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月升了,心却死了。

  正如乐思莹,凄凄苦笑,涩涩泪不,心死了,一切的希望都没有了。

  她要回家,只要回到家里,才能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她始终相信她是清白之身,她还要嫁给向天逸,她没有失身。

  “乐姑娘,你别这样好吗?我,你听我说好不好?”呈成昌追出门,一路跟着乐思凝。

  “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不论乐思凝如何斥责,吴成昌都是一直跟随,一直劝她想开一些。见乐思莹撤倒在地上,吴成昌顾不上她发着脾气,跑过去扶她,却又遭来她的巴掌,他依旧没有生气。

  “乐姑娘,让我送你回家吧?我来担责任好吗?我去跟你家人认错,请求他们原谅,然后我娶你。”

  “我乐思莹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这个无赖。”

  “我不是无赖,我也是好人家的孩子好不好?我家从商,我这次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生意上的事,都是因为生意不顺利,我才去喝的酒,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先前还以为是哪个想上位的丫环,可是看到你这么痛苦,我相信你不是那种看上我家里有钱的女孩。你知道吗,这几年接近我的女人都是为了我们家的钱,我讨厌他们,唯独你,你不是。我相信你也是好人家的女孩儿,所以我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你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我不要你负责,我只要回家。”

  看到乐思莹哭得几乎要背过气去,吴成昌干脆抱着她,不顾她的反抗,哄着她。

  “你是不是遇到了不开心的事,你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我还可以带你离开,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好不好?”

  离开?

  乐思莹怔住了,停下了挣所的动作,昂起头看吴成昌。她觉得这两个像有魔力一样吸引她,她的心一下子看到了光明。

  离开?

  终于有一个人愿意带他离开,虽然这个人不向天逸,而只是一个陌生人。可是这样的解脱胎她真的很需要。

  如今,她已经是他的人了,也就是说不论她有多爱向天逸,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嫁给他。

  离开,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总好过嫁进皇宫,住进那个奢华的牢笼。

  离开,一旦这人念头产生,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她抓债主他的手,就像是抓住了人生的救命稻草,充满了希望。

  “带我走,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

  吴成昌点点头,钭她包在怀里,闭上眼睛,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把乐思莹带回住处,直到她睡着以后,才离开,回到了齐贤王府。

  “事情办得怎么样?”齐贤王悠闲的喝着茶,面色安详。

  吴成昌面上欣喜之色依旧,拱手低头道:“回王爷话,事情很顺利,明日一草我就带她离开临城。”

  齐贤王难得露出笑容,指着桌上早已备好的金子道:“你跟着我那么多年了,如今终于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又愿意成个家。我打心眼里替你高兴。这点银子就当我给你的成亲礼物,你先把人带回老家去安顿,成了亲再以做生意为由回来帮我,等我们大事成了之后,你愿意留在宫里我封你一品大员,要是不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回乡去,只要不要让她知道你跟我的关系,保准你们能够白头到老。”

  吴成昌连连点头,感谢齐贤王的大恩。

  事后,吴成昌拿了银子回到家里,准备好马车,第二日天刚亮,他抱起未醒的乐思莹抱上马车,离开临城。

  乐思凝醒过来颇为意外,但很快想起昨晚的事情,一颗心一下子又沉到了谷底。

  清白已失,她再也没有脸面见家人。

  吴成昌发觉她醒来,停下马车,拿了水给她喝。乐思莹看也没看他一眼,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失去的再也回不到,得不到的爱也不可能还可以重来,她认命了。

  所以,她不会知道,此刻乐府已经炸开了锅。

  对于女儿一夜未归,乐国涛气得摔杯子,叹息女儿有失妇德,乐母担心女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哭哭,哭得我头都大啦。这个失礼的女儿,我乐国涛就当没生过她。”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乐母不悦,“莹儿命已经够苦了,你还在这说这些没用的话。我告诉你,莹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你跟我吵什么,她能够进宫当皇后,我那是我乐家祖坟上冒了表青烟,她不但不谢主隆恩,还要逃婚,搞这些不着调的事情出来,你还想让我怎么说她?”

  “不吵了行吗?”乐母摇头抹泪。“让人叫凝儿回来好不好,凝儿鬼点子多,一定能帮我找回莹儿。”

  乐国涛喝了一声,“凝儿已经是嫁出去的人,三天两头往嫁家跑,不知道内情的人指不家说她在安宁王府吃了苦,传出去影响多不好。”

  乐母也是爱子心切,犯了倔,自己吩咐下人安宁王府跑一趟。又跟乐国涛闹了几句,哭哭啼啼的离开,去了大门口等候。

  所以乐思凝一进门,就看到哭红双眼的母亲等在那儿。得知姐姐逃婚了,乐思凝吓到了,但又不能传扬出去,如果传到皇上的耳里,那么乐家难保不会落个欺君之罪。

  顾不上说太多话,她又匆匆回到安宁王府,让影儿进宫把凌郁霄叫回来,她现在迫切需要他帮忙。

  “凝儿,出什么事啦这么着急把我叫回来?”

  “郁霄,不好啦,我姐姐离家出走,逃婚啦。”

  离家出走不是一件小事,逃婚更不是一件小事。凌郁霄当然知道其中的严重性。随后和乐思凝高量怎么把人找回来。

  可想找人,又不能大张旗鼓的找,这事还要保密。于是派了可靠的下人先去找一遍,她和乐思凝也亲自上街去找。

  可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人。乐思凝想到了向天逸,拉上凌郁霄去了将军府。

  守卫的进去通报,出来时告诉他们将军身体不适,不见客。乐思凝急得瞪眼。

  “滚开。”凌郁霄猜到乐思凝不会罢休,大喝一声拉上人直接就闯了进去。守卫追上去拦,乐思凝瞪了着他们,犹如用目光在杀人。守卫的不得不罢手。

  “向天逸,向天逸。”乐思凝扯开嗓门大喊,着急得不得了。可前前后后找不到人,她越来越难过。

  “凝儿,你慢点,也许向天逸真的不舒服,要不我们回去吧?”

  “谁不舒服呢?”

  一个声音从他们声后响起,就见向天逸从花厅走了出来。

  乐思凝像看到了希望一样跑上前去,“快告诉我,我姐在不在这里?”

  “不在。”向天逸脸不开笑,冷冷的丢出去两个字。

  看m正,*版,章节上酷匠Q%网

  乐思凝不死心。“那她昨天晚上有没有来找过你?有没有说过什么话?”

  “都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

  “没有?”乐思凝轻轻的咬着两个字,身子一软,倒向凌郁霄的怀里。“她去哪儿了?她到底去哪儿子?”

  “凝儿,不要太难过,你要挺住呀。这里没有,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找,一定能找到。”

  “什么意思?发生了什么事?”向天逸才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上前几步,来到乐思凝的身边。

  乐思凝无力的摇摇头,说了实情。

  向天逸叹了一口气,不能坐视不管,叫来几人信任的手下,把任务分配了出去。又带着乐思凝和凌郁霄来到城门口,仔细寻问。

  最终得知,在清晨刚开城门时,一辆马车离城而去,有侍卫见过马车里的女子,只说跟乐思凝有几分相似,乐思凝就能确定一定就是乐思莹。

  可是,她为什么会跟一个男人一直恼开?

  为了能追上马车,凌郁霄和乐思凝,还有向天逸三人骑上快马,带着人分头追了上去。

  离乐思莹离开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他们谁也不能确定还能不能追上,因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路线。

  三匹快马急策而去,他们还能追上乐思莹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