲戚亲眼所见,便由不得他们不信。

  其中一士卫突然咦了一声,“听仁兄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两天前的深夜里,刚好我值班,看到吴大公子回来,马背上就有一个女子,当时我可是认不出吴公子,另一个老伙计认出来啦,才放他进城。我这会想起来还真觉得怪异,你们说吴大公子该不会真的是抢了哪家的姑娘吧?要不能三更半夜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