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越来越难行,林子里风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看似要下雨了一样。

  不管怎么样,乐思凝没有想过要放弃。

  天际一个响雷炸开,吓得马匹惊声嘶叫,再不愿前行。乐思凝拍打马屁股,可马匹只是在原地转圈。

  凌郁霄怕她摔下马,主动下马牵住了马绳,扶她下来。

  “凝儿,你别着急,眼看就要下雨了,我们得想个办法才行,不能这样盲目的追下去。”

  “这怎么能叫盲目,掳走我的姐姐的人一定是走了这条路。郁霄,我们继续追。”乐思凝突然扶着头,眼前发黑。

  “好啦,你看你,从上午奔波到现在,饭也不肯吃,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怎么吃得消?”

  “可是我姐姐……”

  乐思凝站不住,人已经昏了过去。

  “怎么样了?”向天逸查察事情不对劲,赶紧过去寻问。

  “昏过去了。”凌郁霄看了一眼向天逸。“现在必须回去,先找个大夫给她看看。等天亮再说。”

  迫于无奈,几人只好原路返回。

  乐思凝昏倒了,忙前忙后的是凌郁霄。看到凌郁霄一直在她身边呵护着,皱紧眉头担心不已。向天逸心中百转柔肠。他知道,若是乐思凝没有那次意外,如今围在身边保护她的人除了自己不可能再有别人。

  只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行为就是假设。如今,他已经没有资格再照顾她。

  他苦笑走回自己的房中,拿了一壶酒,自斟自酌,直至天明。

  乐思凝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看以趴在床边未醒的凌郁霄,心中软了一下。满满的幸福感溢出身体。

  他就这样守了她一夜,她开始有了那种没有嫁错人的感觉。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过爱她的话。

  她想小心的下床,结果还是吵醒了他。四目相对,深情与担忧并存。两相心悦,情意绵绵。

  “醒了就好,饿了吧?我去拿点吃的给你。”

  “别走。”乐思凝抓住他的手坐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没事。”他坐到床边,抚摸她的脸。“我一会儿就回来。你乖乖等我。我……”

  “不要走。”乐思凝扑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他。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回应她的柔情。

  吃过了早点,乐思凝叫来向天逸,三人在一起商量下一步怎么做。三人找来地图仔细的研究一翻,凌郁霄和向天逸有了一样的想法。

  料定了吴成昌要绕过另一条远路去新圩,他们决定直接追到新圩,但为了保险起见,商量过后,由向天逸带几个当地的守卫从近路去新圩。凌郁霄和乐思凝绕路走。

  商量已定,几人一同出城。向天逸嫌那些个守卫跟不上他,一个也没带,一个人告别乐思凝和凌郁霄先去新圩。

  乐思凝和凌郁霄也没有耽误,全力追击。

  可是一整天下来,一无所获。其间问过不少路人,可都说没有发现他们要找的人。

  一天下来疲备不堪,两人找了小店将就着住,点了东西,虽然没什么味口,凌郁霄想方设想哄乐思凝吃了一碗饺子。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明明是一场交易的婚姻,为什么现在变了性质。看到她难过,和越来越憔悴的样子,他会难过,会担心。

  担心她有没有饿肚子,担心她是不是太累了,担心她会不会伤心过度又昏倒了怎么办。交易发生了实质性的,他开始想,这是不是代表他对她上心了。

  乐思凝睡不着,两人便趴在窗台看夜空,圆圆的月亮代表了团圆,不过此刻两人却完全没有好心情。

  心里太多的不良情绪需要发泄,乐思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满目期许的看凌郁霄。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下半辈子会和这个男绑在一起。

  “凌郁霄,你后悔娶我吗?”

  凌郁霄怔了一下,伸手轻轻敲她的额头,看得出浓浓的宠溺。

  “我们才成亲多久,你怎么就想着这个问题?难道是你后悔了?”

  “当然不是。”她摇摇头,转过目光看一地月色,独自伤神。“你知道吗,在浩瀚的宇宙中,有另一个与这个时代平行的空间,那个空间里住着比这个时代更为富裕的人们,他们拥有无数的高科技,和先进设备。那里的男人和女人是平等的,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也没有男尊女卑的形态。”

  “凝儿,你是怎么了,发烧了吗?为什么会说出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没有。”乐思凝拿开他的手,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我只是,只是太想念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凌郁霄认为,她只是太担心姐姐的安全,才会有这些无厘头的话和想法。

  “我给你唱一首歌好吗?唱一首你从来没有听过的歌。”

  她擦掉眼泪,觉悟的目光看着他。

  “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世变换,到头来输赢有何妨,日与月互消长,富与贵难久长,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眉间放一字宽,看一段人间风光,谁不是把悲喜在尝,海连天走不完,恩怨难计算,昨日非今日该忘。浪滔滔人渺渺青春鸟飞去了,纵然是千古风流浪里摇,风潇潇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爱恨的百般滋味随风摇。拈朵微笑的花……”

  她只想尽情的表在她对自己那个时代的怀念,对亲人的思念,对一切事物的美好期许。

  穿越是一种奇迹,一辈子或许不会发生第二次。也就是说,她的未来或许会永远留在这里。

  在这个陌生的古代,她没有朋友,只有亲人,有爱人。她能抓住的目前也就这么多而已。对于未来,她只希望老天爷不要把自己和爱的人分开,不要经历那些生离死别,她就心满意足。

  “凌郁霄,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孤独,除了你,我连个朋友都没有。我好想回家,回到我的家里,看我的爸爸妈妈,还有我的好闺密,我的同事,我的病人……”

  “等找到你姐姐,我就带你回家。”

  再多的悲伤,在听到姐姐两个字后,化为了力量。

  )\最;V新Y章节上ED酷匠网c

  第二日一早,乐思凝和凌郁霄再次出发,终于问到了一男一女的下落,目的地新圩。

  两人马不停蹄的赶往新圩,到达时天色已黑。守门的侍卫不再开城门,两人被拒城外歇脚。

  “为什么不拿出你的令牌?”

  凌郁霄抱紧乐思凝,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想打草惊蛇,也担心你姐姐的安全。”

  “你对这件事情是什么看法?”

  “毫无疑问,是齐贤王干的。他想破坏你姐姐进宫,一来可以打压你父亲,报复你父亲对他的不忠,如果你姐姐没了,乐家就算不出人命,也会无缘官场。二来,他可以借这件事情做文章,拉拢迷惑皇帝,一步一步控制他。”

  “听起来好可怕。没想宫庭之争,权位之争,真的就是如此,非得你死我活,才肯罢休。”

  “你一个女孩子,哪儿那以多的感慨。这些争夺不需要你来参与,我答应你,总有一天我会带你离开,去一个没有权利争夺的地方,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去一个没有权利争夺的地方,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这是乐思凝最初的想法。可是,她刚刚觉得他不适合清闲,不适合脱离国家设计,他有能力有雄心能为东临开辟一个新天地。面今,她错了吗?

  她错了吗?在她决定要全心全力帮助他上位,决定一辈子与他分担百姓大事,实现天下宏志之时,他说要带她离开官场,去一个没有权利争夺的地方,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她错了吗?她竟是这样的不了解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